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三位中国公民记者“人间蒸发”,从左至右:李泽华、陈秋实,方斌(网络合成图片)
三位中国公民记者,从左至右:李泽华、陈秋实,方斌,除李泽华现身外,陈秋实和方斌仍然下落不明。(网络合成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世界新闻自由日:疫情天大 中国新闻自由遭严厉打压

【希望之声2020年5月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5月3日(周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从1993年起将每年的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旨在提高新闻自由意识,并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评估180个国家或地区的记者状况,定出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和排名。4月底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第177,在180个国家和地区倒数第四。

中国:疫情下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打压

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时,正是作为中共病毒引发的疫情在数月之间从中国传播到世界各地的时候,而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正是“无畏无私的新闻”。在疫情发源地的中国大陆,当局维稳高于防疫抗疫备受批评,那里也涌现出一批试着去记录真相的人。但在这个信息传播极不自由的国度,这些敢言者的命运令人唏嘘。

今年1月下旬开始,封城后的武汉内外信息不通,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不顾染病和打压风险,先后对武汉的医院和市民生活等方方面面进行实地报道,但却都被失踪,除了第三位被抓的公民记者李泽华于4月22日现身以外,陈秋实方斌至今下落不明。

陈秋实

在国内被称作“文艺律师”的陈秋实。由于他去年夏天到香港拍摄并上传了一些“反送中”运动的视频,他年底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他已被限制出境。

1月24日大年初一,陈秋实以公民记者的身份抵达武汉,随后走访了全市各大医院、殡仪馆等场所,并上传了相关视频。

一个星期后,陈秋实在一段题为“资源紧缺,疫情紧急”的视频中表达了自己的不安,直指“我前面是病毒,我后面是中国的法律和行政力量”。但他表示,这不会动摇他的决心。

“只要我活在这个城市,我会继续做我的报导,我只说我看见的和听到的。我今天把狠话撂在这儿,我连死都不怕,我怕你共产党吗?”陈秋实说。

2月7日凌晨,陈秋实的母亲在网上发视频说,陈秋实当晚准备去方舱医院,之后就失联了。他的一位好友随后表示,陈秋实已被当局强制隔离。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仍然下落不明。

4月初,曾有推特网民透露,陈秋实被判1年刑期,但至今无法核实。

方斌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武汉市民方斌在最近一次被捕前,曾经营一家汉服公司。疫情爆发后,方斌凭着他对武汉的了解,第一时间深入当地社区,探访事件真相。

他2月1日在武汉市第三医院拍摄的视频中说:“武昌殡仪馆(殡仪车上)的尸袋现在又多了。刚才有三个,现在我数一下尸袋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有八个。这儿死了这么多人啊?”

当晚,一群身穿防护服的人就以“测体温”为由闯入他家中,并将他带走。湖北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发消息说,警方随后对方斌做了笔录,并警告他不要再私自调查疫情、发布相关视频,随后将他释放。

2月9日,也就是方斌再次失联的前一天,他发布了一段十几秒的视频。视频中,他念出了自己写下的八个大字:“全民反抗,还政于民。”据悉,武汉警方次日破门而入,再次把他抓走,至今他仍然下落不明。4月初,曾有推特网民透露,方斌被判5年刑期。

人们不会忘记:就在方斌失联前的2月7日,他通过一段视频呼吁:“所有清醒的中国人都是我们的力量。从今天开始,大家一定要行动起来,要把真相传播出去。今天的武汉肺炎,既是天灾,更是人祸。”

李泽华

从央视辞职的李泽华今年2月前往武汉,先后走访了在封城前夕举行“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宣称“天价招聘搬尸工”的当地殡仪馆等地,并把视频发到了他的油管频道上。2月26日,他驱车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却被不明车辆追堵,当晚就在家中被带走。

就在上周,失踪了近两个月的李泽华终于现身。他在网上发视频说,他事发当天被带到了一家当地派出所。在被审讯了一天后,警方告知他“不予处罚”,却以他曾到过高危疫区为由,对其进行了近一个月的强制隔离,期间有专人看守。3月底隔离结束后,他就回到了家人身边。

在言论受控的中国,李泽华到底发生了什么,仍不得而知。

如果说李泽华算是逃过了一劫的话,另一些“敢言者”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将至之际,众多前公民记者、独立媒体人、民运人士、武汉市民和学者,在疫情期间被噤声,被抓捕,显示在这场疫情期间,北京当局对公民的言论自由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打压。

中国三名90后公益人士被监视居住

另据美国之音的报导,中国三名90后公益人士从4月19日起与外界失联。他们是陈玫、蔡伟和他的女友小唐,都是“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据说,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时,该网站备份了大量被当局删除的疫情文章,发布疫情动态,保存了疫情记忆。

蔡伟和小唐分别毕业于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社会学系硕士项目。在他们失踪一周后,家人才收到警方通知,称二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指定监视居住”。陈玫的家属尚未接到任何通知。

李文亮之死

疫情期间,中国政府不但对公众人物进行打压,也对普通民众间的信息交流严加管控。

几个月前,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之死就让无数人意识到了国内言论自由的贫瘠。去年年底,这位34岁的医生在微信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武汉出现非典冠状病毒患者的消息。很快,他就被警方训诫。此后,他仍然坚持接诊患者,直到感染中共肺炎而住院。在被确诊后不久的2月7日,李文亮在他的工作单位去世。

当晚,不但众多官方机构、民间意见领袖和广大网民发了悼文,微博上甚至还短暂出现了“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标签。

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渴望,是这次武汉疫情中最明显的中国民众要求,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之死让无数人痛定思痛,意识到了言论自由的重要。

但是,当局发布一个从3月1日起生效的有史以来最严重禁令,进一步加强了网络管控。

中共公安部数字显示,截至2月21日,各地警方查处了5500多起所谓编造、故意传播虚假及有害信息的案件。国际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上个月报告说,他们近期收集的近900起相关案件显示,这些涉案人员都是因为在网上发表或分享关于疫情的言论或信息而被处罚的。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HRIC)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表示,中共政府近年来千方百计地试图垄断国内信息渠道,这让民众几乎丧失了核实信息的能力。因此,“散布谣言”的这宗罪到头来不在民间,而在中共政府。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两位主席致信川普

5月1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两位主席、众议员詹姆斯.麦高文和参议员马可.鲁比奥,致信川普总统,表达对中共政府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上“日益严厉”限制的关注,要求释放被不公正监禁的新闻工作者、博客作者和言论自由倡导者。

该委员会主席和联合主席敦促总统,让未经审查的新闻和信息自由流通,成为“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的先决条件”。

世界新闻自由日来由

1993年联合国宣布将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主要是纪念1991年在非洲纳米比亚共和国温得和克一场声援非洲媒体的研讨会,当时提出的《温得和克宣言》,当中提及的新闻自由准则,包括独立报刊不受政府、政治或经济控制;多元报刊打破任何种类的垄断,宣言表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