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習近平出席2020新年團拜會。(視頻截圖)
習近平出席2020新年團拜會。(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4月9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最高權力階層日前開會,釋放出五個新的信號。這些信號顯示,中共對可能面對的長期內外交困,正在做出最壞的準備。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病毒疫情大傷中國經濟元氣,衆多體制內外的專家學者都在呼籲緊急救助企業和民生,習近平卻仍然念念不忘實現“小康社會”和“脫貧攻堅”的“中國夢”目標。

中共政治局會議釋放最新五大信號

週三(4月8日),中共最高權力階層開會,其主題是中國境內外疫情和經濟形勢,會議聲明首次釋放五個新的信號,要求中共官員要做長期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臺媒《巨亨網》4月9日的報道將中共此次會議新增五大信號歸納如下:

一、做好長期因應對外在環境變化的思維和工作準備;

二、各地,特別是湖北省周邊地區,要加強訊息溝通共享,並共同協調防疫措施;

三、擴大對邊境城市防疫人員和物資保障力道;

四、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供給能力;

 五、落實安全風險防範各項工作。

中共陷入內外交困的處境

中共在週三的會議上用了一個詞,叫做“堅持底線思維”,所謂“底線思維”,也就是做好“最壞準備”或“最壞打算”的意思。此次中共病毒的爆發,不僅造成中國經濟停擺,給中國企業尤其中小企業帶來滅頂之災,給普通民衆帶來生命和財產的損失,更由於中共刻意隱瞞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成爲全球大流行的瘟疫,世界各國經濟也損失慘重,成千上萬人失去生命。世界各國開始向中共追責,民間自發組織就疫情損失向中共索賠

印度《論壇報》報報道,印度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師協會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中共就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損失賠償20萬億美元;英國頂級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4日也公佈了一份向中共索賠6.5萬億美元(3.2萬億英鎊)的報告。在美國,也有人呼籲向中共索賠4萬億美元。

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對此點評說,對中共索賠,儘管目前還沒有現成的法律路徑可以實現,但遭受損失的國家正在搭建這個路徑,一旦索賠開始了就停不下來,更多國家會跟進。

王劍表示,倫敦頂級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屬於保守派,其提出的索賠數額應該是很剋制的。

對於向中共的索賠訴訟,傑克遜學會的《冠狀病毒的賠償?》報告提出了10種可能的法律途徑,其中包括在SARS爆發後加強的《國際衛生條例》。中共當時也試圖掩蓋SARS爆發。

除了面對全球索償訴訟,中共在重啓經濟活動時發現,疫情造成海外供應鏈斷裂,中國越來越多的企業面臨海外訂單枯竭,復工難復產的困局,而且這一困局將隨着全球供應鏈的鉅變愈演愈烈。

疫情對於全球產業鏈重組起到催化的作用,各國正在評估對中國製造依賴的風險,從而將產業鏈回撤到本國。

4月8日,據外媒報道,日本已從空前的經濟刺激方案中撥出22億美元,幫助製造商將生產基地遷出中國。

《自由財經》4月9日報道,全球被動元件龍頭股,第一大晶片電阻(R-Chip)及全球前三大積層陶瓷電容(MLCC)製造商,在中國內地蘇州及東莞設廠的臺灣企業國巨也因中共病毒疫情加碼迴歸臺灣。

中共意識到,這些來自外部的挑戰不是短期可以擺脫的,所以纔有“長期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的說法。

對於中共而言,外部環境的變化已難以應對,後面四個信號可以說均屬於中共遭遇的內部困境。

首先,中共對疫情的表述是“常態化疫情防控”,顯示中國的疫情並未得到實際有效的控制,武漢和湖北的解封並不意味着疫情消失了,只是改變了應對的方式,因爲對一個城市或一個地區的封鎖只能是臨時舉措,但疫情卻長期存在。所以,中共提出,中國各地,尤其是湖北省周邊地區,要加強訊息溝通共享,並共同協調防疫措施。

其次,中共面臨防疫人員和防疫物資匱乏的問題,尤其是糧食供應,中共的提法是“加強供給能力”,似乎特別提醒可能會發生的糧食供應危機。

聯合國糧農組織3月31號發佈聲明預警,各國的糧食貿易限制舉措“可能引發對食品安全的不必要擔心”,進而“可能會引發一連串的出口限制舉動,導致全球糧食市場出現供應短缺”。

儘管中共官方對外宣稱,糧食儲備充足,但有地方密件曝光,已祕密安排屯糧。

據甘肅臨夏州委辦公室3月28日的祕密文件顯示,當地17號曾召開專題會議,討論應對糧食安全問題,應對舉措包括“引導動員羣衆自覺存糧,每戶儲備3到6個月的糧食”。

習近平念念不忘兩件事

在此次大瘟疫的衝擊下,中國經濟元氣大傷。中共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確定GDP成長目標,尤其是要定在6%左右的目標,很可能實現不了,如果確定一個不切實際的GDP成長速度,地方政府的反應往往就是大搞基建上投資。但實際上這些基建投資一般都是資本密集型的​​,對解決就業問題、失業後的民生問題短期內沒有什麼幫助,因此,他建議今年不再設定GDP成長目標。

中國宏觀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祕書長王建認爲,今年中國經濟不可能保持正增長,在中共病毒疫情衝擊下,供給沒有了,需求也沒有了,保什麼增長,肯定都是負增長。現在最重要的是保基本民生,保大家有飯吃。

王建坦言,現在的政策應對與2008年應對金融危機時的擴張政策有相似之處,但此次應對的是疫情帶來的危機,與金融危機的起因有所不同,比如現在要復工復產,但無症狀感染者同樣能感染人,現在要復工復產,又要防止疫情,其實是很矛盾的。

中信建投證券宏觀分析師黃文濤認爲,一季度GDP負增長已成定局,中性預期-5.9%;國盛證券宏觀熊園團隊表示,一季度GDP負增已無懸念,可能區間是:樂觀-5.3%,中性-7.5%,悲觀-12.6%。

不過,在經濟遭遇如此重大打擊之下,習近平仍然念念不忘兩件事。

習近平在4月8日的會上說, “要堅持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進生產生活秩序全面恢復,抓緊解決復工復產面臨的困難和問題,力爭把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確保實現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目標任務。”

所謂的“小康社會”和“脫貧攻堅”,似乎和習近平的“中國夢”聯繫在一起,成爲他即使在經濟正在陷入大蕭條,民生困頓到需要緊急救助的時候,依然不能釋懷的心病。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4月5日在《極速財經》撰文表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引發了一場全球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目前形勢好比水庫大壩崩塌,需要緊急救援,首先要修補大壩,加快排水,也就是實施公共衛生政策的救治和干預;同時要及時給淹沒在水下的人提供氧氣面具和救生包,也就是給企業和居民直接提供現金補貼,確保其現金流不出現斷裂。

北京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趙曉4月5日在《中外管理雜誌》撰文表示,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都面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肆虐。這是百年一遇的衝擊,其生命與財富破壞的後果甚至可能大於兩次世界大戰之和。

趙曉指出,在此大疫流行之際,必須將大國、強國夢等放在一邊,迫在眉睫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保障中小企業以及中低收入人羣活下去,一天都不可耽延,一點僥倖心都不能有。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