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杨景端医话 - 18 / 21

正念冥想101|杨医师教你零成本防疫妙招!14分钟掌握古老智慧的精髓,日常生活工作自如应用【杨景端医话】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8日】(主持人:杨景端)        端倪世界,守护健康,我是杨景端医生。看来人类和新冠肺炎的斗争是长期的了,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个既容易做到、成本又非常低的抗疫方法,就是打坐,西方人叫冥想。那么什么是打坐呢?顾名思义,打坐就是通过采用某种特殊的坐着的方法来达到一种目的。那么这个方法是什么呢?有几个特点:

        第一,通常坐着的时候腿是盘着的,要么是单盘,要么是双盘,传统的这个中医学认为,当人腿盘着的时候特别便于气血的流通,容易使气血形成一个环路。

        第二,它要求你的身体坐的比较直,因为你在做坐直的时候,那个气血的流通,特别是督脉、任脉,它的循环的时候比较顺畅。

        第三,就是要求你坐的时候,舌尖要顶着上腭,那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任脉和督脉就在嘴巴这里断了,那么当你用舌尖顶着上腭的时候,就把这个任脉和督脉连起来了,那么前后就形成了一个气血巡回的环路。还有就是眼睛要闭上,因为我们希望你打坐的时候,人能够比较安静,不受干扰,那么睁眼的时候显然是很容易受到各种各样的视觉的刺激,那么就需要要求你眼睛闭上。

        大家可能看到人在打坐的时候,不同的方法,还有不同的手势,手放在不同的位置,这都是打坐的时候,一种特殊的坐法的一部分,那么打坐它达到什么目的呢?那就是取决于他在打坐的时候思想里面想的是什么了,因为打坐,它首先要求你能够把心静下来,所以不管是什么方法,都有一点共性,就是要求你的思想集中在某一点上,所以,你就不会去想过去的事和将来的事情。如果有朋友试过打坐的话,你就会知道,你不闭眼睛还好,一闭眼睛就发现脑子里什么都出来了,控制都控制不住,心很难静的下来。所以人们就采用了一种方法,把思想有的集中在呼吸上,有的集中在一个想法上,有的集中在一段话上,那么集中在呼吸上就是人们说的所谓的调息来静心,如果集中在一段话上就是人们所谓的念经,反复讲一句话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的话,它能够保证他的思想不想别的事情。第三个就是把一个思想集中在一个想法上,通常这个想法,我们都选择一个比较有正能量的、比较有善意的、比较无私的对别人好的想法,有的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想象来让他的身体的各种各样的功能恢复正常。那么还有的方法要求你把思想集中在你此时此刻的感受,包括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心里面感觉到什么,你的身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状态,甚至你周围环境有什么样的动静,那么这样的话,你仍然把你的思想集中在此时此刻此地,那么你就不会想昨天的事儿,也不会想明天的事儿。昨天的事儿想多呢,人就会抑郁,因为你不能再改变什么。未来的事儿想多了人就会焦虑,因为你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那么这个传统古代的修行方法目的又是什么呢?它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祛病健身,因为在古代的文化里面,或者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我们人都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身体的部分,一个是灵魂的部分。身体你养的再好也就是100年的事,而灵魂是永恒的,这是一种文化的信仰基础,所以,自古以来,都有人希望通过修行能让他的灵魂变得越来越好,因为这个打坐里面的很关键的环节,就是把我们的思想集中在某一点上。所以,西方把打坐叫做冥想,Meditation。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他觉得形式可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思想怎么动,心怎么动。当年我在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时候,我在那个精神科的图书馆里面看到很多关于Meditation 的书,当时我还真不太懂这个Meditation 就是打坐。所以,西方人已经研究这个打坐好几十年了!

        在西方流行的打坐或者叫冥想当中有一个比较突出,叫做正念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说起正念冥想,我们就要提到一个人,他的名字叫 Jon Kabat-Zinn。因为是他把正念冥想介绍到医学保健和社会这个领域里来的。Jon Kabat-Zinn是1944年在纽约出生的,他的爸爸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免疫学教授,妈妈是一个画家。他在MIT读的是分子生物学的博士,他在MIT读博士期间听这个演讲,演讲者是<<禅宗的三根支柱>>这本书的作者Philip Kapleau。在这个讲座中他学到了正念和冥想这个概念,所以他毕业以后,在七九年的时候他在麻省总医院开始介绍用正念冥想来缓解压力,起到了祛病健身的作用。大家可能不知道80%的慢性疾病都跟精神压力有关,所以如果你能做到缓解压力,那么一定对这些慢性疾病都有帮助。

