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帝尧的故事】50 帝尧辞三祝 赤将荐子高 (音频/视频)

帝尧

【帝尧的故事】50 帝尧辞三祝 赤将荐子高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9日】(主持人 东方 雪莉)

      且说帝尧所定的制度,是临民以十二,也就是每十二年要各地巡守一次。这年正是应该巡守的年分。正月中旬,帝尧就商议预备,到了二月上旬,就启身前行。这次目的地是在华山。

帝尧的意思,还要乘便考察雍、冀二州水患的情形,兼到桥山祭奠黄帝的陵墓。所以预算行程的往返期间是半年。朝内的政事仍归大司农等处理,其余和仲、和叔、赤将子舆、篯铿四人随行。一路沿着汾水,向西南而来。

  到了稷Jì山一看 ,那里原本是大司农开辟的农场,专用来示范躬耕教人民耕种庄稼的地方。 如今却成了汪洋一片,变成了水泊泽国。原来这稷山,正在孟门山东南,山上冒下来的洪水,此地首当其冲,将大司农多年所辛苦经营的农田与一切建筑物,毁坏大半,现在这试验场已经移到稷山南边去了。

  继续往南,看到山海的东岸,低洼之地全被洪水覆盖,百姓都聚集在丘陵高阜,跼蹐地过着日子。帝尧看了,惟有忧叹。 一路的抚慰过去。那些百姓看见帝尧来,却都是竭诚欢迎,异常热烈。

帝尧向他们说道:“朕之不德,至有这等洪水大灾,害得汝等流离失所,现在已多年了,还是没有平治的方法。朕实在抱疚抱愧到万分,面对你们的诚挚和热情,朕更是不安之至了。”

那些百姓道:“我们也听洪崖仙人说,这洪水是天地之变,宇宙劫数。并不是圣天子之过。倒是因为圣天子的仁德,洪水虽已多年,而我们百姓仍旧衣食无虞,得以存活。这个就是圣天子的恩德呀。从前神农氏教百姓种五谷,现在圣天子亦教我们积储粮食,移往高地,圣天子的恩德,真可比神农一样呢。”

  帝尧慌忙谦让道:“朕哪里可以比神农。从前神农帝尝百草,创耒耜lěi sì,始耕种,造福天下。 现在朕一无功德,而汰侈已极,哪里可比神农!”

那些百姓听了,齐声道:“帝真是太谦虚了,哪里有一点汰侈呢!作为天下帝君,戴的是黄冠,穿的是布衣,乘的是彤车,驾的是白马,住的是茅屋,如此恭俭,令我们敬仰啊! ” 

  这时雇的船只已经在等候,于是帝尧率领群臣渡过水去。 到了雷首山北麓,沿着山麓向西走就是华山。那时西方诸侯都已齐集。帝尧到了华山,分班朝见,考校政绩,分别奖罚,都按成例办理,不用细说。几天之间, 巡守礼毕,帝尧便要起程向西,哪知赤将子舆和篯铿两人都说要上华山去走走,要请一个假。赤将子舆是要去搜集百草花做口粮,是极紧要之事。篯铿呢,是年少好游,要跟了去玩玩,以扩眼界。帝尧答应了。自己却与和仲兄弟,顺便也来到华山,查访闾阎 风俗 。 

  早有那华山的封人前来迎接,见了帝尧,行过礼之后,便笑嘻嘻的说道:“嘻!你是个圣人。小人请恭祝圣人。第一项,愿圣人寿比南山。”

帝尧听了,忙推辞道:“多谢,多谢,不求,不求。”封人又祝道:“第二项,愿圣人富如东海。”

帝尧又连忙推辞道:“多谢,多谢,不求,不求。”

封人又祝道:“第三项,愿圣人多生几个男子。”

帝尧又慌忙推辞道:“多谢,多谢,不求,不求。”

  封人听了,便问道:“小人的意思,长寿、巨富、多男这三件事,是人人所欢喜而欲求不到的,所以拿来祝你。哪知你件件不求,究竟是什么原故呢?”

帝尧道:“汝有所未知。这三件事,固然是人人所喜欢的,但依朕看来,求是求不到的。这是要有顺天之德,神灵祖先保佑,才会有的。所以,作为一个人,只管顺天承运,行善积德,则该有的就都有。不必去求;而且,如果一个人一心的只想着发财、长寿,未免就会太看重物利,如若把个人私利看的过重,就难免利欲熏心。尽做坏事。那哪里还能有神的佑护呢?又怎么还能有财长寿多子孙呢?况且,朕为天下君王,应该想的是天下百姓的福祉,若是一心的只想求得自己的利益,那如何面对百姓呢?”  

