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天滅中共將是生命的真實展現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3日】(主持人:石濤)

應該是在前天,納瓦羅(白宮的貿易顧問)在接受福克斯專訪時,他提出了幾點:中共病毒用了60天摧毀了川普三年來建立起來的美國的強大,就是美國再偉大。他認爲病毒來自於武漢實驗室,那最早掩蓋事情的真相,然後套購全球的個人防疫設備,然後高價轉賣,以至於到後來威脅所有那些需要個人醫護用品的國家必須要接受一個現實,就是說你必須要承認並不不是來自於中共國,是其他地方,只要不是我中共國,我纔給你給你個人醫護用品,大概是大概前後是這麼個故事。納瓦羅在接受採訪時相當憤怒了。然後作爲美國其他的一些,你比如像班農等這些人,在他們個人的一些媒體當中強烈的呼籲美國採取最強硬的政策。那我們也看到包括美國B-1B轟炸機甚至進入了中國的東海,跟日本的自衛隊的航飛機都進入了東海,據說中國也沒有什麼反應。那這些都是我們看到的表象。

而在實際的過程中,病毒攻進了美國的白宮。昨天川普要求白宮的所有工作人員必須戴口罩,但沒有看到他自己戴口罩,但是包括他的女婿,包括副總統全都戴口罩。戴口罩就其實變相承認了病毒已經攻進了白宮。而在它的整個醫療的顧問團隊當中,三個最主要的人員全都回家,14天自我隔離去,包括他的首席醫師,包括美國的食品藥物監管局的局長,那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就是在我個人的眼睛裏跟大家一直陳述過的,人戰勝不了共產黨。無論你認爲多憤怒,無論你認爲自己多強大,無論你認爲自己多在理由上,沒有用的。這個東西,我覺得它非常難,非常難,非常不容易。人們轉變思想很難,那爲什麼說人戰勝不了共產黨?那人們在罵它,詛咒它的時候,把它稱爲魔鬼,把它稱爲惡龍,把它稱爲沒有人性,把它稱爲滅絕這個、滅絕那個。那人的客觀的行爲呢?

中共從三反五反,三年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然後再到89六四的屠殺,再到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歷歷在目。今天的美國人也好,歐洲人也好,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看得着。但是不打到他們自己人的生命上,他就覺得那是他們的事情,那是中國人的事情,那是大陸人的事情,那是如何如何如何。有着非常確切的理由,有着非常科學的論斷,就這麼回事,那意味着什麼?人們在利益的面前,全都喪失了人性的本身應該具有着道德的準則。人們在利益的誘惑中,儘可能的說服自己去接受這一份利益。他把中國人當成奴隸使用,對吧?賣一個筆,那個人賣10塊錢,他賣兩塊錢,你買不買?錢誰都愛,錢是當今精英的代表誰能賺的多,誰就是精英,誰就是這社會中的真正的主宰者,那誰都想當這個社會的主宰者,對吧?男人想這麼做,女人也想這麼做。那人們在個體利益的誘惑下,他自然就那樣。

所以等病毒出來之後,當納瓦羅去抨擊中共的做法的時候,其實這是美國人自找的。我說句難聽話,美國人自找的。在現實的環境中,幾乎在川普過去的時間裏,一直強調他個人,強調他個人的成分極高。如果他能戰勝共產黨,神還來嗎?如果一個被神選擇的人都可以把共產黨毀了,神不用來,他就跟神的代言人一樣。那摩西,那神沒來啊,神跟他說的十誡,單獨見得他,對不對?那人們現在的西方社會,把摩西當成先知,當成使者,當成這,當成那。神自己沒來,耶穌是神的兒子,不是神本身。

那基督教聽起來不舒服,你去解釋,你解釋一大堆都沒用。兒子就是兒子,神就是神,你兒子不是你。如果你連這個都不認可的話,那隨你便唄。那我以爲這就是在精英社會中,人不老實。不老實的意思,就是人自我的貪婪,非要以我爲中心帶來的毛病。我沒有否定川普,而是川普本身的自己的做法,對吧?被習近平騙了,是他願意騙,他願意被騙,他貪婪,他有他成功的一面。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與神同行,神才能展示出天滅中共,你是天嗎?你川普是天嗎?你川普是神嗎,對不對?今天的社會中,很多反共的人你是不是神?你不是,對吧?天滅中共不是一句口號,它是在未來的時間裏神展現人的生命的真實。

