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美國總統川普5月7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相關人員開會討論中共病毒防疫措施。(Evan Vucci/AP)
圖爲美國總統川普5月7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相關人員開會討論中共病毒防疫措施。(Evan Vucci/AP)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0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美國福克斯新聞(Fox News)5月15日報導,加州一間生物製藥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發現了一種能夠100%抑制新冠病毒感染的抗體,並已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申請緊急批准。消息公佈後,該公司股價飆升近220%。

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5月13日發出警告,中共方面爲了快速研發新冠病毒疫苗和治療手段,其最尖端的駭客和間諜正在竊取美國的研究成果。一些美國官員認爲,川普政府可能會將此視爲對美國公共衛生的直接攻擊,那就相當於戰爭行爲。

著名自媒體人士、時政分析評論家、視頻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從中美之間疫苗之爭的角度,分享了他對於大國戰略競爭和中美兩國政治體制方面的一些思考。

疫苗,人類戰勝疫情的精神依賴,但是……

人們都迫切地等待着真正有效、並能夠順利通過臨牀檢驗漫長階段的疫苗出現,似乎那才能算作人類戰勝這次疫情的標誌。爲什麼呢?因爲人類的恐懼心。人類爲什麼對傳染病病毒如此恐懼?因爲肉眼看不見的小小病毒,就像死神隨時籠罩在身邊一樣,防無可防,充滿不確定性;人們被自己這雙眼睛迷糊著了,看得見的信,對看不見的未知世界充滿恐懼。

歷史上大的世界性的瘟疫,往往能夠摧毀一種文明,也會帶來宗教信仰的迷思與新的思潮的建立,那是因爲人們在自己取得了無數輝煌的成果之後,突然發現面對看不見、摸不著的,卻能夠一下子奪走生命乃至身邊一切輝煌的瘟疫,非常無奈。

川普也一樣無奈,照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的話來說就是,川普三年半的經濟成就,60天就被徹底打掉了。

經歷災難,人們會開始學會放下傲慢,我們人真的那麼了不起麼?宇宙間真正主宰一切的是誰?所以會有很多的哲思。比如麻風病,人們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特雷莎修女每天接觸病患,甚至常捧著病人的頭。快要離開人世的時候傳染是最厲害的,捧著病人的頭做最後的看護和祈禱,她怎麼就不會被傳染呢?不說別的,就連武漢那個華南海鮮市場,裏面不就有一家人住在那兒沒離開,不也毫髮未損麼?病毒上誰的身,不上誰的身,會不會帶來人們的思考呢?肯定會,會有很多對世間安排的思考。

過去會在宗教信仰中尋找答案,檢討自己有沒有做過什麼樣的事情,缺德害過人;有的人對神表面上好像挺崇拜的,但是不是隻爲燒香磕頭求神佛幫自己多得點兒什麼,滿足自己的私心貪慾呢⋯⋯所以那種面對生死的恐懼,會催生人類對於自己思想行爲的檢點。但是走入近現代,科學成了人們的一種新的信仰,成爲了一種新的精神依賴。科學也具有宗教般的排他性,你相信神的存在,它說你迷信:你看得見麼,神在哪裏?我科學看得見,病毒,用電子顯微鏡給你看,給你看疫苗怎樣起作用⋯⋯

可是想過麼,疫苗的作用機制的根本,是激活幫助人的免疫系統起作用,那麼超越科學現有認知的人的免疫系統又是誰設計的呢?都是人體中的免疫系統,爲什麼有的好用,自行產生抗體,有的卻失去了作用呢?這是不是又回到生命本質與安排的思考上了?這個話題更大了,以後慢慢聊,我們的思想體系,我們的思考,會在《希望之城》平臺裏更加系統豐滿地展現出來。

爲何美國視中共竊取疫苗研究成果爲“戰爭行爲”?

