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五眼聯盟”的研究報告揭示,中共蓄意隱藏或銷燬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的證據,導致全球數十萬人喪生。(網絡圖片)
英國評論員認爲, 國際社會應該支持澳洲,並反擊中共爲了政治目的經濟欺凌的行爲。(網絡圖片)

英媒:澳洲政府直面中共欺凌 國際社會應聯手支持對中共病毒的調查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0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澳洲政府要求獨立調查“中共病毒”(又稱薩斯2號病毒)的來源以及疫情,遭到中共以增收澳洲出口的牛肉和大麥出口稅報復,有海外評論認爲澳洲政府的要求是合理的,而中共此舉並非僅僅是針對澳洲政府,也是針對所有的自由社會國家的恐嚇,是中共出於政治目的的經濟報復和政治脅迫,因此包括英國政府在內的西方自由社會國家有責任支持澳洲政府,抵制中共以及中國貨。 

英國記者戴斯利(Stephen Daisley )則在 《 旁觀者》(Spectator )雜誌上撰文表示,中共的行爲有如一個縱火犯因爲別人幫助滅火反而產生怨氣就再次縱火,還聲稱要懲罰消防員一樣無理。他表示中共病毒正是由於中共隱瞞疫情而爆發,導致在全球蔓延,四千萬人染疫, 三十萬人死亡,僅僅在英國就有3萬多人死亡。  

該文寫到,當英國人期望約翰遜政府能夠對這個造成3萬多位英國同胞死亡的中共流氓政府有些骨氣時,人們欣喜看到澳大利亞政府站出來直視中共當局的霸凌。然而有罪在先的中共卻對澳洲政府採取報復政策, 言外之意就是企圖警告國際社會,“只要你敢,你就是下一個。”

美國智庫詹姆斯頓基金會的成員,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認爲,中共之所以採取這種報復措施,是因爲中共不敢接受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進行獨立調查。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伯明翰姆(Simon Birmingham )表示,他也對於中共的報復之舉非常驚訝。他說“(在中共病毒這麼嚴重的問題上),我本來以爲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成競業)會歡迎澳洲政府的這個訴求,並接受這個與我們大家一起就此重要問題調查的機會。 ”

澳大利亞記者傑齊茨(Stephen Dziedzic )則表示,中共一向會出於政治目的對國際社會進行經濟脅迫, 他舉例說,當挪威於2010年授予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時,中共限制了中國對挪威的主要出口產品三文魚的進口;而在韓國部署了美國的“薩德”導彈防衛系統後, 中共突然以“違反安全要求”爲名關閉了韓國在中國大陸的樂天超市。

然而中共的這個報復政策,對於今年夏季遭到山火襲擊,目前政治恢復元氣的澳洲農民卻是一大難關,因爲可能會導致很多人失業,很多企業倒閉。 因此英國記者戴斯利認爲,國際社會有責任支持澳大利亞政府,反擊中共的這種欺凌行爲。

他指出:“中共是一個善於欺凌的政權, 國際社會越早意識到這一點,就越能夠反擊它。” 他認爲如果國際社會在中共病毒這個問題上縱容中共的這種欺凌行爲,放棄了獨立調查中共病毒疫情的要求,中共將更不負責任,國際社會卻沒有能力追查病毒的起源、其蔓延狀況以及其控制情況,這對於人類更好地應對未來的傳染病疫情顯然是不利的。 他說:“我們不能允許中共掩蓋關於中共病毒疫情的重要信息,也不能允許中共在我們發出抗議時以經濟打擊來恐嚇我們。” 

而英國英脫歐領袖法拉奇(Nigel Farage)則認爲,中共的行爲就是在警告那些在經濟上過於依賴中共的國家,因此英國記者戴斯利和法拉奇都敦促國際社會,增強本國和本地區對主要進口產品的生產,脫離對中共的依賴, 並轉與和西方民主國家道德理念相同的國家做生意。

戴斯利在文中說,他知道包括英國保守黨政府在內的很多西方國家政府一直不太敢迎擊中共的威脅,是因爲覺得中共坐大已經成爲了一個現實,因此英國和西方政府所能做的只是更依賴於中共,否則將需要承擔巨大的經濟負擔。對此他認爲, 正如川普總統大選(2016年)能夠獲勝,英國能夠成功脫歐一樣,西方社會迎擊中共並非不可能,而在於西方政府的選擇,在此過程中,西方政府所遏制的卻是中共對世界秩序和全球經濟的強行干預。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伯明翰姆先生也表示,澳洲政府拒絕就此對中共讓步。 他說:“澳洲不會在類似於中共病毒這麼重要的問題上,與中共進行廉價的政治交易。”他還譴責中共發起的、抵制澳洲貨的做法是經濟脅迫政策。

責任編輯:聞笛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