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李世民歼灭薛家骑  统一天下第一功(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李世民歼灭薛家骑 统一天下第一功(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大唐圣王李世民

李世民歼灭薛家骑 统一天下第一功

【大唐圣王李世民】第7集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9日】(作者:夏语冰)第六集讲到,薛仁杲的军师郝瑗,看看天气越来越冷,决定退兵。

浅水原埋伏兵   钩镰枪破骑兵

李世民发现薛家骑大队人马已经撤退。这是武德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的事,李世民召集阵前军机会议,下令全力向薛家骑进攻。抓住时机,打响彻底歼灭西秦薛仁杲的战斗。

秦王李世民李靖等将领分析,薛家骑退兵到何处?一种可能是逃回泾州,一种可能是退到高墌(音者)城。不久侦察兵报告,大部人马不知去向,高墌城仅仅几千人马留守。

清殿藏本李靖画像(图片:HuangQQ/维基,CC BY-SA 3.0)
清殿藏本李靖画像(图片:HuangQQ/维基,CC BY-SA 3.0)

秦王李世民断定薛家骑主力向泾州逃亡。马上调动军队,兵分三路,追击薛家骑

第一支军队从高墌西门出发,由行军总管梁实率领一万新练成的钩镰枪军向西开拔,李世民命令他们在薛家骑去泾州的路上浅水原埋伏,引诱敌军。

为了对付薛仁杲的骑兵,李靖设计了一种武器,上有枪尖,下有镰刀,称之为钩镰枪。当骑兵冲过来时,可以使用镰刀割下马腿。

浅水原地势平阔,唯有此处岭多起伏,岭凹处,就是埋伏的理想地点。众人藏在坡后,用心倾听那由远而近的马蹄声。薛家骑转眼就到了跟前。梁实的两千步卒同时跃上坡顶,他们身披重甲,手执钩镰枪指向薛家骑薛家骑统军宗罗睺急忙勒马观察,他看到唐军约两千,不禁大喜,自己带领的五千铁骑,完全可以击败唐军。于是大声吆喝:“冲啊!”。唐军兵士并不迎刺,而是伏低身体用重甲做掩护拿枪狠命向马蹄一钩,只听“扑通”一声,马失前蹄倒下身去,统军自己也颠到地上。慌乱中眼见那柄奇怪的枪又向自己刺来,统军狼狈起身观看阵势,只见自己的第一波攻击已被打得七零八落。宗罗睺又命令向正面猛攻。唐军挡不住潮水般的进攻,很快,阵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两军相持了大半个时辰,这时,郝瑗带了数十骑来到战场,郝瑗的身后,三万步卒正在快速赶来。 宗罗睺在那里暗自得意,似乎胜算在手。

梁实带领的队伍有两个作用,其一是作为诱兵之饵,其次用钩镰枪小试牛刀,争取歼灭薛家骑的有生力量,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打击对方的士气。现在这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剩下的就是坚持下去等待援兵。没想到郝瑗阵前识破了唐军的计谋,郝瑗换上步卒围困唐军,援军如果还不能赶到,自己这帮人就要变成郝瑗的刀下之鬼了。忽见东面尘土飞扬,自是庞玉领兵到了。这是秦王李世民安排的第二路军马。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将过来,使薛家骑乱了阵脚,无招架之力,只好一哄而散。

秦王李世民安排的第三支军队,侯君集的四万人马也渐渐逼近,军师郝瑗抬眼一看,只见北面又攻来黑压压的唐军,其势凶猛。

战斗从早晨开始,直杀到太阳偏西,战斗仍很激烈,地上躺满了双方战死的将士和马匹。现在,薛家骑已经被唐军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郝瑗看到侯君集的队伍出现时,明白今天败局已定。想要撤兵收拢队伍,然苦于双方混战一起,无法传令。宗罗睺领着五千薛家骑专往唐军兵马最集中处冲杀,妄想杀开缺口。无奈唐军太多,刚刚冲开一个口子,后续兵马就像水淹草地一般漫过来。郝瑗见状吩咐:“设法突围,最好四散逃去,大家到泾州城下聚齐。”

郝瑗兵败四散逃  世民夜奔围泾州

这时李世民眼观六路,想着下一步的战斗。他招呼李靖:“药师兄,天色将黑,急切中难将秦军彻底剿灭。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逃散,不能让他们再聚合起来,我现在奔袭泾州切断他们的后路。你在这里,帮我掌握战场,等战事一结束,你立刻带领大军向泾州压过去。”

李靖道:“尊命,元帅,一鼓作气,可获大胜。”

长孙无忌等将领听说李世民要带不足三千骑兵奔袭泾州,非常担心:“元帅,薛家骑已败,不如我们明日休整后再攻泾州。你带这么一点儿人马,又是经历恶战,人困马乏之师,还要夜行二百里路,能行吗?”