3月份以來,世界各地多家公司和大學一直在探索利用抗體來對抗新冠病毒,也有不少對外宣佈成功研發疫苗。美國福克斯新聞5月15日報導,加州生物製藥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發現了一種能夠100%抑制新冠病毒感染的抗體,並已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申請緊急批准。

5月13日,華盛頓公開指責中共方面爲了快速研發新冠病毒疫苗和治療手段,其最尖端的駭客和間諜正在竊取美國的研究成果。美國聯邦調查局公告,中共正在「通過非法手段,尋求與疫苗、治療和檢測相關的高價值知識產權和公共衛生數據」,正在對與中國有關的網路黑客襲擊行動展開調查。前國家安全情報分析師、現任網路安全公司Darktrace的網路情報主管賈斯汀·菲耶爾(Justin Fier)說,現在,網路攻擊的頻率和目標範圍是「破紀錄的天文數字」。

一些美國官員認爲,川普政府可能會將此視爲對美國公共衛生的直接攻擊,那就相當於戰爭行爲,因爲此類攻擊,可能會阻撓美國抗擊這場中共病毒瘟疫疫苗的研究。

爲什麼過去中共大量盜竊美國知識產權,黑客案件已經不稀罕了,就算偷竊國防部的先進武器的資料,美國方面也沒有說過“視爲戰爭行爲”這樣的重話。爲什麼呢?一個新的具成功可能的疫苗一出來,馬上研發公司股票都會大幅上揚,說明人們的確在依賴現代科學帶來的希望。也正因爲如此,誰擁有了疫苗的先機,誰就擁有了讓社會安定、人民安心的先機。你戴着口罩生產復工,什麼意思呢?就是疫情危險依然存在,大規模羣聚性復發隨時存在,就等於在用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在拼經濟。有了疫苗,特別是擁有了足夠的量產,有了全民覆蓋、安心生產,那纔是一個正常的狀態,社會就擁有了經濟恢復的先機。尤其是對於大國來說,誰先全面開工,就意味着全世界都要依賴你的生產先機。

甚至在國際政治方面我們可以假設,一個製造業大國先擁有了疫苗,它是不是可以扣下來一段時間,讓自己獨享科技帶來的好處,甚至在國際關係當中給誰不給誰,先給誰後給誰,獲得國際關係上國際政治當中的霸權?所以,疫苗已絕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挽救生命的藥物而已,已成爲了一個政治工具,甚至等同於戰爭武器,因爲根據對戰爭的定義,它就是經濟政治利益衝突的最高體現。所以疫苗在這種特殊時期,就體現了國家競爭,爭奪世界事務話事權的重要工具,所以中共使用駭客手段獲得他國疫苗科技和技術,就等同於進行戰爭行爲了。

疫苗的成功,意味着國家可以在全世界經濟競爭中取得制高點。美國跟歐洲國家不一樣的經濟構成,就是美國的製造業還是比較完整地保留着,就算歐洲、澳洲能夠率先研發疫苗,對於疫苗的生產,幾家世界最大的製藥公司都在美國,所以美國依然可以承擔全世界對疫苗需求的生產供應。所以美國擁有着科技領先與製造能力的雙優勢。

中共在疫苗問題上幹了三件事

江峯分析,中共爲什麼要不擇手段地偷竊?就是它的科技技術落後。我們知道中共在3月初,就已經報導自己最先研發疫苗了,甚至公開刊發出疫苗第一針院士先實驗的圖片。但是香港文彙報北京新聞中心執行總編輯“凱雷”很快發微博表示:流傳的這張照片是陳薇2003年打的增強免疫力的針。這樣的造假本身就充滿荒謬,本來就沒必要讓陳薇這樣的科學家、高級技術官僚親身試驗,從嚴謹科學家的專業性角度也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

圖片是假的,那麼疫苗呢?疫苗的研發週期很長。爲什麼一月份發現的疫情,3月初就出來疫苗了,難道是在更早時間就已經知道病毒出問題就進行疫苗研製了?按照正常程序,研製的疫苗進入臨牀以後,還要經過從小范圍人體試驗,到大規模人體試驗的過程,臨牀滿3期以後,國家相關藥審部門才能批准疫苗量產上市的,這時候的疫苗才能真正稱之爲「疫苗」。否則,這疫苗本身就是病毒,安全沒把握,或者毒副作用太強,醫學倫理上是通不過的。

