soh logo
ad image
三位西人在河北省清西陵石象前合影(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三位西人在河北省清西陵石象前合影(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5000張清末民國老照片 瞧瞧當年生活在中國的外國人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8日】(編輯:勇舒)一位畢業於常青藤名校的美國人,第一次來中國時就被東方這個神祕而古老的國度吸引住了,他之後,二十多年間三次前往中國,拍攝了5000幅左右的黑白照片,爲中國清末民國時期留下了珍貴的影像檔案和歷史記錄。

西德尼·戴維·甘博(Sidney D. Gamble,1890-1968)出生在美國的俄亥俄州,其祖父詹姆斯·甘博(James Gamble,1803-1891)是寶潔公司的創始人之一。1908年,少年甘博與父母旅行時第一次來到杭州旅行,就喜歡上了這個有着深厚文化底蘊的國度,隨後他又分別在1917—1919年、1924年—1927年以及1931年—1932年尋訪中國。那一時期在他眼裏的中國中國人是什麼樣子,可參看:5000張清末民國老照片 曾藏身在一個美國家庭的閣樓裏(上)5000張清末民國老照片 曾藏身在一個美國家庭的閣樓裏(下)

那個時期來在中國外國人應該不多,對於我們今天的人來說,看看他們那個時候的樣子,應該也很有趣。甘博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下面是一組那個時期生活在中國外國人老照片,其中還有一張是一羣穿西服的中國少年的照片。也許他們中有的人在後來走出了國門,也有過置身西方社會的體驗。

中國北京的一對西方夫婦,攝於1924-1927之間(圖片:甘博拍攝)
中國北京的一對西方夫婦,攝於1924-1927之間(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一位西方男子,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一位西方男子,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北京寺廟中一位看石碑的西方女子(圖片:甘博拍攝)
北京寺廟中一位看石碑的西方女子(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臥佛寺的西方人合影,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臥佛寺的西方人合影,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北京穿西裝的男孩們,攝於1931-1932(圖片:甘博拍攝)
北京穿西裝的男孩們,攝於1931-1932(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一對西方夫婦,攝於1924-1928(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一對西方夫婦,攝於1924-1928(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幾位西方人合影,攝於1924-1928(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的幾位西方人合影,攝於1924-1928(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對父母和孩子,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對父母和孩子,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位懷抱嬰兒的西方女子,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位懷抱嬰兒的西方女子,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位抱着嬰兒的西方父親,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一位抱着嬰兒的西方父親,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西方人一家,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西方人一家,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新郎新娘與參加婚禮的賓客,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北戴河新郎新娘與參加婚禮的賓客,攝於1918-1919(圖片:甘博拍攝)
浙江省杭州西方一家人合影,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浙江省杭州西方一家人合影,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站在轎子旁的西方女孩,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站在轎子旁的西方女孩,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浙江省杭州站在轎旁的大衛﹒B﹒甘博,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攝影)
浙江省杭州站在轎旁的大衛﹒B﹒甘博,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攝影)
一位坐在地上的西方女子(圖片:甘博拍攝)
一位坐在地上的西方女子(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定縣一位坐轎子的西方女子,攝於1931-1932年(圖片:甘博拍攝)
河北省定縣一位坐轎子的西方女子,攝於1931-1932年(圖片:甘博拍攝)
浙江省杭州一位坐在轎子上的西方女子,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浙江省杭州一位坐在轎子上的西方女子,攝於1908年(圖片:甘博拍攝)
站在野外的兩位西方人(圖片:甘博拍攝)
站在野外的兩位西方人(圖片:甘博拍攝)
第一次在北京騎毛驢的貝蒂,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第一次在北京騎毛驢的貝蒂,攝於1924-1927(圖片:甘博拍攝)
在北京結婚的一對西人夫婦(圖片:甘博攝於1931—1932年間)
在北京結婚的一對西人夫婦(圖片:甘博攝於1931—1932年間)
外國人合影(圖片:甘博攝影)
外國人合影(圖片:甘博攝影)
坐獨輪車的西方夫婦及車伕(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坐獨輪車的西方夫婦及車伕(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大運河上,坐在甲板上的克拉倫斯·甘博(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大運河上,坐在甲板上的克拉倫斯·甘博(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杭州坐轎子的兩位西方婦女,背景中爲雷峯塔。(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杭州坐轎子的兩位西方婦女,背景中爲雷峯塔。(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在北京西山第一次騎毛驢的貝蒂(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在北京西山第一次騎毛驢的貝蒂(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在杭州,坐在筐中的西方孩童和站在旁邊的中國孩童(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在杭州,坐在筐中的西方孩童和站在旁邊的中國孩童(圖片:甘博攝於1908年)
北京的一對西人夫婦(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北京的一對西人夫婦(圖片:甘博攝於1924—1927年間)

責任編輯:文思敏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