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面对中共病毒的威胁,医护人员在给病人做检测前,互相帮助穿上隔离衣。(AP photo)
面对中共病毒的威胁,医护人员在给病人做检测前,互相帮助穿上隔离衣。(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0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纽约医院周五(4月10日)记录的同一天转出重症监护病房(ICU)的中共病毒患者比转入的要多,这是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大流行以来,纽约州的这个指标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时,纽约州州长库莫表示,各种预测模型都是错的,纽约州的实际疫情曲线比任何一个预测曲线都低得多。

在美国受灾最严重的纽约州,4月10日的重症监护病房(ICU)的住院人数净减少17人,而普通病房住院人数的净增长仅为290例,这是纽约州疫情已经达到高峰并进入拐点的又一个迹象。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表示,州官员们引用的各种模型在预测疫情高峰期所需的医院病床数和ICU病床数上,都是错误的,包括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资助的健康指标评估研究基金会(IHME Foundation)预测、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预测,和麦肯锡(McKinsey)预测。

库莫说:“实际曲线比任何一个预测曲线都低很多”。他指的是住院和其他指标的上升期、高峰期和下降期数字。

住院人数是官员们和医疗保健经理们的关注重点,因为如果中共病毒患者量超过医院的承受力,就可能会导致死亡率激增。最近几周,在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发生了这种情况。

官员们曾预测,全纽约州将需要14万张病床,而有一个模型甚至预计,仅纽约市就将需要13万张病床。床位的争夺,导致了采取极端措施,包括要求该州的每家医院将其接收患者的能力提高50%,并计划从纽约上州的机构中将呼吸机挪到纽约市来使用。库莫还反复敦促联邦政府送数以千计的呼吸机到纽约,称纽约市可能会需要多达4万台。

纽约州实际大约有18,500名患者在医院中,其中有许多在纽约市。纽约州尚未提供当前住在重症病房(ICU)的人数。州长库莫(Cuomo)的办公室没有透露现在纽约州所需的呼吸机数量,以及目前正在使用的呼吸机数量是多少。

纽约州长库莫表示,造成模型失败的最大的变数是“社交疏离”政策,设计模型者不仅要猜测需要制定哪些政策,而且还要猜测有多少人会遵守这些政策。

库莫上个月下令进行“居家避疫”,将人们主要限制在家中,并关闭了数千家非必需的企业。

库莫说,要重新开放纽约州和其他已经被关闭的地区,将需要大量测试新病例和过去感染者,以及需要联邦政府的刺激计划。目前,他告诉纽约居民继续待在家里,并警告说,如果不这样做,疫情曲线可能会再次开始攀升。库莫要求学校和无关紧要的企业关闭至4月29日。

纽约州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数在周五(4月10日)再度上升了777例,总数已达7,844,是美国各州中最高的。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