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国经济,美联社图片。
在北京西客站等车的旅客。(美联社图片)

纽时:中共不肯出钱又想重启经济

【希望之声2020年4月9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令全球陷入一场巨大的卫生安全危机之中,经济受到重创,民生受到威胁,全世界为抗疫慷慨解囊,打开钱袋。美国公布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救援计划。欧洲国家已各自展开紧急救援,日本也批准了近1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纽约时报》4月9日报道,但这次中共不一样,尽管它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斥资5000亿美元刺激经济,但这一次它基本上没有直接向人民提供救助资金。这与美国恰好相反,川普总统签署了一项法案,其中包括向除最富裕的美国成年人外的所有人提供1200美元的支票。

中国经济在今年2月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这种停滞早已宣判了不计其数的就业岗位以及小企业的命运。

今年24岁的黄奕涵2月初失去了在上海一家有8名员工的广告公司的工作,只拿到相当于两个月工资的遣散费。

黄奕涵没有想到自己会失业。她在高中学习很努力,就读于广州的一所顶尖大学。但现在,她的情况反映出,中国数百万年轻人的就业前景突然变得黯淡。

她到4月中旬需要支付公寓的季度租金,她说,“交完房租我就不剩多少钱了。”

她一边找工作,一边还要面对交房租还是买食物的选择。目前,她仍不清楚中国需要扭转的颓势有多么严重。

然而由于工厂的出口和国外的订单中断,许多制造业员工不再加班,以前加班费占到了他们工资的三分之一。周三早上,中国最后一个处于大规模封锁的地区武汉解封,然而许多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仍在全国范围内执行,人们被劝说避免外出就餐或为其他服务买单。

中国的消费支出一直疲软。中国大型餐饮连锁企业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说,即使到现在,西贝餐厅每天的销售额也只有疫情前的一半。

为拉动消费,中共各地方政府开始发放各种消费券,接受这些消费券的当地企业将得到报销。但是,每张消费券的价值都较小,从1.41美元到6.35美元不等,而且每次消费只能使用一张。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学者甘犁和王军辉指出,这类消费券有五大缺陷,难以让低收入人群受益,带动民间消费的效果有限。

甘犁等人表示,为应对本次疫情,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国都在全国层面推出了大规模家庭现金转移支付政策,美国对家庭和个人的现金补贴达到了上一年度GDP的2.9%,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现金补贴占GDP比重也分别达到2.3%、1.3%、2.7%和1.3%。

两位学者认为,最实际有效的方法就是学习这些国家,直接给全国低收入和生活困难群体发放一次性大额现金补贴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