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埃菲爾鐵塔和塞納河(圖片:Sidowpknbkhihj/維基,CC BY-SA 3.0)
埃菲爾鐵塔和塞納河(圖片:Sidowpknbkhihj/維基,CC BY-SA 3.0)

埃菲爾鐵塔:經歷嚴苛的挑剔 贏得世界的讚美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8日】(作者:江峯)1889年是法國大革命100週年,法國政府要隆重慶祝,在巴黎舉行那麼一次規模空前的世界博覽會。

組委會決定修建一座高塔,並向全世界招標,不久官方就收到了很多的應徵方案。有人說,咱們建一個巨大的斷頭臺,象徵昔日帝國的結束(這不好吧?你說這斷頭臺,有人看了痛快,有人看了脖子發癢)。有提議說,說咱們豎起一個高聳的灑水裝置,可以給整個巴黎噴水(那有人想曬太陽,你突然下起雨來了也不合適)。有個建議說,咱們安一個大燈泡,讓這個巴黎從此沒有黑夜了……

什麼方案都有。

53歲的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的,是一座鋼鐵結構的拱門高塔,結果這個方案最終勝出了。世博會組委會的官員希望這個鋼鐵建築,來代表法國進入工業時代的好光景。

但是巴黎的《時代報》卻刊登了一批藝術家、建築師聯合簽名的抗議書,叫做《反對修建埃菲爾鐵塔》。抗議書上簽名的大名鼎鼎,什麼古諾德、莫泊桑、佐拉、小仲馬300多人,囊括了當時法國各藝術領域的頭麪人物,抗議理由很簡單:巴黎不適合這麼一個醜陋的鐵傢伙!

莫泊桑還放出了狠話:

“如果修成鐵塔,我就永遠離開這個城市。”

歷史上的今天,1889年5月15號,埃菲爾鐵塔完美落成了,還獲得了全世界的肯定。

從戰神廣場看埃菲爾鐵塔(圖片:Benh LIEU SONG/維基,CC BY-SA 3.0)
從戰神廣場看埃菲爾鐵塔(圖片:Benh LIEU SONG/維基,CC BY-SA 3.0)

好吧,鐵塔建成了,最尷尬的應該是莫泊桑吧?人們都拭目以待,這位短篇小說之王什麼時候離開巴黎?

結果記者發現,鐵塔上層餐廳裏來這裏吃飯、用下午茶最多的,總有那麼一個人,你們猜猜會是誰? 莫泊桑

文人畢竟是文人,他給自己找了一個絕妙的藉口:

“這裏是整個巴黎唯一看不見這座破塔的地方。”

接着他又繼續專注的往菲爾鐵塔特色燻肉上,撒胡椒粉、撒點鹽,吧唧吧唧吃上了。

算起來,埃菲爾鐵塔距今已經是130多年的歷史了,它是法國文化象徵之一  巴黎城市地標之一,這也是世界上最多人付費參觀的名勝古蹟,累計參觀的人數已經超過3億人了,每年爲巴黎帶來15 億歐元的旅遊收入。

和人的命運一樣,咱們看這建築物,它建造出來的命運也是不同的。

埃菲爾鐵塔從開始被別人評頭論足,到後來得到法國和世界的認可,走過了一段委屈的路,最後還是立在那了,成功了。

浪漫的巴黎人因爲熱愛埃菲爾鐵塔,給她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叫做“雲中牧女”。

巴黎人,有着全球最挑剔的審美眼光和最寬容的度量。巴黎有一個著名建築,它不像埃菲爾那樣從尖酸刻薄當中脫變出來,它到現在還被人詬病,那就是蓬皮杜中心

1969年的時候,法國總統喬治·蓬皮杜,爲了紀念帶領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擊退希特勒的戴高樂總統,於是倡議興建一座現代藝術博物館,也是經過國際競標的。

600多個參與競標的團隊當中,競選出來這麼一個造型風格。但是因爲喬治蓬皮杜1974年就去世了,所以建築完工以後,就命名爲蓬皮杜中心,來紀念蓬皮杜。

蓬皮杜藝術中心跟巴黎市中心的古建築格格不入,極其現代化,更像一座什麼?就是化學工廠,你要不知道這是博物館,到那走着,以爲怎麼把化學廠建在市中心了。

這種有的標誌性叫做彩色骨架的未來主義建築,打破了人們對傳統博物館莊重典雅的印象,被《費加羅報》稱爲巴黎怪獸,它也引起了法國社會大衆的諸多爭議,很多巴黎市民根本無法接受,也有現代派藝術人士,當然他們是大力支持了,不僅是外觀上巴黎人不愛看,裏面的藝術藏品也顛覆了人們對藝術的認知。

