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图片:pixabay)
剑桥最新报告显示,病患体内的中共病毒变种可以反应出其染疾路线,而且欧洲病患沾染的多为B、C变种病株。(图片:pixabay)

剑桥:中共病毒的三种变种中 欧洲主要是B 和C病株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0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剑桥大学一团队分析了在2020年12月底到今年3月份期间染疾的中共病毒病患体内的中共病毒族谱,发现了病患体内的变种与染疾路线相符,而欧洲出现的主要是B和C型变种病株。 

据每日邮报报导,由英国皇家生物学院士、剑桥大学遗传学家福斯特(Peter Forster)领导的一个团队于4月7日在Pnas 网站上公布了他们对于中共病毒(又称为萨斯2号病毒)的基因族谱分析, 他们用分析古代人类史前迁移方法的模型对160位中共病毒病患体内的病毒进行族谱分析,发现了欧洲的病患主要是B和C类型;也从病患体内的病毒病株推断出了病毒的来处。 

A、B、C三种变种

报告表示,该团队人员对全球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从12月底开始为GisAid 数据库提供的1,160位中共病毒(又称萨斯2号病毒)的基因组进行分享,发现了来自于云南蝙蝠的变种A病株、由变种A变异来的变种B病株和由变种B变异来的变种C病株。A变种病株与云南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的相似度高达96.2%, 变种A又可而分为T等位基因(tT-allele)和C等位基因(C-allele)两支, 他们检验的样本中,携带T等位基因变种的病患包括4位来自于广东省的病患,3名日本病患和2名美国病患,其中这三位美国病患可能曾经在武汉住过;携带C等位基因变种的病患包括5位居住在武汉的病患, 8位来自于中国大陆或中国邻国的东亚人。他们的分析还发现,在携带C等位变种的33位病患中,有15位病患(近一半)居住在亚洲之外,主要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居民。 

变种B病株是将A病株的变异变种, 将A病株中的亮氨酸(leucine)通过同义和非同义突变变为丝氨酸(serine),而在93 例B变种的病患中,22%的是武汉病患, 31%是中国大陆东部病患, 21% 是中国亚洲邻国的病患、还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各一位病患;四位法国病患,2位德国病患, 1位意大利病患和1位澳大利亚病患;值得人注意的是,在东亚地区的26位病患的全部都是单一的B病株的原始版;而在亚洲境外的19位B病株病患携带者体内的病毒全部都发生了变异, 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由于B变种的原始版更容易攻入东亚地区人体的免疫系统, 并在东亚地区居民体内生存;但是为了攻入东亚以外地区的其他欧洲地区,B变种病毒在持续发生变异。

C型变种与B型变种的区别在于将B型变种的甘氨酸(glycine)突变成了缬氨酸(valine),研究人员发现,在中国大陆民众中没有C变种病患;在欧洲病患主要携带是C型病株, 其中包括病患法国、意大利、瑞典和英国等国病患,占总人数的(11% );有5%的新加坡病患携带C型变种、亚洲的台湾、香港、韩国和加拿大、巴西也都出现了携带C型变种病毒的病患。

病毒变种反应患者染疾路线

他们的研究中很多病患都是各国出现的首位病患,例如研究发现巴西于2020年2月25日出现的首位中共病毒病患是在意大利旅游时染疾, 他出现的C变种病株是从意大利人体内的病毒变异而来; 而一位于2020年1月27日确诊染疾的加拿大病患,在回到加拿大之前曾经先后去了武汉和广东,他回到加拿大的安大略省,他体内的病毒基因组出现了原始病毒、还有佛山和深圳变种病毒,这与他当时的行程是一致的;及北美洲出现的变种病毒,这些病毒共存;而他体内的这种北美洲变种病毒在 1位加拿病患、2位加州病患体内也出现了,属于同一个病毒谱系。

研究中还发现一名于2020年2月28日染疾的墨西哥人病患,这位墨西哥病患曾经去过意大利,他的病毒基因组不但反应出这个病毒来自于意大利,还显示出这个病毒与德国1月27日出现的首位病患属于同一谱系,那位德国巴伐利亚州的病患是在与一位来自于上海的同事接触后染疾的,而这位来自于上海的同事是从她来自于武汉的父母处染疾, 而这款病毒在欧洲流行了一个月后通过这位墨西哥病患攻入了墨西哥。 

福斯特教授表示,在他们收集到的310 位美国病患样品中, 2/3 的美国病患携带的病毒是A型病株; 而所有在游轮上染疾的美国病患体内都是B型病株。纽约大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的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对数千名中共病毒病患的DNA进行分析曾经表示,纽约市的病患主要是在欧洲染疾;而华盛顿州的病株主要来自于中国大陆。

他们团队认为,英国1月31日出现的头两位病患,约克大学的一位学生和他母亲体内出现的A型病株,这说明他们在中国大陆染疾;而在英国出现的大多数病患,无论是英格兰、威尔士还是苏格兰病患都为发生了变异的B型病株,这批病株可能来自于意大利;英国还出现了C型病株, 这可能与英国的首位超级感染传播者,那位居住在威尔士的商人有关,因为那位商人是在新加坡染疾并随后导致苏萨克斯州很多病患染疾,这批病株可能来自于新加坡。

这次调查还显示,从去年圣诞节之后,武汉出现的多为B型病株, 他们估计这可能是由于B型更适合于武汉人的体质,甚至可以无需变种就能够适应他们的身体环境造成的。

责任编辑:常青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