        Jon Kabat-Zinn发明的正念冥想的方法有一些特点。第一要求你怀着一种非常温柔的、非常富有滋养的眼光来感受你的想法、情感、身体的感受和周围的环境,不去做任何的评价和判断,因为他认为你此时此刻的感受并没有正确和错误这么一说,那么当你能够完全接受自己的状态,并把思想集中在此时此刻的时候,就不会想过去的事,也不会想未来的事,就保持一种非常放松的状态。Jon Kabat-Zinn首先在麻省总医院推广他的方法,特别是帮助那些得过癌症的病人。大家都知道被诊断成癌症,癌症治疗的整个过程都会给人带来非常大的压力,之后人们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这个正念冥想减压的方法,不仅仅是让人的情绪、精神放松,还有很多的健康方面的好处。Jon Kabat-Zinn把他的方法和这个方法的基础写成了一本书,叫做《多灾多难的人生》, 用身体和心灵的智慧来面对压力、痛苦和疾病,在这以后,他的这种用正念冥想来缓解压力的方法被推广到医院、学校、退伍军人中心、甚至监狱,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与此同时各个机构对正念冥想做了很多研究,看它对祛病健身有什么好处,他们发现至少有五个方面是非常确定的。

       第一个功能跟我们抗疫有关,那就是改善免疫功能。很多研究发现,如果一个癌症患者或者是艾滋病患者正念冥想打坐,可以提高他的T细胞水平,那么跟我们这个新冠肺炎更有关的是什么呢?正念冥想打坐的人,他在这个鼻腔里分泌的这个粘液里面含有很多的白细胞介素-8。白细胞介素就是细胞里面分泌出来的一种细胞因子,是调节和控制免疫功能、免疫反应的。同时在支气管里面还有白细胞介素-10,这个很重要,因为它是调免疫反应,也就说既要保证免疫反应的发生,来保护身体,又不让它过度。大家可能不知道,在这次新冠肺炎那些比较严重的,甚至死亡的病人当中主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产生了一种过度的免疫反应,产生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损伤了包括肺脏在内的身体的重要器官,让他们的病情变得非常严重。那你看冥想打坐是多么重要,如果它有足够的白细胞介素10的话,那它有可能能够控制细胞因子的风暴不发生。

正念冥想打坐的第二个好处就是预防心脏病。那么但凡经过正念冥想打坐训练的人,他们的血压,无论是舒张压也好、收缩压也好,都会变得正常。同时,对一些冠心病的病人,他们发作冠心病的比例也会减少。

第三个是改善我们大脑的功能,特别我们注意力和记忆力。那么大家现在都知道人的注意力越来越低,但是研究发现,经过正念冥想打坐训练的人注意力是非常高的,这些不仅是说他在这个表现上是这样,更多的还反应在他的脑电图,甚至在做核磁共振的时候都能发现这种正念冥想打坐是完全能够改善脑功能的。

第四个好处是抗衰老。在我们身体的细胞分化这个过程中,从我们出生到生长这个过程中,每次细胞分化时,DNA都要复制一下,那么每次DNA复制的时候都要消耗一段特殊的DNA的片段叫端粒,这个端粒它保持这个DNA复制的时候不走样。那么随着你分化消耗这个端粒越来越多,人就开始逐渐的衰老。所以检测端粒的长度和活性是跟人的衰老程度有关的。研究人员发现,经过正念冥想打坐的人他这个端粒的链会被增长,特别是它的活性增高,也就是说活动能力增加,不管它端粒增长不增长,如果活性增加了就说明它的抗衰老当中是有可能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第五个实际上跟我们更加贴近,即减少人们的紧张情绪、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还有身体各种各样的疼痛。我们知道压力本身都会增加衰老,伤害我们的免疫力,影响我们的记忆。那么正念冥想打坐不仅能够帮助我们改善各方面的功能,同时也通过减缓压力保护这些功能。正因为这个正念冥想给人们带来这么多身心方面的好处,在美国就掀起了一场所谓的正念革命。大家把这种正念引入到生活和工作当中。很多社会的名流、成功的企业家、媒体人、运动员和好莱坞的演员都把这个正念冥想变成他们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东方的打坐和西方的冥想它实际上是一回事儿,但是有一些东方的修行方法像太极和一些气功,它们没有坐的概念,但是他们有冥想的成分,所以也有很多祛病健身的作用。

        所以这个正念冥想,它是在这个过去佛教修行的基础上简化演变而来的,它都有这么好的祛病健身的作用。如果我们现在的人能够找到一个符合我们现代生活方式的、完整的、系统的、没有被改变过的一个修行方法。我想那个祛病健身的效果一定会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