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2020年1月29日,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利普金(Ian Lipkin,右)在中国见到钟南山(左)。(AP/Guo Cheng)
图为2020年1月29日,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利普金(Ian Lipkin,右)在中国见到钟南山(左)。(AP/Guo Cheng)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4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报导)华尔街日报对几十名卫生专家和官员、及民众进行了采访调查,他们发现,在美国日益推动将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瘟疫大流行归咎于中共之际,中共政权的做法似乎在有意拖延国际社会寻找武汉病毒源头的努力。

5月14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他们的调查和采访结果。

12月31日去消毒华南海鲜市场者的证词

华尔街日报记者找到了一位在武汉一家消毒公司,江卫消毒公司(Jiangwei Disinfection Company)的经理卢俊青(Lu Junqing,音译),他于2019年12月31日凌晨1点左右,被他的老板打来的电话吵醒。老板让他带一队人前往华南海鲜市场,并让他带上最好的消毒装备。

当地官员头一天并没有告诉他细节,所以他第一天去的时候,只带了常规浓度的消毒液,每升水含二氧化氯500毫克。了解到更多情况后,第二天他把浓度提高了三倍。他说,后来溶液的浓度实在太高,他的装备有很多处被腐蚀了。

当他到达那里时,当地官员指示他去一批贩卖供食用或药用野生动物的摊位。他说,那里有动物尸体,也有关在笼子里的活体动物,包括蛇、狗、兔子和獾,但没有看到任何果子狸、穿山甲或是蝙蝠。

卢表示,当他的团队开始喷洒消毒剂时,官员们开始从摊位、下水道和货物中提取样本。他们让他的团队帮忙处理那些动物尸体,用镊子挑出粪便和皮毛,然后将样本封在塑胶袋里。卢还说,在之后的几天里,他看到中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一些活的动物和动物尸体进行取样并带走。这些工作人员让卢的团队帮忙从动物尸体上获取了大约70-80份皮毛和粪便样品,这些动物主要是狗和兔子。

四个多月过去了,中共官员还没有向世界分享卢等人所提到的被取样动物的任何数据。根据对几十名卫生专家和官员的采访,在美国日益推动将武汉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共政府之际,中共方面现在似乎在拖延国际社会寻找病毒源头。

中国疾控中心的官方账号只提到,从北京派去的专家组于1月1日抵达后,从排水管道、摊位和一辆垃圾车处收集了585份环境样本,有33份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该中心称,其中14份样本来自该市场内交易野生动物的区域。该中心未提及是哪些动物样本呈阳性。

华南海鲜市场商贩的证词

华南海鲜市场的商贩和消费者不愿谈论野生动物交易。一些人说,他们在该市场的约1,000个摊位中曾看到有大约10个摊位出售各种活的或死的动物,并且卫生条件通常是不达标的。该市场主要售卖海鲜产品,已于今年1月1日关闭。

大众畜牧野味老板王孔林在接受采访时称,他几年前就不再贩卖野生动物了,后来主要销售牛羊肉。他表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对他进行了病毒检测和问话,发现他并没有感染,也没有不当行为。

隔着几个摊位的另一位摊贩称,大众畜牧野味卖过狗、蛇、驴和鸟等动物,还经常现场宰杀,但他未看到过非法的野生动物。。

根据2019年7月存档的该商户网站的记录,该商户供应活的或死的动物,包括鳄鱼苗、北极狐、貉、竹鼠和果子狸。这个网站现已关闭。

一些研究人员和野生动物保护者怀疑,非法野生动物要么没有被摆放在该市场上,要么就是在中共官员到来前已被转移走。

一些人还表示,中共官员告诉他们,从市场上带走的动物已被销毁。

几个华南市场的商贩也表示,相关部门一直还没有对他们进行检测,以确定商贩中有多少人感染过病毒,以去了解其可能的感染途径。

据一位在场人士透露,台湾和香港的卫生专家于1月中旬到访武汉时,当地疾控中心的一名官员告诉他们,未在该市场发现野生动物,当地人很少食用这类东西。这位人士还表示,当时没有讨论其他种类的动物。

1月底赴武汉的哥大病毒学家利普金(Lipkin)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病毒学家利普金(Ian Lipkin)曾于1月底赴中国帮助抗击新冠疫情。他说,他在中国认识的人告诉他,中国疾控中心确实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动物和肉类中提取了样本。

利普金(Lipkin)说,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George Gao)最初确信罪魁祸首是一种竹鼠。这种啮齿动物在中国经常作为肉类出售。利普金(Lipkin)也曾帮助抗击SARS。

利普金(Lipkin)说:「他们仔细搜遍了活的、死的和各种冰柜里的冷冻动物,但一无所获,他们不得不修改他们的模型。」

利普金(Lipkin)表示,高福告诉他,中国科学家在环境样本中发现了这种病毒,但无法确定病毒可能来自哪种动物。

利普金还指出,自那以后,他和一位中国同行提出了其他识别该病毒来源的方法,包括检测去年12月之前中国各地肺炎患者的血液样本,以确定该病毒是否来源于武汉以外的其他地方。

不过,利普金的中国同行、中山大学(Sun Yat-sen University)的陆家海表示,中国有关部门尚未提供相关样本。

1月23日石正丽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

1月23日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的结论是,新病毒的基因序列与此前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另一种冠状病毒有96%的相似性,所以认为,蝙蝠是最可能的原始宿主。

上述论文的作者之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石正丽。美国官员暗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地。