有雕塑,有布藝,有手工品,甚至有幾把椅子、一堆報紙,還有破碎的鏡子,都算得上是作品,還有一個抽水馬桶擱那,也是藝術品。

整個場館太有創造力了,參觀中讓人頻頻搖頭。

參觀的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自己可以接受的,說 “哎喲,這裏有一個人體雕塑,我看得還不錯。”

來個合影吧,“大姐,你踩了我的腳了!”

一看,什麼人體雕塑?蓬皮杜的保安。

你從來沒有可以這樣的深切的感受到,藝術能夠如此多方位的表達,蓬皮杜的很多作品讓人印象深刻呀。

盧浮宮前的金字塔(圖片:Benh LIEU SONG/flickr,CC BY-SA 2.0)
盧浮宮前的金字塔(圖片:Benh LIEU SONG/flickr,CC BY-SA 2.0)

同時經歷巴黎人嚴苛的檢驗的,還有這個盧浮宮前面的金字塔,法國盧浮宮的是世界四大藝術殿堂之首,盧浮宮的館藏藝術品多達40多萬件,可以說是縱覽歐洲史的藝術殿堂。

盧浮宮的三件鎮館之寶是:斷臂維納斯、蒙娜麗莎和勝利女神。

不過遊客很難一次看完這些館藏的全部面目,因爲這個6個展館,只是在星期一、星期三兩天全天開放,其餘四天輪流開放,星期天只開一半,並且平時展出的展品大概是4萬件不到。

即使是這樣,就算每分鐘你看完一件作品也得要一個月。

密特朗當選總統後,把盧浮宮美術館的更新作爲他個人事業來推動的。他任用的官員不經過投標競選就選定了,誰呢?

貝聿銘,華裔的美國設計師,外國建築師。

貝聿銘(圖片:維基)
貝聿銘(圖片:維基)

在幾百萬充滿了藝術細胞,和高傲的法蘭西民族感的市民頭上動土,一個外國建築師來動土,這等於就一腳踩進了誰呢?文化部賈克朗的地盤,還冒犯了一羣嗷嗷待哺的法國建築師。

國家文化遺產的守護者和博物館的館長們,能那麼隨便答應嗎?

受了委託的貝聿銘,研究過盧浮宮的整體這個裝修計劃之後,1983年4月份,提出構想:將廣大的拿破崙中庭廣場下面的底下挖空,規劃成一個博物館的入口和老舊盧浮宮所欠缺的公衆服務空間。

法國政府認可了這個構想,剩下的就是入口的設計了。

入口設計設計成什麼呢?

玻璃金字塔。

這是貝聿銘的念頭。從風格到材料,玻璃到金屬的金字塔,與所有的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巴黎第一區市長米歇爾卡達戈,他插上一腳。他說的,不僅自己這麼說,他收集了一大堆市民簽署的請願書。

“不許盧浮宮被毀容,要聽巴黎人的意見!”

但是工程還是完工了,今天的盧浮宮金字塔,又已經成爲了舉世聞名的建築,總是大排長龍,塞滿了遊客,每年有上千萬人對它攝影留念。

這個金字塔把分散的盧浮宮美術館整合爲一,過去的盧浮宮有7個部門,部門之間相互爭鬥,現在的人們從金字塔出發,可以完美的不至於迷路的走完整個館藏。

玻璃爲巨大地下空間也提供了充足的自然採光,夜晚燈光透出的神祕色彩,也黑暗示着盧浮宮本身和她的財富,蘊含的人類才華的精粹和他們的作品中流露的神的啓迪。

巴黎是一個受到神眷顧的城市,徜徉在巴黎的老街,那些古老的建築物都沾着靈氣,彷彿會跟你敘述一樣,訴說着一種只有知音才能聽懂的古老的承傳。

雖然古老,卻也歷久彌新。

歷史上的今天  埃菲爾鐵塔

從挑剔到熱愛,從刻薄到包容

失去神傳文化?

悠久歷史的文明

也會蛻變成生命的枷鎖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