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武汉东西湖区长青街道居民们排起了长队等候核酸检测
武汉东西湖区长青街道居民们排起了长队等候中共病毒核酸检测(视频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书僮:中共诡秘启动武汉全市核酸筛查的背后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3日】中共全国两会将在5月下旬召开,在离两会召开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点上,5月11日,武汉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涉疫大数据与流行病学调查组下发《关于开展全市新冠病毒核酸筛查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全市各区开展“十天大会战”,对本辖区进行全员核酸筛查,并要求各区将具体实施计划于5月12日12点前上交。

中共澎湃新闻网5月12日上午发布消息称澎湃新闻从武汉多个疫情防控指挥部证实,各区正在按照上述文件要求制定全员核酸筛查方案。

众所周知,欧美等国家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期间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核酸样本测试,从科学角度来说,这是人类目前对武汉肺炎疫情进行追踪、防控和收治的基本必要手段与前提。

但中共在武汉地区疫情最严重期间的二三月份并没有实施大规模的核酸检测,经过几个月维稳防控之后,向全世界高声疾呼战疫成功,突然在此时诡秘低调实施全员核酸检查,背后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原因?

国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重新抬头,形势不容乐观

中共向来好大喜功,报喜不报忧。既然宣称战疫获得重大成功,就不能再自己打自己的脸。近期,中共把国内疫情复发抬头的原因基本归结于两大因素,一是输入性感染,二是无症状感染。

5月9、10号两天,根据武汉卫健委的通报,武汉共新增6例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案例,其中5例是无症状感染,湖北连续35天无新增病例的记录破功。武汉卫健委称6例确诊案例均在东西湖区长青街三民小区,有2对夫妻,该小区曾有20例确诊病例,因此经排查分析,中共认为病因属于既往社区感染。

曾有的20例确诊病例,目前就发现6个新增感染,我们虽不能按照这样比率类推到全市,但武汉在疫情爆发期间的疑似病例、无症状感染、复阳者、轻症者等数据相当庞大,外界至今不得而知,这个数据估计中共内部可大致掌握,此时做出的中共肺炎核酸全员检测决定,应不是空穴来风,中共内心也是极度恐惧疫情的二次爆发。

5月9日,吉林省边境城市舒兰11人集体感染,经查证,首例感染为市公安局的1名洗衣女工。但中共称病毒来源尚不清楚。中共的这个说法,引外界普遍质疑,公安系统为中共的维稳刀把子,常年执行中共迫害国内民众政策,在疫情期间又是站在维稳的第一线,即便有警察感染中共肺炎病毒,中共也会极力遮盖,即便死亡也会以过劳死或其它并发症的名义进行死亡病因统计。

5月12日,中共央视13套的《新闻1+1》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连线中共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问及舒兰首例市公安局洗衣工,其病因是否因公安局4月8~30号执行中俄边境接人任务,有可能因洗制公安衣服过程中感染?吴尊友回答:“有这种可能。”

这一鱼樵对答的双簧演得不太专业,有嫁祸俄罗斯的嫌疑,但又不敢明说。一个最简单的追问是:公安衣服上有武汉肺炎病毒,穿衣服的警察居然没有感染,同事没有感染,过程中接触的那么多人没有感染,洗衣服的工人却被感染了?

5月12日,中共财新网报导,这名舒兰洗衣女工已经传染了2省16人,属于聚集性传染,中共卫健委指导组已抵达当地调查。当地已派出7个流调组查找病毒源头。对比武汉三民小区6名新增病例,如此快速就找到是既往社区感染病因,怎么一到公安系统病毒原因就变得如此复杂了呢?

或许中共的警察都是特殊材料组成的?根本就不会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毒?事实恐怕恰恰相反,人们早已发现,此次武汉肺炎病毒是冲着中共而来,据中共基层内部流出的一份中共肺炎死者名单显示,亡者身份多为中共党员。而中共为了继续操控警察为其卖命,是不会说出真相的。当年被中共捧为英雄人物的开封公安局长任长霞在一场车祸中,她坐在后排中间,却被撞死,车内其他四人,包括司机都没死。任长霞的家属都承认她是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而死,中共为掩盖她的罪行,追认其为烈士。

武汉全员核酸检测做法与中共CDC专家说法矛盾

在《新闻1+1》采访节目中,有网友问武汉长青街三民小区的新增感染情况是否说明,要对无症状感染者进行彻底筛查?是否需要做全民核酸检测来排查无症状感染者?

