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帝尧的故事】52 帝尧西求王母 羽仙衷言劝归 (音频/视频)

帝尧
如日如云 昭昭圣君-帝尧的故事 - 8 / 60

【帝尧的故事】52 帝尧西求王母 羽仙衷言劝归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8日】(主持人 东方 雪莉)

 上次我们讲到帝尧一行在崇吾山上看到一种名叫‘蛮蛮’的不祥之鸟。它的出现往往预示天下大水。籛铿问天下大水已多年, 为什么这鸟现在才出现呢?

张果老说道:“现在的大水,不过是雍、冀二州,哪里算得来天下大水?恐怕这鸟出现之后,天下的大水方才开始呢。”

    不说众人这里谈论的热闹,那帝尧见了这蛮蛮鸟之后,又听了张果老和篯铿一番辩论,心中早又更加忧愁起来。

原来帝尧这次巡守,目的本来是要设法消弭水患。共工任职多年,成绩不佳,徒耗人力物力巨大,本想对他加以问责惩处。现在见了蛮蛮,知道洪水之患还正在开始,证实了西王母和洪崖仙人的话,这是天数,非人力所能挽回。共工一人亦不能独负其责。因此将问责共工的念头取消了。不过洪水之患既然是刚在开始,那么以后的天下如何?民生如何?真是大大的难题,所以帝尧更是忧心如焚,两眼只是望着大海出神。

  那些土人此刻已知道面前这人是天子了,便都过来殷勤致意,说道:“帝望那边吗?那边圆圆的隐隐隆起的,就是冢遂山,这冢遂山从前是没有的。自从那些山隆起之后,山的南面才变成这个大海。”

  又指着东面说道:“这个叫虫焉渊(虫焉是一个字)。”

又指着南面道:“这叫窑之泽,统统是近几十年来被水灌满的。”

又指西面道:“这面过去,远接昆仑。那隐约的遥山便是帝之搏兽之丘了,但是路很远,小民没有去过。” 

不知道是不是帝尧听到“昆仑”二字,忽又感触到西王母身上,连忙谢了那些百姓的指点,即率领着群臣下山。

  且说帝尧下了崇吾山,次日就向和叔说道:“朕此次巡守,本想到了桥山之后即便回都。如今看到水患如此难平,而且以后恐怕更甚,朕打算听从洪崖仙人之言,亲自到昆仑山去拜求王母,请她出来拯救,因往返行期远近难以预期,汝可作速赶回都城,告知大司农、大司徒和百官等,嘱咐他们慎理朝政。朕此行三年五载才能归来,都不一定。”

和叔受命,自回平阳而去。

帝尧又向共工道:“汝受命治水,历久无功,本应治罪。姑念这次水患非比寻常,暂且从宽不究,仍责成汝督率僚属,继续悉心治水。倘再毫无功效,一定不再宽贷,汝其懔之。”共工即顿首受命,唯唯而退。

  这里帝尧便和众臣商量到昆仑山的路。和仲道:“昆仑山离臣所司管的昧谷地方不远,从此往西去,可以使得。不过有流沙之险,路难走一点。”

张果老道:“这路恐走不得,还是渡山海,从梁州去为是。小道听说从前圣天子不是已经派人去过了吗?”

帝尧道:“这两条路哪一条路近?”

和仲道:“从此往西去近,从山海走梁州远得多。”

帝尧道:“那么从此地往西去吧。流沙虽险,但朕为民请命,就不应该怕险.万死不辞。”于是一行人就一路向西而行,果然路途非常困难。

  到了流沙之地,为什么叫‘流沙’呢?那沙怎么会流呢?原来不是沙流,是那边遍地黄沙,一片沙漠。 一年之中几乎没有下雨的日子。而飓风却极多,猛烈异常,把沙子吹向各处。本来没有沙的地方,也都渐渐的有沙了,仿佛如同水流过来一般,所以叫作流沙。

尤其危险的是旋风陡起之时,那地上的沙都被飓风卷了起来,形成无数直立的沙柱,这沙柱再冉冉上升,到了空际,布满起来,遮天盖日,昏暗如夜,然后又骤然降落,则成为沙丘、沙阜。人畜遇着了,都被活埋在内,真是可怕之至。但是帝尧秉着至诚之心,冒险前行,一路看见、遇到的险情虽然不少,一行人却始终一个都未遇到灾难,也真是至诚格天、吉人天相了。

  过了几日,沙漠渐渐稀少,远远见一座大山,问当地人,知道它叫崆峒山。再向西行,路上遇见许多百姓,都劝阻帝尧:“不可再往前进,前面就是弱水,那个弱水连个芥菜叶子都不能漂浮的,本来就无人能渡的,现在又来了一个长着蛇身龙头的怪物,名叫窫窳 ,盘据水中,专门吃人。附近居民被它吞噬的已不知多少。人们都逃离了,现在那边沿弱水两岸,上下千余里之地,一片荒凉,人烟断绝,要吃没有,要住也没有。 劝帝不要去了吧。”

