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王岐山坐在赵乐际旁边。(美联社图片)
王岐山坐在赵乐际旁边。(美联社图片)

郑中原:中纪委成橡皮图章 两大案显赵乐际无实权

【希望之声2020年5月9日】5月9日,中共党媒报导,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赵乐际当天出席全国巡视工作会议暨十九届中央第五轮巡视动员部署会并讲话,赵强调今年巡视工作目标是要以巡视监督“有力促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就是说,反腐已悄然变味成搞“全面小康社会”。而近两天刊载于最新一期《求是》杂志的文章〈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作者署名“钟纪言”,是中纪委研究室谐音化名,就是中纪委的发声。文章总结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称查了周永康、令计划等野心家。这篇文章表面声称要长期严管腐败,但颇有点对反腐“盖棺论定”的意味,两组数据更印证着赵乐际治下的反腐态势走下坡路,与当年王岐山在时今非昔比。

中纪委这篇文章透露的两组数据,一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至去年底(约7年)的查处案件和官员数字,二是2019年全年的相关数字。7年来立案审查中管干部(即中央管理的干部,主要为副省部级或以上)414人,平均每年为59人,对比去年,这数字仅为5人;7年查处的厅局级干部1.8万人,平均每年2570多人,对比去年,这一数字为929人;7年查处的县处级干部13.7万人,平均每年1.95万人,对比去年,这一数字仅为12564。

数字有大幅下降,足以说明反腐衰微。笔者认为,过去王岐山反腐,经常自己直接讲话,释出不少狠话,现在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真正就反腐的发声,就是刚上任时公开强调的“刀口向下”,一开始就就定位极低,如今更沦为搞“全面小康社会”。故此,赵乐际这几年反腐打下的大老虎,从数量和级别上自然会远远比不上王岐山时期,甚至反腐走向没落,腐败归于无解。

我们从两个比较典型的案件,可以看出,现在的中纪委只是橡皮图章,仅依照习近平的意旨直接办案:要动谁动谁。操刀手当然也会是习的亲信,赵乐际已经靠边站多时。

孙力军案王小洪操刀 赵乐际疑“被旅游”

一个是最近的孙力军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4月19日落马之际,赵乐际跑哪里去了呢?党媒说,中纪委书记赵乐际18日至21日到甘肃调研“脱贫”,副书记徐令义陪同。公安系有关键的“老虎”落马,赵乐际去搞扶贫算是不务正业,副书记徐令义与其说是陪同,不如说押送更好,赵乐际似是在敏感时刻“被旅游”了。

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连夜开会批评孙力军“无视政治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等,这些言辞都表明孙力军得罪的直接就是习近平,早有传闻说孙力军反习,也有说他因走夫人路线,频往来于“彭办”,甚至借“彭办”名义办事,引致习大怒而出事。

有内幕消息指,抓捕孙力军出动了中央警卫团,并非一般的中纪委办案人员。同时,真正布局拿下孙力军的是在福建时就负责习近平安全保卫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在孙力军4月19日落马之前,去年5月忽然成立公安部特勤局这个新部门,由王小洪兼任党委书记、局长,半年后,今年2月,孙力军被派往疫情中心武汉督导“维稳”,其实就是被“调虎离山”,4月19日,孙力军落马;在孙力军被查第二天(20日),特勤局开党务电话会议,王小洪在会上要特勤部门向习近平效忠,颇有庆功之意。

激怒习近平 秦岭别墅案赵乐际“回避”

另一个说明赵乐际靠边站的是秦岭别墅大案。

习近平从2014年5月起先后6次下令整治秦岭违建别墅,但陕西官场不为所动,直至2018年7月,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两次赴陕西督导后,当地才大规模拆除问题别墅,陕西官场随后大地震,大批高官落马。被官方处理的赵正永、钱引安、魏民洲等一批高官,都是赵乐际当年任职陕西时的旧部。

去年10月四中全会前,亲北京港媒曾爆称,在秦岭别墅案中,赵乐际也成为问题人物,陕西官员实有苦衷,因为大部分别墅是在赵乐际2007至2012年执掌陕西期间修建,他们夹在习与赵两人中间,只能选择不作为。据说习近平因此警告了赵乐际。另外,据说2018年12月底由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料挑战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陕西“千亿矿权案”,牵扯的不止周强,不便公开的还有赵乐际

陕西官场消息人士告知,其实真正操办秦岭违建别墅大案的并非中纪委赵乐际被习以避嫌的理由靠边站,而刚从陕西调回北京,在今年4月29日被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为最高法院副院长的贺荣,才是操盘手。

贺荣本来就是最高法院副院长,在2017年3月突然转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8年3月,升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据说,贺荣是习近平器重的女人,这次派赴陕西是作为秘密武器,和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里应外合,掀翻陕西官场、以整治秦岭别墅,保护习心中的“龙脉”。因为办案有功,2020年4月,贺荣即重回任最高法院升为常务副院长(正部长级)。

杨晓渡架空赵乐际 中纪委橡皮图章

赵乐际本身背景并不太明朗,但事实上在多年仕途中,难免靠向势力庞大的江泽民和曾庆红,他能够在中共十八大成为掌管一党大员升迁的中组部长,当中必然充斥派系交易,其时习为了顺利接班,也接受了这个安排。但习很快就将清华大学同学陈希调到中组部,担任常务副部长,实际上是架空了赵乐际

到中共十九大,赵乐际仍然作为政治交易上位政治局常委,但是反腐实权被夺,因为习近平和临交出反腐大权的王岐山搞了一个国家监察委。这个国家监察委,对于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而言是多此一举的机构。但这个机构如果由中纪委书记兼任,就是一个掌控党政生杀大权的超级实权机构,但国家监察委主任最后意外由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兼任,其实就是为了制衡中纪委书记。

现年67岁的杨晓渡是上海人,曾在上海工作将近30年,2007与短暂主政上海的习近平有过交集。杨晓渡获任国监委主任,他明显是习近平特意安排的人选。

就在去年港媒披露赵乐际被习警告的3天后,官媒曾报导了赵乐际在海南调研大谈习思想,称要做到“两个维护(就是维护习核心和习中央权威)”,为习中央确定的重大战略实施提供保障,云云。之后,《中国纪检监察报》出现一篇题为“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的文章。这篇文章明显是代赵乐际发声向习示忠或者说是示弱,甚至是被迫表态,全盘交出反腐领导权。同时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声抗议。

故此笔者质疑,赵乐际中纪委书记以来,结果只成了一个无实权者。时下北京当局的反腐,表面上还是赵乐际在做,实际上是身兼中纪委副书记的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在运作,而具体部署策划反腐的,更包括习的各路亲信如王小洪、贺荣。另一方面,中纪委本身也成了象人大这类机构一样的橡皮图章,只是受命发布资讯、赵乐际也只是喊喊空话而已。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