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那女子看到蝇拂就不敢进去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那女子看到蝇拂就不敢进去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咄咄怪事:妙龄美女厉鬼化 污秽乞丐是救星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9日】(编辑:吴永健)画皮”之意,传说中妖怪伪装美女时披在身上的人皮,可以取下来描画。

故事大意是:

太原有一个王生,在路上碰到一个逃家的美貌妙龄女子,神魂颠倒便收留了她,又告知了太太陈氏。陈氏劝王生送走她,王生不听。

王生在市场碰到一个道士道士问他有没有遇到什么事,说他邪气缠身。王生女子生了怀疑,但又想明明是个漂亮女子,怎么会是妖怪?回到家,见门锁著,心里疑惑,就越墙到窗边偷看。看见一个恶鬼,面色翠绿,牙齿有如锯子,正提着彩笔在人皮上涂绘,绘罢穿上人皮,变成了女子王生大惊,赶紧回头去找道士

 画皮(图片:蒲松龄/清康熙年间)
画皮(图片:蒲松龄/清康熙年间)

道士不忍杀生,给了王生一把蝇拂,叫他挂在寝室门口。那女子看到蝇拂不敢进去,咬牙切齿,许久才走了。没多久又回来,骂道:“难道入了口还要吐出来?”就打碎了蝇拂,破了寝门,上床剥开王生胸腔挖心而去。王生死了,其妻第二天叫他弟弟二郎去找道士道士来了,发现恶鬼化成老妪躲在二郎家里,用木剑打脱她的人皮,化为了厉鬼。道士斩下厉鬼的首级,其身体就化为浓烟,被道士收进葫芦之中。

陈氏哭求道士救活王生道士自称道行低浅,但指点陈氏,到市场上求一个疯子,受辱也不要发怒。陈氏前往市场,在道上见到一个乞丐颠狂高歌,污秽得难以靠近。陈氏向乞丐求助,乞丐讪笑着,希望她忘了丈夫与乞丐同欢,女子不愿意,随后遭到乞丐诸般刁难。

乞丐又气著说:“人死乞我来救,我是阎王吗?”,殴打之,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乞丐又要陈氏把自己的一口痰吃了。陈氏虽然很为难,但还是把痰吃了,只觉那口痰哽在喉不下去,像一团棉絮结在自己胸中。乞丐此时突然拂袖,不顾而去,陈氏追到了庙中,却再找不到了。遭到羞辱回家后,为王生收拾尸体,一时难过哭得声嘶,突然想呕,胸中那团东西已冲了出来,掉落在丈夫胸腔之内,原来是一颗人心。陈氏急急用双手把丈夫胸膛抱合,又撕布帛束好他身体。王生身体渐暖,又有了鼻息,待到天明,竟然重新活了过来。

异史氏(蒲松龄在《聊斋志异》的自称)道:“世人太愚昧!明明是妖邪的,偏偏以为是美丽。愚人又太迷茫!明明是信实的,偏偏以为是胡言。要是贪恋别人美貌就谋求要得到,自己妻子也将要甘心吃下别人的唾液了。天道循还,唯有愚昧执迷的人不能明白,真是可哀啊!”

参考资料:《聊斋志异》的第一卷40回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