中國的這個“疫苗第一針”爲什麼現在不提了?爲什麼全世界那麼多先進的科研機構也不提中國的這個“第一針”?如果真的有,而且是有效的話,起碼該有哪個國家跟中共要技術共享,那麼拔份兒增面兒的疫苗第一針出來了,中共能不滿世界敲鑼打鼓的?還有必要丟人現眼地去偷人家的疫苗研究科技?它壓根兒就沒有麼。那爲什麼要放假消息呢?它就是爲了安穩民心、減少社會恐慌,讓開工復工來搶奪經濟生產的先機。但是你能造假欺騙,你沒辦法阻擋病毒,大規模的復發的風險就在那兒,撒謊越大風險越大,所以,中共幹了三件事情:第一,發佈自己已經擁有疫苗;第二,用別人對中共疫苗研發的質疑,轉嫁美國,說美國研製疫苗成功是因爲美國最早爆發了疫情;第三,它必須想辦法從美國搶奪盜竊真的疫苗解除自身後患。

“戰爭行爲”也意味着中共實際上也在延遲全人類得救的希望

中共外交部不出所料的對美方的指責進行駁斥,統統否認。央視甚至出面謾罵什麼美國政客企圖上演“蛇吞象”,說美國可以優先獲得使用疫苗,暴露了獨霸疫苗的狼子野心。且不說這個“蛇吞象”使用的邏輯是否通,即便是美國政府先讓美國人民擁有治療權,也無可厚非,一個政府不爲自己的人民着想,肯定不是自己的人民選出來的政府。中共治下,自己的百姓因爲一場疾病就奪走全家的安寧生活,爲養活一個孩子上大學,要犧牲幾個姐妹的教育權;這樣的社會,它的政府卻在非洲建立最好的醫院,卻在邀請非洲的學生來免費讀大學。請問,你有何資格對美國政府評頭論足?

也許中共非常清楚,一個基督教精神維繫的國家,最終不論中共的語言多麼歹毒齷齪,美國也會敞開他的疫苗供應中國,難道不是麼?八國聯軍的時候,世界列強商量著如何瓜分中國的時候,美國怎樣出面制止了這種企圖?要真想坑你,把你打趴下的時候不是最好談條件的時候麼?美國沒有,反過來給你建設了全國最好的醫院和大學。就說這次疫情震中的中心——武漢同濟醫院,爲什麼在二戰結束的時候叫做中美醫院呀?醫療設施都是美國人免費提供的。

這次川普政府把中共的黑客盜竊,當作對美國公共衛生的直接攻擊,在這樣的特殊背景下,那就相當於戰爭行爲,因爲此類攻擊,可能在某些情況下會阻礙疫苗研究;實際上也在延遲全人類得救的希望。

疫苗,成了川普最重要的“賭注”

此外,除了疫苗生產對於國際關係的重大影響,對於美國國內政治影響也是巨大的。川普預測美國的疫苗最早要在2020年底面世,川普也有着重大的政治考量,他的很多政策要跟這個時間賽跑。江峯認爲,疫苗,成了川普的最重要的“賭注”。他必須比中共更早擁有疫苗,他必須在國內所有左翼政客、媒體贏得恐懼中的美國人心之前,擁有疫苗。

爲什麼這麼說?江峯在他的視頻節目中具體分析了美國大選問題上共和黨與民主黨在選舉投票形式上的對決,以及疫情可能對此產生的影響;他也精闢分析了衆議院通過的30000億美金紓困法案中,民主黨人是如何在法案中塞進了很多“私貨”,完全背離美國憲法,與川普政府背道而馳的。關注這些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

江峯結論:疫苗,它不是一個普通的藥物,它是當下人們迷信科學,迷信這個能給自己帶來安全感的救世的化身。但是人們太容易忘掉的是,疫苗,本身就是病毒,本身就是一個似乎能救你的性命,似乎你的未來都要寄託在它的能力之上的另一類生命。

在《希望之城》江峯會員網站收集有更多精彩視頻節目,其中包括江峯最近製作的「締造美國」節目,談到一旦中共退出歷史舞臺,中華民族將選擇怎樣的生活和社會制度,才能像美國建國先父那樣,預計並避免獨裁政權的降臨。歡迎前往《希望之城》觀看。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