所以那你你今天中國病毒60天就把美國給幹了。美國預計到8月份將死到15萬。病毒無處不在,人在逃跑,無處可逃。現在的生活已經完全改變了。只不過今天人們還拿着政府的補貼,30萬億的錢扔出去,根本看不出來,在美國。錢當你扔到一定數據的時候,錢就沒用了,對不對?他現在要推行負利率,我也不知道這負利率怎麼個推行法。就是說你借錢,政府還獎勵你。那坐家裏都借錢了,我不用還了。

搞不懂這金融行業,它衍生到這份上,它真的叫負利率,所以我以爲就是玩笑了。當拼命在方法上找出路的時候,他還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認識,這是出現麻煩的根本原因,對吧?我覺得生命道理很簡單。天滅中共將是生命的真實的展現,不是你今天無可奈何的一種口號跟宣泄。而今天的人大多把它當成是一份標誌,僅此而已。所以就是說瘟疫一定會重來的,而且瘟神的病毒根本沒離開,只不過它現在睡覺去了,中間午休,僅此而已。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麼說的,在過去的時間裏,彭斯跟川普都是共同露面的,在白宮連續出事情,彭斯的新聞發言人確診了,他自己的貼身衛隊貼身的警衛確診了,那他女兒的私人祕書確診了。在這種接連打擊的背景之下,其實包括他白宮的特勤人員,白宮的特勤人員就是負責白宮真正保衛的大內,對吧?大內高手。34個搞定,60個在自我封閉,他一共能有多少人?500人?5000人?他白宮也弄不了那麼多人,對不對?他裝不了5000人。所以現在說句難聽話就是川普慫了,他沒招了,對吧?西方媒體,在美國媒體當然不接受了,你不能總統跟副總統老同時露面的話,明兒你出事兒,那個怎麼辦呢?那國家怎麼辦?

就像英國似的,英國首相出事了,那他一直咬着後槽牙,最後沒招了,等上醫院的時候,他上醫院的時候,醫生一看他,立刻進重症室,他只能交出權力給外長,當時英國是這樣的。那美國是總統制,他當然不接受了。所以在媒體提出質疑之後,川普慫了。在美國,疫情持續在發展的過程中,它每天還死很多人,對吧?現在已經超過了8萬死人人數,然後感染人數就奔着140萬去了,根本就談不上緩解和沒緩解,它就在這個頂峯,就是說它成爲了正常的生活的狀態在走。美國多個州鬆綁,鬆綁就是說重新open,這邊在死人,這邊每天依然有上萬人在被檢測出來兩萬三萬。

 

但美國鬆綁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封城的政策是失敗的。你是有一定限度的,政府發錢也有一定限度。人得工作,人得正常的運作。那不正常運作,那光吃,你們家裏不做洗手間,只有廚房,這事不好辦,對不對?道理就這麼簡單。人活着就這麼個方式。那說明你對疫情的判斷跟它的緣由是錯的。“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到眼前”,不就這意思嗎?你不迴心轉意,你看不清是病毒的來源,可是那些美國人讀着聖經,聖經上說這瘟疫都是神的一種展現,你讀經的時候那麼讀,眼前的時候他把口罩一糊。不就這事嗎?不是你不該戴口罩,而是說在你戴口罩的同時,要知道這事情的根本緣由,對吧?事情的根本緣由,在這點上人信神的基點太低。

當人只信自己的時候,當人們自我貪婪的時候,當人們自己去算計自己利益的時候,你就是與神背道而馳的人。你就把聖經倒背如流,你也是一個與神背道而馳的人。換句話說,你是侮辱神的。現在的人這個認識就沒有,就這麼簡單的事,這是一個基本道義的問題。人們經常說那人沒人性,這個才叫真正沒人性。人是神造的。聖經也好,這經也好,那經也好,他是神告誡人能夠與神同行的規範。人自個兒解讀,自個講主意,自個解釋,自個說一套,我看到的神就應該是這樣,神應該是這樣,是他自己那樣,他自個就跟神似的。你信不信,川普就也有這個。美國的精英,社會當今的精英就是這個。所以爲什麼被共產黨毀了?爲什麼擋不住中共的病毒?共產黨就乾脆是魔鬼,它是這精英政策的根本,生命的根本,所以你到不了那根上去,你根本就出不去的。我以爲這就是問題。所以在當今世界,三個強人習近平、川普跟普京。

