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疫情衝擊政局,中共黨內暗涌不斷,習近平陷入危機。(美聯社圖片)
疫情衝擊政局,中共黨內暗涌不斷,習近平陷入危機。(美聯社圖片)

天將變?紅二代陳平再爆“逼宮”習近平內情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1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肺炎”疫情衝擊政局,多國紛紛向中共發起索賠追責,中共黨內也暗涌再現。繼紅二代任志強習近平文章熱傳之後,紅二代、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轉發一封要求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下臺問題的“逼宮信”(建議書),引起關注。近日陳平接連公開受訪談內情。

據《看中國》4月11日發表的專訪,陳平談到了這封公開信的背景是: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前,中美關係已“回不去了”!現在歷經瘟疫,“就更是回不去了”。對於西方多國因這場災難向中共發起訴訟及索償,陳平認爲,往後的訴訟及索償會越來越多,目前中國已走到不得不變的關鍵時刻,也就是改革的拐點。

陳平表示,中共必須要按國際規則來做事,別以爲中國內政和外交跟國際社會沒有關係,因爲內政新聞的不自由,導致疫情禍害全球,世界各國會重新思考對北京的政策,所以,要求制裁的趨勢不會變。

陳平強調,全球經濟多年來都是泡沫經濟,已經走到危機,但萬沒想到,瘟疫衝破了泡沫。經過這場瘟疫,全球經濟都會經歷大蕭條,貿易戰及瘟疫導致企業撤離中國大陸。中國是世界工廠的格局將會徹底改變,“已經結束”。

陳平認爲,中國不能倒退,一定要走向一個全新的、完全還權於民的政治體制,否則,就活不下去了。他說:“這個不是情緒化和仇恨的問題,而是包括執政者、既得利益者和社會大衆,包括那些小粉紅那些五毛,他們很快就會明白,不改,大家都活不下去!”

本身是紅二代陳平表示,此信件並非出自他本人,但信件內容代表中國當今社會的一種民意,一些希望中國大陸和平演變、求“穩變”的一種民意。

他呼籲現任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要明白這一點,習近平若明白,便是英明領袖。他說:“我希望習明白,如真的明白,就能成爲英明領袖;不明白,那可能就是萬世罵名,何必呢?人就這麼一生,你圖什麼呢?對不對,還不是圖個好名聲,後人能夠受好名聲保護受益,多好呢。”

陳平認爲,習近平近年來因收攬大權結果惡性循環的影響,遭人指責批評。但他說:“他走了這個惡性循環的怪圈,不走到這個拐點,轉向掉頭也不容易。”

陳平說,中國大陸社會的精英階層,有產階級有權有地位者,擔心社會要大亂,他們不想失去現有的,希望得到更好的。因此,希望中國社會可以和平改革。

陳平稱,習近平上臺以來,中國的政治經濟走向倒退,但這並非習近平一人能阻止,而是形式所迫。他早在10多年前(2008年)就提出一個論點:中國面臨十字路口,不進則退;進就是要儘快進行一場完全“還權於民”的政治改革。否則,中國經濟不會發展,且會開始走下坡路。因爲,當時在已有的政治經濟體制內,改革的能量已全部釋放,包括人口、外貿、土地等五大紅利。若社會要繼續保持快速增長,就必須要進行轉型,包括從投資性增長轉變爲消費性增長,從初級加工一般產品經濟轉變爲創造型加工經濟。

陳平強調,這個轉變必須依靠社會的創造力及改變社會再分配方式,讓民衆有更多的收入纔有更多的消費,有更大的內需,由外需主導型變成內需主導型。

但重要的是,改變分配製度的先決條件是一定要改變行政制度,改變行政制度一定會牽扯到政治制度的改革,“因爲人嘛!不管他說的多好聽,在什麼社會地位,他不會主動讓位,當官多好,幹嘛主動讓位,一定是制度變化,那習近平一個人做得到嗎?做不到,一個人再怎麼說,一定要傾向民衆分配,但是現在每一層的都是向官僚分配。”