帝尧听了,不胜踌躇,还想冒险到那弱水望望。张果老力阻道:“窫窳虽恶,决不敢无礼于圣天子,这倒可放心的。只是那弱水难渡,去了也过不去,有什么用呢?依小道愚见,不如仍回原路,泛山海,走梁州吧。”

帝尧不得已,只能折回,再冒流沙之险。又辛苦了多日,才到崇吾山原地,沿泾水而下,乘舟泛山海,再溯渭水而上。

  过了多日,已到西海。从前大司农来,是先到三危山,有西王母派了三位青鸟使迎接,才能过去。

帝尧知道,青鸟使是不能靠人力遇到的。 于是一面吩咐从人预备船只,一面斋戒沐浴,虔诚的向着西王母祷告了九日,方才率领众臣上船,径向三危山开去。幸喜那海波不扬,水平如镜,开到后来,渐渐薄暮,一轮红日从那崦嵫山背后沉了下去。晚饭之后,帝尧与众臣到舵楼上来望望,但觉夜色苍茫,满天星斗,遥望前途,渺无边际,正不知道三危、昆仑究竟是在哪一方。

  忽然赤将子舆向西指点道:“看到吗?那边好像有光团呢,是什么东西?”

大众一看,果然远远地有无数光团闪耀,大者如月,小者如星,不知是什么东西。但见这光渐渐移动,迎面而来。

  越来越近,越大越亮了,隐约见那光耀之下还聚着许多人。篯铿忙向帝尧作贺道:“恭喜,恭喜,这一定是三青鸟使来迎接了。”

帝尧未及答应,赤将子舆忙叫舟人卸了帆篷,以便停船相待。又过了片时,那光耀已到面前。只见那光耀之中浮在海面上的并不是船,是个老年大树的一段枯根,足有三丈多长。后面许多根枝,根根翘起,散布在空中,那光耀就从根枝的尖上发出来,高低上下,不可逼视,火树银花,照得四周和白昼一样。枯枝上面坐着许多仙人,个个都是羽衣霞帔,星冠云裾。

  有的手执笙箫,有的斜抱云和,有的倚着,有的卧着,看见了帝尧的大船,都一齐立起来,拱手叫道:“圣天子请了!”

帝尧在船上忙还礼道:“诸位上仙,可是奉西王母之命,来迎接某的吗?”

内中有一个羽仙答道:“不是,不是。某等是世外无业之人,游历四海,今朝不期在此处遇到千古第一的圣天子,幸会!幸会!”

  帝尧听了,不禁大为失望,再问道:“某因中原洪水为灾,民受其苦,人力实在没有办法。因此想到昆仑请求西王母大发慈悲,予以援助。现在到了此地,正苦于不知道路。可巧遇到诸位上仙,万望引载某到西王母处,不胜感幸!”

那羽仙回顾他的伴侣,低声商量了片时,便又回头向帝尧道:“这个不能,却也不必。因为这种大灾,是天意所定,遍及世界;时机未到,虽西王母亦不能作为;时机到了,自有大圣人出世施功,天命如此,是不可勉强的。某知道圣天子在前数年已经派大司农到昆仑去过,西王母已将这个道理切实说明,圣天子何必着急呢?”

帝尧道:“上仙所说固是,但是某忝居万民之长,有保护万民之责,现在目睹万民如此遭罪,心中如何能安?所以总想请西王母早点救援,早一日则万民早苏一日,早两日则万民保全不少。天心仁爱,想来没有不可通融的。”

  那羽仙道:“圣天子这话,真所谓如天之仁,足以感动天地。现在某等知道,上天嘉许圣天子的心,圣天子圣德治世, 可保住黎民苍生。也不会使圣天子长此忧勤,所以那辅佐圣天子的大圣人和治水的大圣人,不久都要陆续降生了,请圣天子放心吧。”

帝尧忙问道:“此刻还未降生吗?要何时降生?”那羽仙道:“大约总在四五年之后。”

帝尧一听,又不禁愁闷。那羽仙劝道:“白驹过隙, 转瞬即到。那大圣人降生后三十年,就可以出而辅佐圣天子。再是十年,水土尽平,圣天子可以高枕无忧,享太平之乐矣!”

  帝尧听到此处,无话可说,默默不语。那羽仙道:“圣天子请回去吧。昆仑山此时一定寻不到,西王母此时亦一定不能来帮助,务请不要空劳跋涉。某等还要到各处去游历,言尽于此,后会有期,再见,再见。”

说着,那枯树根忽然旋转,径向南方,直射而去,宛如一支激射而出的箭一般,却并没看见它有转舵拔棹的形迹。

  转眼之间,光耀渐远渐小,乃至不见。众人都看得发呆,不知道那是什么呢?

责任编辑: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