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习近平出席2020新年团拜会。(视频截图)
习近平出席2020新年团拜会。(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4月9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最高权力阶层日前开会,释放出五个新的信号。这些信号显示,中共对可能面对的长期内外交困,正在做出最坏的准备。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病毒疫情大伤中国经济元气,众多体制内外的专家学者都在呼吁紧急救助企业和民生,习近平却仍然念念不忘实现“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的“中国梦”目标。

中共政治局会议释放最新五大信号

周三(4月8日),中共最高权力阶层开会,其主题是中国境内外疫情和经济形势,会议声明首次释放五个新的信号,要求中共官员要做长期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台媒《巨亨网》4月9日的报道将中共此次会议新增五大信号归纳如下:

一、做好长期因应对外在环境变化的思维和工作准备;

二、各地,特别是湖北省周边地区,要加强讯息沟通共享,并共同协调防疫措施;

三、扩大对边境城市防疫人员和物资保障力道;

四、保障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能力;

 五、落实安全风险防范各项工作。

中共陷入内外交困的处境

中共在周三的会议上用了一个词,叫做“坚持底线思维”,所谓“底线思维”,也就是做好“最坏准备”或“最坏打算”的意思。此次中共病毒的爆发,不仅造成中国经济停摆,给中国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带来灭顶之灾,给普通民众带来生命和财产的损失,更由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瘟疫,世界各国经济也损失惨重,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世界各国开始向中共追责,民间自发组织就疫情损失向中共索赔

印度《论坛报》报报道,印度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师协会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共就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损失赔偿20万亿美元;英国顶级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4日也公布了一份向中共索赔6.5万亿美元(3.2万亿英镑)的报告。在美国,也有人呼吁向中共索赔4万亿美元。

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对此点评说,对中共索赔,尽管目前还没有现成的法律路径可以实现,但遭受损失的国家正在搭建这个路径,一旦索赔开始了就停不下来,更多国家会跟进。

王剑表示,伦敦顶级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属于保守派,其提出的索赔数额应该是很克制的。

对于向中共的索赔诉讼,杰克逊学会的《冠状病毒的赔偿?》报告提出了10种可能的法律途径,其中包括在SARS爆发后加强的《国际卫生条例》。中共当时也试图掩盖SARS爆发。

除了面对全球索偿诉讼,中共在重启经济活动时发现,疫情造成海外供应链断裂,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面临海外订单枯竭,复工难复产的困局,而且这一困局将随着全球供应链的巨变愈演愈烈。

疫情对于全球产业链重组起到催化的作用,各国正在评估对中国制造依赖的风险,从而将产业链回撤到本国。

4月8日,据外媒报道,日本已从空前的经济刺激方案中拨出22亿美元,帮助制造商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

《自由财经》4月9日报道,全球被动元件龙头股,第一大晶片电阻(R-Chip)及全球前三大积层陶瓷电容(MLCC)制造商,在中国内地苏州及东莞设厂的台湾企业国巨也因中共病毒疫情加码回归台湾。

中共意识到,这些来自外部的挑战不是短期可以摆脱的,所以才有“长期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的说法。

对于中共而言,外部环境的变化已难以应对,后面四个信号可以说均属于中共遭遇的内部困境。

首先,中共对疫情的表述是“常态化疫情防控”,显示中国的疫情并未得到实际有效的控制,武汉和湖北的解封并不意味着疫情消失了,只是改变了应对的方式,因为对一个城市或一个地区的封锁只能是临时举措,但疫情却长期存在。所以,中共提出,中国各地,尤其是湖北省周边地区,要加强讯息沟通共享,并共同协调防疫措施。

其次,中共面临防疫人员和防疫物资匮乏的问题,尤其是粮食供应,中共的提法是“加强供给能力”,似乎特别提醒可能会发生的粮食供应危机。

联合国粮农组织3月31号发布声明预警,各国的粮食贸易限制举措“可能引发对食品安全的不必要担心”,进而“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出口限制举动,导致全球粮食市场出现供应短缺”。

尽管中共官方对外宣称,粮食储备充足,但有地方密件曝光,已秘密安排屯粮。

据甘肃临夏州委办公室3月28日的秘密文件显示,当地17号曾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应对粮食安全问题,应对举措包括“引导动员群众自觉存粮,每户储备3到6个月的粮食”。

习近平念念不忘两件事

在此次大瘟疫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元气大伤。中共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表示,确定GDP成长目标,尤其是要定在6%左右的目标,很可能实现不了,如果确定一个不切实际的GDP成长速度,地方政府的反应往往就是大搞基建上投资。但实际上这些基建投资一般都是资本密集型的​​,对解决就业问题、失业后的民生问题短期内没有什么帮助,因此,他建议今年不再设定GDP成长目标。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不可能保持正增长,在中共病毒疫情冲击下,供给没有了,需求也没有了,保什么增长,肯定都是负增长。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基本民生,保大家有饭吃。

王建坦言,现在的政策应对与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时的扩张政策有相似之处,但此次应对的是疫情带来的危机,与金融危机的起因有所不同,比如现在要复工复产,但无症状感染者同样能感染人,现在要复工复产,又要防止疫情,其实是很矛盾的。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黄文涛认为,一季度GDP负增长已成定局,中性预期-5.9%;国盛证券宏观熊园团队表示,一季度GDP负增已无悬念,可能区间是:乐观-5.3%,中性-7.5%,悲观-12.6%。

不过,在经济遭遇如此重大打击之下,习近平仍然念念不忘两件事。

习近平在4月8日的会上说, “要坚持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抓紧解决复工复产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确保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所谓的“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似乎和习近平的“中国梦”联系在一起,成为他即使在经济正在陷入大萧条,民生困顿到需要紧急救助的时候,依然不能释怀的心病。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4月5日在《极速财经》撰文表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发了一场全球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目前形势好比水库大坝崩塌,需要紧急救援,首先要修补大坝,加快排水,也就是实施公共卫生政策的救治和干预;同时要及时给淹没在水下的人提供氧气面具和救生包,也就是给企业和居民直接提供现金补贴,确保其现金流不出现断裂。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赵晓4月5日在《中外管理杂志》撰文表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面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肆虐。这是百年一遇的冲击,其生命与财富破坏的后果甚至可能大于两次世界大战之和。

赵晓指出,在此大疫流行之际,必须将大国、强国梦等放在一边,迫在眉睫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保障中小企业以及中低收入人群活下去,一天都不可耽延,一点侥幸心都不能有。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