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王岐山坐在趙樂際旁邊。(美聯社圖片)
王岐山坐在趙樂際旁邊。(美聯社圖片)

鄭中原:中紀委成橡皮圖章 兩大案顯趙樂際無實權

【希望之聲2020年5月9日】5月9日,中共黨媒報導,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趙樂際當天出席全國巡視工作會議暨十九屆中央第五輪巡視動員部署會並講話,趙強調今年巡視工作目標是要以巡視監督“有力促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也就是說,反腐已悄然變味成搞“全面小康社會”。而近兩天刊載於最新一期《求是》雜誌的文章〈把“嚴”的主基調長期堅持下去〉,作者署名“鍾紀言”,是中紀委研究室諧音化名,就是中紀委的發聲。文章總結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反腐,稱查了周永康、令計劃等野心家。這篇文章表面聲稱要長期嚴管腐敗,但頗有點對反腐“蓋棺論定”的意味,兩組數據更印證着趙樂際治下的反腐態勢走下坡路,與當年王岐山在時今非昔比。

中紀委這篇文章透露的兩組數據,一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至去年底(約7年)的查處案件和官員數字,二是2019年全年的相關數字。7年來立案審查中管幹部(即中央管理的幹部,主要爲副省部級或以上)414人,平均每年爲59人,對比去年,這數字僅爲5人;7年查處的廳局級幹部1.8萬人,平均每年2570多人,對比去年,這一數字爲929人;7年查處的縣處級幹部13.7萬人,平均每年1.95萬人,對比去年,這一數字僅爲12564。

數字有大幅下降,足以說明反腐衰微。筆者認爲,過去王岐山反腐,經常自己直接講話,釋出不少狠話,現在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真正就反腐的發聲,就是剛上任時公開強調的“刀口向下”,一開始就就定位極低,如今更淪爲搞“全面小康社會”。故此,趙樂際這幾年反腐打下的大老虎,從數量和級別上自然會遠遠比不上王岐山時期,甚至反腐走向沒落,腐敗歸於無解。

我們從兩個比較典型的案件,可以看出,現在的中紀委只是橡皮圖章,僅依照習近平的意旨直接辦案:要動誰動誰。操刀手當然也會是習的親信,趙樂際已經靠邊站多時。

孫力軍案王小洪操刀 趙樂際疑“被旅遊”

一個是最近的孫力軍案。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4月19日落馬之際,趙樂際跑哪裏去了呢?黨媒說,中紀委書記趙樂際18日至21日到甘肅調研“脫貧”,副書記徐令義陪同。公安繫有關鍵的“老虎”落馬,趙樂際去搞扶貧算是不務正業,副書記徐令義與其說是陪同,不如說押送更好,趙樂際似是在敏感時刻“被旅遊”了。

公安部部長趙克志連夜開會批評孫力軍“無視政治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爲”等,這些言辭都表明孫力軍得罪的直接就是習近平,早有傳聞說孫力軍反習,也有說他因走夫人路線,頻往來於“彭辦”,甚至借“彭辦”名義辦事,引致習大怒而出事。

有內幕消息指,抓捕孫力軍出動了中央警衛團,並非一般的中紀委辦案人員。同時,真正佈局拿下孫力軍的是在福建時就負責習近平安全保衛的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在孫力軍4月19日落馬之前,去年5月忽然成立公安部特勤局這個新部門,由王小洪兼任黨委書記、局長,半年後,今年2月,孫力軍被派往疫情中心武漢督導“維穩”,其實就是被“調虎離山”,4月19日,孫力軍落馬;在孫力軍被查第二天(20日),特勤局開黨務電話會議,王小洪在會上要特勤部門向習近平效忠,頗有慶功之意。

激怒習近平 秦嶺別墅案趙樂際“迴避”

另一個說明趙樂際靠邊站的是秦嶺別墅大案。

習近平從2014年5月起先後6次下令整治秦嶺違建別墅,但陝西官場不爲所動,直至2018年7月,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兩次赴陝西督導後,當地才大規模拆除問題別墅,陝西官場隨後大地震,大批高官落馬。被官方處理的趙正永、錢引安、魏民洲等一批高官,都是趙樂際當年任職陝西時的舊部。

去年10月四中全會前,親北京港媒曾爆稱,在秦嶺別墅案中,趙樂際也成爲問題人物,陝西官員實有苦衷,因爲大部分別墅是在趙樂際2007至2012年執掌陝西期間修建,他們夾在習與趙兩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爲。據說習近平因此警告了趙樂際。另外,據說2018年12月底由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爆料挑戰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陝西“千億礦權案”,牽扯的不止周強,不便公開的還有趙樂際

陝西官場消息人士告知,其實真正操辦秦嶺違建別墅大案的並非中紀委趙樂際被習以避嫌的理由靠邊站,而剛從陝西調回北京,在今年4月29日被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任命爲最高法院副院長的賀榮,纔是操盤手。

賀榮本來就是最高法院副院長,在2017年3月突然轉任中共陝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2018年3月,升任中共陝西省委副書記。據說,賀榮是習近平器重的女人,這次派赴陝西是作爲祕密武器,和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裏應外合,掀翻陝西官場、以整治秦嶺別墅,保護習心中的“龍脈”。因爲辦案有功,2020年4月,賀榮即重回任最高法院升爲常務副院長(正部長級)。

楊曉渡架空趙樂際 中紀委橡皮圖章

趙樂際本身背景並不太明朗,但事實上在多年仕途中,難免靠向勢力龐大的江澤民和曾慶紅,他能夠在中共十八大成爲掌管一黨大員升遷的中組部長,當中必然充斥派系交易,其時習爲了順利接班,也接受了這個安排。但習很快就將清華大學同學陳希調到中組部,擔任常務副部長,實際上是架空了趙樂際

到中共十九大,趙樂際仍然作爲政治交易上位政治局常委,但是反腐實權被奪,因爲習近平和臨交出反腐大權的王岐山搞了一個國家監察委。這個國家監察委,對於中共一黨獨裁的體制而言是多此一舉的機構。但這個機構如果由中紀委書記兼任,就是一個掌控黨政生殺大權的超級實權機構,但國家監察委主任最後意外由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兼任,其實就是爲了制衡中紀委書記。

現年67歲的楊曉渡是上海人,曾在上海工作將近30年,2007與短暫主政上海的習近平有過交集。楊曉渡獲任國監委主任,他明顯是習近平特意安排的人選。

就在去年港媒披露趙樂際被習警告的3天后,官媒曾報導了趙樂際在海南調研大談習思想,稱要做到“兩個維護(就是維護習核心和習中央權威)”,爲習中央確定的重大戰略實施提供保障,云云。之後,《中國紀檢監察報》出現一篇題爲“加強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的文章。這篇文章明顯是代趙樂際發聲向習示忠或者說是示弱,甚至是被迫表態,全盤交出反腐領導權。同時也可以說是一種無聲抗議。

故此筆者質疑,趙樂際中紀委書記以來,結果只成了一個無實權者。時下北京當局的反腐,表面上還是趙樂際在做,實際上是身兼中紀委副書記的國家監察委主任楊曉渡在運作,而具體部署策劃反腐的,更包括習的各路親信如王小洪、賀榮。另一方面,中紀委本身也成了象人大這類機構一樣的橡皮圖章,只是受命發佈資訊、趙樂際也只是喊喊空話而已。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