李世民道:“这些败军若退回泾州聚合起来,经郝瑗、宗罗睺的整顿,终是我们的后顾之忧。我一鼓作气切断他们退路,不给他们喘息之机,岂不是速战速决的良机?”李世民果断的领了两千多骑兵向泾州方向急驰而去。

李世民果断的领了两千多骑兵向泾州方向急驰而去。(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李世民果断的领了两千多骑兵向泾州方向急驰而去。(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郝瑗和宗罗睺半夜之后方才收拢六千余骑,战斗了一天,他们水米未进,人困马乏。宗罗睺让郝瑗拿主意。郝瑗道:“罗睺,天一亮,唐军肯定要向泾州进发。我们只有打起精神,速返泾州合兵一处,方能阻挡唐军的攻势。”郝瑗、宗罗睺两人摸着黑带领残兵,跌跌撞撞向泾州奔去。

李靖等将领带领人马清理战场,押解俘虏。就地埋锅做饭,饱餐以后开始整军向泾州进发。  

李世民率领二多骑兵,一夜急速行军,第二天赶到了泾州城下。令守城者传话给薛仁杲,让他出来答话。

薛仁杲冷笑道:“哼,李世民,凭你的这点人马,还想让我投降?做你的白日梦吧!别忘了,你妻子的叔叔和好朋友还在我的手上呢!”

李世民道:“你想等郝瑗来救你。那你就慢慢等着吧。你别想拿人质来要挟我。我正告你,他们两人若少了一根毫毛,你会死得很惨。投降是你的唯一出路,你若投降,我保证你薛家延续香火。”

占先机分割敌方兵力  刀不血刃破泾州

这边败下阵来的郝瑗远远望见泾州城,身后众人顿时精神大振。这时想不到一彪马军斜刺里冲出来拦住他们的去路,领头一人素袍素甲,手执青偃大砍刀。郝瑗认得他是秦王李世民。郝瑗和宗罗睺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世民会在这里出现,唐军如神兵天降斩断了去路,他们实在没有气力再战。

这当儿,李世民收敛起笑容,厉声道:“郝瑗、宗罗睺:

你们并非愚笨之人,现在泾州已被我围得如铁桶一般,活捉薛仁杲如探囊取物,你们还想入城与他合兵,那是妄想!你们好好思量吧。”

郝瑗和宗罗睺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忽然,背后马蹄声响,观其旗帜,依稀是唐军模样。

两人脸如死灰,郝瑗黯然道:“前有伏兵,后有追军,罗睺,我们没有力量再战,今日投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两人同时下马,脱帽到李世民马前跪下,齐声道:“败军之将特来投降,望秦王恕罪。”李世民见状,急忙滚鞍下马,紧行几步一手挽起郝瑗,一手拉起宗罗睺,说道:“两位不必多礼,我们为敌多日互相了解,世民久慕你们的才华,现在来投,是大唐之幸啊!”

向这里奔来的果然是李靖、长孙无忌等所率马军。唐军后续部队源源不断而至,将泾州城围得密密匝匝。郝瑗和宗罗睺主动向李世民请战,李世民点头同意,两人到城下喊话劝薛仁杲投降。薛仁杲承受不了这最后一击,他残存的一丝希望,就是郝瑗和宗罗睺引兵来援,即使丢了泾州,退回兰州(金城)也可喘息一阵。现在这个希望彻底破灭了。薛仁杲只好大开城门向李世民投降。

长孙顺德、刘弘基被俘入狱多日,现在得救了,无不感激秦王李世民

秦王李世民俘获薛仁杲精兵一万余人,男女百姓五万口。

唐太宗李世民彩像(图片:清人摹绘)
唐太宗李世民彩像(图片:清人摹绘)

秦王李世民将俘获的薛家骑,仍然交薛仁杲兄弟以及宗罗睺等率领。与他们毫无隔阂。并且向父亲李渊上奏:授郝瑗为泾州刺史。投降的将领感恩秦王李世民宽宏大量,并慑于秦王威势,都愿意以死报效。

秦王李世民的大军缓缓退回到豳州,李渊派出的迎候使李密已到这里。

李密在长安见李渊,时常也有傲慢之心,见李世民天姿英武,将队伍治理的威武肃整,再也没有轻慢之心,心里惊悚叹服。他感叹道:“这秦王真是英主啊,他若无雄才在胸,如何能够安定陇西呢?”

贞观4年,也就是12年后,唐太宗李世民回到泾州,回忆当年的破薛举之战,有这么几句诗:

“移锋惊电起,转战长河决。营碎落星沉,阵卷横云裂。

一挥氛沴(音li力)静,再举鲸鲵(音尼)灭。”那意思是:唐朝的军队锋芒所到之处,像雷电一样迅猛,如冲破河堤,势不可挡。敌营被攻破,敌将被杀死。敌军阵地被打的四分五裂,凶恶之敌被消灭。这首诗展现了当年秦王和唐军的英勇和摧枯拉朽的气势。

请看下集《 文静被诬丧生 李渊深埋机谋》上集。

音频: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