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二零一一年,比利时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共使馆前举行活动,以平和的方式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摄影:圆融/大纪元)
二零一一年,比利时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共使馆前举行活动,以平和的方式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摄影:圆融/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6日】(本台记者陈亦然/周扬综合报导)今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是中国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信访局和平上访二十一周年。自二零零三年起,比利时法轮功学员每年都举办活动纪念这个日子。他们放弃自己的业余时间,风雨无阻,和平理性地向比利时民众政府欧盟以及海外华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谴责中共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中国“真善忍”价值的缺失 给中国和世界带来无尽的痛苦

今年的“四·二五”之际,比利时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尼可‧贝纳斯(NICO BIJNENS)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

谈起当年的“四·二五”以及后来中共法轮功的镇压,尼科说:“试想一下,如果中共在那时做出了不一样的决定,如果中国民众被允许遵循‘真善忍’的理念,那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呢?我敢肯定的是,今天的中国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国会在许多方面成为世界的表率。”

针对当前的疫情,尼科说:“看一看中共刚开始是如何处理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抓捕吹哨人,记者和博主被消失。中共政权处理这次疫情的方式,使其失去了宝贵的防疫时机。中共不能容忍民众发布疫情的真实消息,甚至对自己的民众没有任何的怜悯心(善心)。”

他表示,“从这里你可以看到,当今的中国缺少‘真善忍’普世价值,这也体现在中共疫情的处理方式上。中共的本质是与‘真善忍’相反的,这不仅给现在的中国人,也给世界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比利时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尼可‧贝纳斯(NICO BIJNENS)在中共使馆前法轮功活动现场。(大纪元比利时记者站)

对于这场危机,他说:“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很多政府正在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比如澳大利亚、英国、日本、美国甚至德国,强烈谴责中共,要求其为这场瘟疫负责,我认为更多的国家会加入到这个要求中共负责的行列。当‘真善忍’的理念在社会上不再存在时,灾难自然就会随之到来。”

尼科把“四·二五”的活动同其它抗议活动做了比较,他说:“当我看到这里关于其它抗议的新闻时,总体上总是伴随着混乱和破坏。但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的活动,以井井有条的方式进行,因此甚至很难称其为‘抗议’活动。没有喊叫,没有喧闹,没有破坏物品,完全没有!相反的是,即使在有序的抗议结束后,离开现场前他们开始清扫街道,有些抗议者甚至将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捡起来。”

最后他说:“任何走进大法修炼的人都一直受到这个功法的启发,想要提高道德修养,我认为这个功法也一样会给其他人带来启发。”

“四·二五”亲历者:现在想来 真是太不了解中共了!

对于比利时华人移民许燕来说,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当年,法轮功被诬蔑的时候,她和丈夫去了北京市府右街的国家信访局,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也陆陆续续去了那里,他们想向政府反应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朱镕基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四•二五上访事件”得到了和平解决。

朱镕基总理对此事的开明处理,获得海内外的赞誉。但是,这却令汉奸出身、通过镇压“六四”学生起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感到恐惧和嫉妒,江泽民不顾其他六个政治局常委的反对,执意要迫害法轮功

随后,许燕和丈夫都因信仰法轮功,多次被抓、拘留。劳教后,她被施以“死人床”和削夺睡眠等多种酷刑折磨。

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便对中共不报任何希望了,随丈夫移民到了比利时,双双申请了避难。

许燕说:“没想到二十一年后的‘四·二五’,我们却有家不能回,只能漂流海外。想想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时,那是抱着对中共领导人的信任,以为他们不了解情况,所以去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当时绝没想到之后会镇压。现在想来,真是太不了解中共了!”

她继续说:“我现在觉得中共以为‘四·二五’为借口,镇压法轮功,也是必然的,因为共产党的无神论和佛法是对立的,水火不相容的。共产党宣扬无神论,人们很多事情一是也不知道了,二是知道了很多人也只当故事听听罢了,根本不相信善恶有报。那么中共不就是用无神论告诉人:没有什么神,你可以使劲做坏事,没有报应。所以,中共治下,人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把法轮功学员迫害死,做成塑化尸体卖钱,在全球展览。这不是连野兽都不如了吗?追随中共的人,不就等于和它是一伙的吗?所以,千万不要再相信中共。”

相关链接:

【纪念“四•二五”二十一周年】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讲真相、反迫害回顾(上)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