  那封人听了帝尧这番话,点头道:“如此看来,你真是外王内圣之圣主啊!”躬身一揖,转身竟飘然而去。帝尧想叫住他已不见踪影了。

  过了几日,赤将子舆和篯铿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道者。

赤将子舆对帝尧说:“这是野人的旧同僚,姓柏名成,字子高,大家亦叫他作柏成子高。他在黄帝的时候与野人同朝为官。”

帝尧猛然想起说:“是否就是为先高祖皇考制造货币的那位柏成先生吗?”

赤将子舆道:“是呀,是呀,‘上有丹矸,下有黄银;上有慈石,下有铜金;上有陵石,下有赤铜青金;上有黛赭,下有鉴铁;上有葱,下有银沙’,这几句歌诀, 此刻妇人、竖子都能知道,其实就是这位柏先生创出来的。所以这位柏先生,算得是发明矿学的祖师呢。后来黄帝乘龙上天,他也在龙背上跟了上去。我们足足有几百年不见了,不料此次在华山上遇到,所以特地邀他来,和帝相见。”

  帝尧忙向柏成子高施礼,口中连说道:“原来是柏先生,失敬,失敬。”当下就请他坐了,大家亦各就坐。

帝尧便问柏成子高天上的情形。最后又问道:“先生既已上仙,此刻何以又到人世间来游戏?”

柏成子高道:“不瞒帝说,某已被谪 ,不能再在天上了。”

帝尧忙问:“何故?”

柏成子高道:“神仙是有劫数的,逢到劫数,不能不堕落人间。某适逢劫数,所以如此。”

帝尧道:“怎样叫劫数?”

柏成子高道:“天下事物,一成一败,叫做一劫。不过劫数有大有小,时间有迟有速;有的几百年一劫,有的几年一劫,有的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乃至几千万年、万万年一劫,都是有的。最大的就是天地之劫。天地之外,上下更有天地,无有终极,但是都有成败。那个一成一败,就是最大最大的劫数了。最小的就是蜉蝣,朝生暮死,亦是一劫。电光石火,忽明忽灭,亦是一劫。神仙之劫,亦有迟速,迟的几万年,速的几百年、几十年就要历劫了。要看根基和层次而定。某根基浅薄,道行不深, 只是有幸叨黄帝的庇荫,得以上升为仙,但自己并无修养,所以已遭劫而堕落。”

  帝尧道:“将来还能上升吗?”

柏成子高道:“只要道心不污尘心不染,仍旧可以上升,凡有人身者皆有机会可以上升,要看自己道心是否坚定了。何况已经列过仙班之人呢。”

帝尧道:“现在先生做什么事?”

柏成子高道:“某初下界,空闲之极,无所事事。”

帝尧道:“不揣冒昧,敢请先生如赤将先生一样的出来辅佐藐躬,不知肯屈尊否?”

柏成子高道:“有道之君在上,某却不敢拒绝。但是跑到朝堂之上去,如入樊笼,某亦不耐。如蒙帝允许, 封得百里之地,叫某去治理治理,或者尚有成绩,某是愿意的。”

帝尧大喜,就封柏成子高做了一个诸侯,他的封地就在华山东部一个肇山地方。柏成子高受命,就做他的诸侯去了。

  这里帝尧君臣仍旧一同起身到山海边,雇了船舶,竟向西渡。四面一望,茫茫无际。

那舟子一面摇橹,一面向帝尧等说道:“这个山海,比从前大了三分之一了。从前哪里有这样大!自从孟门山上洪水暴发以来,滔滔不绝,统统汇到这个海里来。田庐财产不知淹没了多少,如今还是有增无减,听张仙人说,这次是天下大劫难,这还只是开始呢! 真是天降奇灾呀!”

帝尧忙问:“这个张仙人是谁?他怎么知道这个只是开始? 叫什么名字?有怎样的道行?”

渔夫道:“他的名字叫果,能知过去未来之事。 这洪水暴发之前,那张仙人就和我们说:‘此地将有大灾,不可再居。’当时小人等不甚相信,有几个相信的,亦因为故土难离,安土重迁,不想搬动,也是心存侥幸。以致遭劫。后来洪水暴发,一夜工夫将所有房屋财产一齐冲去。小人等四家十二口,自分必死,大家用绳索系在腰间,但求死在一处。所幸半路遇着几株大树,用手攀住,才得活命。当时的邻舍几十家,大半无从寻觅,就只剩了我们几家!当初的家园都已变成一个大湖, 田地都没有了,所以只好来此捕鱼为生了。如今想来,这张果岂非真是个神仙吗?”

帝尧道:“他住在何处?”

渔夫道:“他的行踪不定,有时在冀州,有时在雍州,有时在梁州。在雍州的时候,总是住在此地北面一座山上,小人等从前就是住在那座山的附近。从前小人们常见到他的。”

帝尧道:“原来如此。那座山在北方,朕到桥山去,可要走过吗?”

渔夫道:“小人们未到过桥山,走不走过不能知道。”帝尧听了不语。忽然只见山海中有无数大船,连翩而来,是什么人呢?

帝尧想什么呢?好,听众朋友,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东方。我是雪莉,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