陳平表示,當時,他的呼籲是一個少數者的聲音,因那時西方還被中國表面的“崛起”、舉國體制創造的所謂“輝煌”迷惑了雙眼,看不到那是一個不進則退的時期,那麼,實際上中共十八大前不僅沒走向政治改革,反而走向了專制。

陳平稱,習近平上臺後,除非他敢於冒大風險,去啓動完全“還權於民”的政治改革。否則,必然走的方向就是倒退。他說:“爲什麼冒風險呢?就是整個國家的執政官僚集團他們是不想改,因爲這對官僚很有利,就是多吃,多佔,多拿。”

“現在腐敗已到了社會不能承受的地步,即使進行反腐,也不能得到有效的改善。如果要推動民主,腐敗的官僚集團就會阻擋,要反抗。這時候,從集中權力走向極端權力就是必然。所以,我說這就是一個形勢使然。”

陳平認爲,習近平執政的8年,在倒退的經濟道路上,中國經濟以更大的經濟代價維持了一個邊際效應,但即使以一個負增長的經濟狀態,現在都已經走不下去了!以前有限的寬鬆環境,不願改變既得利益的官僚集團們也不願意看到倒退,整個社會對北京當局所做的事產生普遍不滿,特別處理疫情的錯誤,從先隱瞞實情,發展到瘟疫不僅禍害中國自己人,還跨越國界禍害全球。所以,國內外都發出了想改變的聲音。

陳平強調,要想代價最小化的變革,最好的方式是包括習近平在內,以及他身邊不少阿諛奉承的官員都要明白:“這樣下去沒好處,對誰都沒好處,包括高層執政的人害處更大,因爲這個歷史責任非常巨大,不但是自己要揹負,身後罵名也躲不了的,你的子孫後代也要背上罵名。同時,走到今天,不改不行。經濟、內政和外交都必須改。”

但他坦承,這種方式不太可能成爲現實。

紅二代和習走得越來越遠 評論指任志強被查證靠中共改良續命的幻想徹底破滅

綜合媒體報導,一封標明由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微信轉發的公開信(建議書)此前在網絡流傳。這一匿名信列舉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的議題,其中包括面對當前疫情、國內經濟與國際關心的嚴峻局面,強烈呼籲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及軍委主席的職務等。

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這份建議書似乎是對中國房產大佬任志強不久前因涉習近平文章被監視居住的一個迴應:最初作爲習的執政基礎或者是擁戴他執政基礎的紅二代們,似乎在跟習走得越來越遠。

在轉發那封公開信後,3月23日,陳平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曾說,自己在微信羣中收到這封公開信,感覺尚屬溫和理性,便順手轉發,並不知道提出建議者的身份。

他表示,這個建議書之所以反響大,是因爲中國正處於多事之秋,這份建議書反映當前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人士的想法。

4月1日,陳平又透過視頻,在社交媒體Youtube上解釋了轉發這封信的緣由。

另據自由亞洲電臺對陳平做的專訪,他也在受訪中表示,這封信代表了一種民意,而這種民意可能更代表了來自既得利益階層的民意。他認爲這封信反映了“人心思穩變”的政治立場。

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陳平表示,相信自己的想法有可能已傳到北京當局,但有沒反饋,目前不知道,即使有,也不會很快有反應。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後、訪問學者辛灝年在推特上轉發了這封公開信,他留言稱,贊成習近平下臺,但共產黨必須下臺,不是習一個人的事!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早前對本臺表示,任何人不能對這個政黨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它。解體後就象其他社會一樣,就是正常的社會,各個國家相對來講都有比較完善的政體,有民主、法制、講普世價值,等等。但是隻要中共存在,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只要還是中共,換一個上臺者也是換湯不換藥。

因發文批評習近平隱瞞疫情而失蹤近月的中國北京地產大亨、紅二代任志強,4月7日由中共北京市紀委公佈其正在接受調查。

網絡流傳的海外時政評論員唐靖遠的發帖中指出:任志強被調查,標誌着黨內所有希望回到鄧小平路線給中共續命的幻想徹底破滅;也標誌着體制內外一大批政商人士企圖促使中共走上改良道路的努力徹底失敗。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