一周后,中国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也得出了蝙蝠可能是原始宿主的结论,但暗示该病毒有可能通过华南海鲜市场的另一种野生动物传播给人类,因为大多数蝙蝠在12月份冬眠,并未在市场上出售或发现。

据明慧网的报导,在《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7)》中提到,从石正丽的报告中可以看到,这些蝙蝠的尿液或排泄物,也会感染人的,他们的研究人员,就经常会受到感染。他们也经常需要自我隔离。下图:石正丽带团队搜寻蝙蝠、收集病毒样品,只提前打狂犬疫苗,防护程度不高。(视频拼图,明慧作者提供)

 

该文作者说:“她们只是预先打狂犬疫苗,但是,会不会被蝙蝠携带的其它病毒感染?一定会!只是那时的蝙蝠病毒不致病。”

文章提到:“3%的周边村民,被昆明山洞的蝙蝠感染了冠状病毒──石正丽团队的论文,《中国人感染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血清学证据》,2018年在《中国病毒学(英文版)》发表。他们做的是血清抗体检测,考虑到抗体浓度会随着时间下降,所以曾经被感染的人可能更多。”

1月31日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首次开会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说,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动物的结论,使该病毒疫情不仅成为世界卫生组织(WHO)要面对的问题,也成为了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 简称OIE)的一个问题。OIE是一个不太知名的联合国机构,中国也是该机构的成员。OIE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组成了一个非正式的顾问小组。

1月31日会议的纪要显示,华南海鲜市场的几种动物被提取了样本,这些样本的新冠病毒检测都没有呈阳性。

OIE建议对中国的野生动物交易进行彻底调查,包括任何相关的犯罪行为,以及武汉活禽市场的管理等。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建议被中国采纳。

OIE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称,正在与中国兽医部门联系,并表示愿意协助调查该病毒的来源,但尚未作出任何安排。

中国科学家对家养动物和毛皮养殖场的动物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该病毒的踪迹。

自1月份召开首次电话会议以来,该组织的会议记要中一直没有提到华南海鲜市场。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调查该市场的时机早已过去。

已经错过查找病毒源头的时机

OIE顾问小组的成员——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兽医和流行病学教授Dirk U. Pfeiffer表示,问题在于,这项工作本应在去年12月底或今年1月初完成的。

他说:「现在已经太晚了,这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依靠其他间接证据,因此要证明该病毒的起因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卫生专家说,从2002-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 俗称:非典型肺炎)疫情中,中共当时在关闭将SARS病毒传播给人类的野生动物市场方面,就已经行动非常缓慢了。

中共在2月中才让世卫带团进入中国 却没让去华南市场仔细研究

世界卫生组织(简称WHO)的一个代表团,2月份对武汉和中国其他城市进行了为期9天的访问,据三名参与此次行程的人士称,中国官员和研究人员,当时似乎致力于这项溯源工作。但这些人士称,该代表团没让去华南市场,只与中方人员讨论了这个市场和该病毒的潜在动物来源。

WHO上述代表团的成员之一、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临床主任Clifford Lane表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员当时告诉该代表团称,他们最终将能够创建该市场的流行病学地图,显示哪些动物在什么位置、哪些患者去过该市场的哪个位置等细节。但是这样的地图至今尚未被分享。

而世卫(WHO)在给《华尔街日报》的电子邮件回复中称,在那之后该组织定期要求中共政府提供这项调查的更新情况,但一直没有收到相关情况的资讯。

WHO表示,中国卫健委仅告知,称上述努力现在由中国科学技术部牵头。而他们也曾要求中国科学技术部提供更新情况,但并未收到相关情况的资讯。

3月中旬联合国曾计划派专家去中国但仍被拖延

据知情人士透露,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简称FAO)几周来一直试图让一个团队进入中国。该联合国机构试图帮助协调对新冠病毒动物来源的研究。但该行程已被推迟到至少到5月底了。

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已经在中国进行了15年的冠状病毒研究,总裁达斯扎克(Peter Daszak)称,该组织也提供了帮助。该组织当年帮助确定了导致萨斯(SARS)的冠状病毒起源于蝙蝠,并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市场传染给人类,有可能是通过一种和猫类似的动物果子狸传播的。

他表示,他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一直无法调查这个市场。他说:「无论如何,我怀疑都已太晚了。」

达斯扎克把这个市场比作一个潜在犯罪现场,他表示,由于那里的证据似乎已经被污染或被破坏,现在更好的选择,是对野生动物或曾经接触过这些动物的人进行更广泛的病毒检测。

这次对中共病毒溯源的调查工作,缺乏透明度和国际社会的参与,为猜测和指责留下了空间。这也令卫生专家和官员感到棘手,他们认为,找到源头是防止这种病毒再次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关键,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可能会引发新一波疫情。

1月中旬时 中共要求驻外使领馆抢购海外口罩运回中国

据美联社报导,一份泄露出来的文件显示,中共当局在1月14日发出秘密指示,要求全国为病毒大流行做好应对准备。医院工作人员被命令穿上防护装备。

加拿大的《环球新闻》在4月30日刊登的一篇调查报导称,今年1月中旬,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及世界各地的使领馆,已低调的发出紧急通知:大量进口个人防护品。

而按中共海关总署3月7日公布的数据,在1月24日至2月29日之间,全国海关共验收了疫情防控物资24.6亿件,其中包括口罩20.2亿个,防护服2,538万件。

责任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