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前川普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Manuel Balce Ceneta/AP,资料图)
图为前川普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Manuel Balce Ceneta/AP,资料图)

美司法部撤诉弗林案 川普:此案是奥巴马政府的耻辱

【希望之声2020年5月7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近日,FBI前高层2017年的一份爆炸性文件被曝光,证实FBI曾蓄意构陷川普总统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故意设局让弗林撒谎,从而可以起诉他,或令他被解雇。5月7日(周四),司法部宣布撤销对弗林的诉讼。川普总统表示,弗林案奥巴马政府的耻辱。

司法部周四在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写道,“在对此案的所有事实和情况,包括最新发现和披露的信息进行了认真地审查之后,我们决定撤销该案。”这一决定给一波三折的弗林案划下了一个句点。弗林周四下午发推文回应说:“这是对所有人的正义(判决)。”

川普总统对此案的了解表示欢迎,他周四在白宫说:“和其他人一样,通过观察,我觉得这件事会是这个结局。”他还表示,此案是奥巴马政府司法部的一个耻辱,“他们被抓了个正著”。

此前,在FBI的密谋材料被曝光后,川普总统发推再次谴责“通俄门骗局”,他说:“发生在战争英雄弗林将军身上的事,决不能再在其他美国公民身上发生!”他还说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是个“肮脏的警察”,这次被抓住了!

最新证据显示,弗林案实际上是前奥巴马政府中的反川普人士设局构陷弗林的一宗伪案。为了削弱川普政府的力量,科米、前FBI副局长麦卡贝(Andrew McCabe)、前FBI特工斯特佐克(Peter Strzok)、FBI前反情报负责人普里斯塔普(Bill Priestap)和FBI特工皮恩特卡(Joe Pientka)等人都在“通俄门”调查中为构陷弗林扮演了关键角色。

2018年12月,科米曾在一次曼哈顿的演讲中吹嘘自己,说他利用川普政府上任伊始的混乱局面瞄准了弗林将军。他还补充说,自己不会对布什总统或奥巴马的政府干这种事。

另一个反川普人士司法部检察官格拉克(Brandon Van Grack)则在该案上从内部与FBI相呼应。新证据显示,格拉克并未遵照法庭要求,为弗林的律师提供政府掌握的所有对弗林有利的证词。弗林的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曾指控格拉克“故意针对弗林将军,其险恶的政治目的就是想要将他从川普政府中剔除”。

FBI在一份所谓的302报告中指控弗林在2017年1月24日与FBI特工斯特佐克和皮恩特卡的一次会谈中撒谎。该报告称,会谈时弗林“毫无戒备,把FBI特工看成是盟友”。之后弗林承认他当时在关于2016年12月与时任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i Kislyak)谈话的问题上做了“虚假陈述”。弗林因此受到司法部的指控。格拉克则进一步将该虚假陈述判断为对起诉弗林有“实质意义的”陈述。

最新披露的材料证实,FBI既然是故意设局陷害弗林,那么弗林的所谓“虚假陈述”在调查中并无实质意义。如果是这样的话,格拉克也变相参与到了构陷弗林的阴谋之中,他很可能因误导华盛顿特区地区法院法官沙利文(Emmet G. Sullivan)而被指控。

弗林近日表示,他当时并没有对FBI特工撒谎,而他之所以在2017年底认罪,是因为无法承受堆积如山的高额律师费。弗林的律师鲍威尔上周告诉媒体,虽然目前不清楚弗林当时总共支付了多少律师费,但是弗林给他的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就支付了大约350万美元,去年仍有460万的余款未付。2017年底,弗林还因债台高筑被迫以819,995美元的低价出售了他位于华盛顿特区郊外的房产。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