俄羅斯連續11天每天破萬,說俄羅斯疫情熬不住了。我個人覺得也沒有什麼熬不住的,我個人覺得真的沒有什麼熬不住的。這是對普京的嘲諷,就像嘲諷川普一樣。中國就這樣,你說中國造假,我們家就這麼過日子。說你中共國全是假的,你怎麼着?你美國能如何,你川普能如何,你普京能如何?你什麼都做不了,我習大大嘲笑你,對不對?普京甭管黑帶白帶,他是練武的嘛,騎馬,對不對?你上天都沒關係,你放炮都沒關係,我今天整死你,你今天一點招都沒有。

他沒招,他能給普京氣瘋了,對不對?你川普頂多罵,那一定就是從武漢實驗室來的,就不是。一定是,就不是,怎麼着吧你?沒一點招都沒有,是不是?太多的人根本品不出中共的邪惡,品不出來。人家任志強說一句話說的很到位,很多假知識分子覺得他說話不好聽,他光着屁股做皇帝的小丑。你就聽不懂,你光記着人家叫光着屁股,你說他應該穿個內褲,你說這個詞不文雅,你笨蛋。那是真正的今天習近平中共生命的真實對不對?

你看那個很多做評論的,美國人把B-1B開到中國去了,你不炸他,他罵你是傻瓜,你不炸,他就說你是傻瓜,對不對?說一定是武漢實驗室,你怎麼着?說我有證據,你把證據落到天,我不認,沒招吧,對不對?他敢把他媽給賣了。說你怎麼把你媽給賣了?那不是我媽,你怎麼證明那是我媽。說我可以做DNA,我不做,你怎麼着吧?今天的中國是這個。外頭弄一堆文化人跟人講道理,你能跟畜生講道理,對吧?你能跟妲己講道理說你是個女人,你不應該這樣。廢什麼話啊?我是個女人,我就伺候男人,哪有那麼多事呢?完了吧?人家都落到地面上,人家說那個話都是非常貼地氣的。

那半拉學究,那半拉稱爲文化人,從書本里讀來的東西都不是你生命的真實。中國真正傳統的東西、生命的東西叫口傳心授。釋迦牟尼佛,你看他寫東西了嗎?都是後頭人寫的。老子就寫了一個《道德經》,扭臉就走了.原始天尊留個東西嗎?沒有。所有中國民間的神仙沒有夾着課本走的,沒有夾着書走的。有一個有,孔子,所以他不是神仙。他教了人的仁義禮智信,他不是神仙。就搞不懂,所以今天的精英,都是用文字堆砌起來的,拿嘴騙人的。但今天的問題不是他不對,是這個今天的問題是生命的問題,不是你課本的問題,所以挺費勁的,挺不容易的,對不對?現在俄羅斯僅次於美國,人家習大大在那兒扭臉溜彎去了,那小樣你不吹牛皮嗎?乾死你們倆,你說你們倆是男人還是我是男人,你怎麼着吧?我們家就死3000多。

最新的數據,俄羅斯應該超過了25萬,僅次於美國,已經超過了西班牙,超過西班牙跟意大利。但它死的不多,死了2000多,但這事兒很難說了,就像德國一樣。德國一開始控制沒死,那後來它也上來了。我以爲德國跟俄羅斯的現象,跟它們在30年前拋棄共產主義有關,這件事是有關的。因爲在當時它們全都拋棄了共產黨,這是真真切切的。所以那個問題我以爲就是今天我們看到它感染人數很高,但是死人很少的原因。

我覺得講科學道理都是騙人的。英國才死了3萬多,爲什麼?它是後來的。意大利垮垮死人的時候,它完全可以把英國給圈起來。它俄羅斯也能圈起來。明顯的出現了死亡率、感染率在不同的國家有着不同的樣本。學科學的就不這麼分析,整天就是口罩跟手套,天天就是口罩跟手套。挺可憐的,我個人覺得挺可憐的。今天的人,社會精英的人沒有能力在生命上認識自己。只在怕死跟貪婪的基礎上去揣摩、去展現自己的才華。沒跟你說嘛,病毒從來沒走過,它只不過是午休了。等下午睡完覺再出來的時候,那纔是真正大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