对此,中共CDC专家吴尊友明确表示,大规模的筛查是没有必要的,主要在重点地区重点人群。但是像三民小区这样的重点地区,还是要进行大规模筛查的,而那些没有(新增确诊)病例的地区就没有必要做人人筛查,主要是针对重点岗位、重点人群、重点社区去做。

吴尊友还表示:我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非常有限,以至于不能研判它未来与人类共存的方式。目前看来,它不会像SARS一样很快消失。

根据吴尊友关于全面核酸检测的说法来判断,武汉当局的做法明显不同调。5月11日,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针对三民小区疫情新增情况强调,要对全市进行常态化管理,要全面扩大检测范围,集中开展检测行动。

王忠林说:“决定性成果不等于决定性胜利,应急响应降级不等于降防,决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懈怠松懈。”王忠林的断言对中共外交部是一记耳光,全世界到处吹的丰功伟绩居然“不等于决定性胜利”。

响应降级和升级的标志之一就是降防和升防。不降防而降级,就是变相告诉你,疫情严重,但党不让说。

全员检测并非真正亡羊补牢,而是大跃进式政治运动

武汉市本地人口加上流动人口约1100万左右,按照中共武汉当局的要求,十天之内全员检测,这是什么概念,每天要检测100万左右(刨去已经检测数)。中共可能做到吗?

目前,世界各国的检测能力是这样的:美国,5月11日,白宫疫情发布会上,川普表示已经达到了每天30万次。英国在上个月底达到每天超过10万次检测。德国的检测数量,已经达到每天12万。法国正在朝单日10万次努力。

中共武汉市的检测能力是多少呢,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截至4月22日,武汉市单日最大核酸检测达6.3万人份。才过了20天,单日核酸检测人数就达到几十万甚至100万?众所周知,中共输送到捷克的15万核酸检测试剂盒错误率达80%,遭退货。这种检测能力跟医学已经没有太大关联了。十日内全员检测几乎就是大跃进式运动,那么中共此举目的何在?

应该说,此举是中共一贯说谎的逻辑在当前国内外疫情形势下的一个必然表现。当前,武汉疫情并非它表面宣扬的岁月恢复静好,纸终究包不住火,二三月份掩盖未报的各类疫情状态会在后期表现出来,现在做点亡羊补牢的功夫,一是应付一下国际社会的质疑,二是给武汉人做做秀:政府是负责任的。

另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跟中共全国两会的召开有很大关系,中共非常担心,近期的潜伏疫情浮出水面,赶在两会期间再来个全面爆发,京都高唱赞歌,楚地烽火连天,岂不是重大的政治错误。因此,按照中共话说,必须把状态消灭在萌芽时间。十日之内,刚好是了两会开始之时,届时,武汉当局好拿出漂亮的作假数据向两会献礼。同时,中共更会拿数据进一步向世界展示大国优势。

武汉当局为期十天的全员核酸检测,从科学角度上讲是一次医学大跃进,从政治角度讲是一次为党献礼的活动,从专制角度上讲,又是一次全面的维稳行动。检测出来是阳性结果的武汉人及其接触者恐怕又要面临外界不知情的所谓最严格的隔离。而借此过程,中共对异议人士、宗教信仰者、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打压是不言而喻的,所造成的人道与人权灾难又将是中共欠下的一笔新血债。

勿信中共,自我救赎

截至5月12日,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图显示,中共病毒已造成全球419万人确诊感染,28.6万人死亡。而该病毒的疫苗研制将比艾滋病更难更遥远。人类在此生命危急的关头唯有开启自我救赎之路。

何为自我救赎之路?那就是勿信中共、远离中共、唾弃中共。自从人类打开共产主义的潘多拉盒子以来,已经导致一亿多人非正常死亡。其中,中共欠下了八千万人命。时至今日,无论是从历史的预言、当今的国际政经时局和天象变化等多方面来看,天灭中共的关键时刻已经来临。只有抛弃魔鬼中共的人才能得到神的护佑。

预言与中共肺炎疫情有关的《刘伯温碑记》中有这样一些话:“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中,那些帮着中共撒谎的人,历史上为了自身利益而替中共站台的人,那些曾经跟着中共杀人越货、迫害正信信仰、打压法轮功的人,为中共而丧命,实在太不上算了。

最近,媒体报导了不少中共病毒感染者在谴责中共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奇迹康复的例子。

正如大纪元特稿所指出,远离中共,谴责中共,不为中共站台,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能因此减轻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来。瘟疫因为中共而来,也将因为人们对中共的态度而改变。愿人们识得真机,早日渡过这场危机与劫难。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