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人称“任大炮”的任志强(大纪元图片)
人称“任大炮”的任志强(大纪元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张杰:为什么习近平要整死任志强而不追责武汉疫情?

【希望之声2020年4月9日】任志强自3月12日失联后,一直没有官方的消息。4月7日,北京市纪委终于通告了任志强的下落。通告称:北京市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众所周知,任志强祸起3月12日在网络上发表了的文章。该文章怒斥习近平2月23日在17万官员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揭露中共隐瞒新冠肺炎疫情,打压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致使疫情扩散造成国家和世界灾难的事实,直指习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呼吁中共应“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并像1976年“打倒四人帮”那样打倒阻碍它前进的领导人。可以说任志强的文章宛如一声振聋发聩的春雷。

文章发表后,任志强随之失联。网络上也随即出现一波强大的反习浪潮,如李克强的大学同学薛扶民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功过和去留的建议书;中共元老李瑞环、温家宝、李岚清、胡启立、田纪云上书习近平的“五老上书”;马云、柳传志、潘石屹等民企大佬联名上书习近平,要求释放任志强,还提出8项诉求。甚至还流出重磅传闻,称王岐山以辞职相威胁,以致习近平不得不放弃终身制,被迫内定中共二十大的接班人。反观这波反习浪潮,它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和意图,那就是通过强大的公众舆论迫使中国当局交代和释放任志强

4月3日,习近平带领七常委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郊区参加所谓的“植树活动”。次日,习、王等中共领导人又出席了所谓的“举国哀悼”活动,悼念武汉肺炎疫情中死去的民众。这是王岐山一个多月以来,首次连续两次陪同习近平出席活动。有分析人士认为王岐山的出现意味着任志强事件将出现转机,也就是习王已经达成妥协,任志强应该会平安落地。因为处理任志强事件并不难,只要任志强否认文章为自己所写,双方都可解套。但北京纪委的声明透露的信息已经则表明双方已经撕破脸皮,习近平决意下重手,任志强难逃牢狱之灾。至于以何种方式收拾任志强,可能是中共惯用的经济罪名,也可能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纵观武汉新冠肺炎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惨烈危害,至今已有126多万人感染,7万余人死亡。我们不由感慨“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的古训了。任志强在文章中说:“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刘历心先生在他的《极权主义与瘟疫:谣言、谎言及民族主义分析》一文中指出:2019年末这场瘟疫开始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随之而来的更有极权主义带来的谎言和对于瘟疫言论的打压,这种推波助澜的方式使得整个中国都笼罩在瘟疫的阴影之下。经过了一个月的发酵,瘟疫开始迅速传播,而作为极权的当局并没有打算发布这一信息,在报道和指令中,依然能够看到“禁止发布”和“可防可控”的字样,并且在后来的央视采访中多名专家还表示,该病毒目前没有人传人的现象,并且一切防控措施都是有事先准备的。极权体制对于信息的垄断,让人们没有办法获得多渠道的信息,也没有办法对即将到来的危机进行预警和防范。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只有一种来自于极权的声音,人们听命于一个不受制约的权力,这种权力正在侵蚀人们的正常生活乃至生命健康。

透过这样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灾难,我们不难看出,极权主义对于信息的垄断和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就是瘟疫的根源,他们将人异化成为被统治的动物,经常对其进行政治上的教育和宣传,在权利方面丝毫没有给予。作为发源地的中国,本来应该做好防控,而事实上,在瘟疫爆发的前一个月,中国当局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压制言论和控制舆论,对于在互联网发布病毒信息的人进行打击和威胁。塑造出一片歌舞升平的祥和气氛,就在这个时候病毒早已经漂洋过海,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在传播到世界各地之后,世界各国采取对华的封禁措施,还遭到了外交部的严厉指责,说这是对中国的偏见。极权政权用这种特有的傲慢俯视着全世界,就像是用瘟疫来控制全世界的命脉一样。这种“挟病毒以令世界”的态度让开放社会追悔莫及。

在一个极权体制之下,灾难都会带来赞歌,每一次灾难都会是一种对于民族凝聚力的提升,这些人丝毫不知道追责,也不知道一个极权体制就是这一切的源头,他们盲目的为体制摇旗呐喊,逐渐走上一条被奴役的奴役之路。而极权者丝毫不会为这些行为反思,灾难过后的庆功宴才是头等大事,他们用一个一个鲜活生命的牺牲作为炫耀的资本,在一座座坟墓上建起花园式的纪念馆,而民众们在欢歌笑语中等待下一次灾难的到来。

可以说,刘历心先生从极权体制的角度论证了任志强的观点的正确。有意思的是,习近平对于任何敢于挑战极权制度和他权威的人都毫不留情地打压,无论是任志强、许章润、许志永、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等,这些真正爱国和讲真话的人都被视为敌人。但他又对维护这个极权体制的官员却给予了充分的保护,并对他们的作恶进行放纵和赞赏。

2月初,中共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事件派出了调查组。学者于建嵘就提出了一个问责清单,把问责对象指向地方各级政府、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和它们的负责人。3月19日,国监委李文亮调查组来汉后的40多天后,调查结果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调查组公布了调查通报,结果是仅仅处罚两个“严格执法”的基层小警察了事。

4月4日清明节,中国政府为新冠疫情中的烈士和死者举行了全国性哀悼活动。习近平、李克强等七常委在北京参加悼念。但中国民间在网络也举行悼念活动,他们通过悼念抗议“404”中共封锁言论,掩盖疫情真相。在网络上,有网友评论道:没有昨天的404,就没有今天的404。有了今天的404,明天还会有404,与其404哀悼,不如404追责。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不仅天会塌下来,还会翻天覆地。如果没有404,就不会有4月4的降半旗,也不会有全世界的封锁隔离、人道惨剧和经济危机。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不是一个一个死去,而是一家一家的死去……瘟疫将一个个温馨家庭所有的生命全部吞噬!还有什么比这更惨烈,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壮!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是麻木、是谎言、是封嘴、是满屏的404!如果我们不去问责追责,不去揭开疫情爆发的真相,不去倾听武汉人的哀哭,不去反思这场灾难,那么下一次灾难,很可能落在每一个人头上。武汉人说没有追责就没有悼念。

任志强“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话并不高深,只是常识。任志强的话“这个一党专政也违背了宪法的精神,将人民踢出去,由党代替了人民民主。此后看到的正是纪委领导着监察委、党的网信办领导着国家的体系,并可任意的制定超越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因此这个国家早已不是党的领导的问题,而是只有党的国家,而无人民的利益与权利了!”只是一句大实话。但已经在极权主义高速公路上行驶的习近平和中共无法改变它的路径依赖,他们不能容忍任何批评极权制度和领导人的人存在,不能不去保护那些维护这个制度和效忠领导人的人。因为极权制度依靠谎言和暴力以及制造谎言和实施暴力的官僚机构而存在。

现在我们做个总结。北京纪委的通告表明任志强将受到中共的严惩,难逃牢狱之灾,也可能在狱中结束他的生命。但任志强并不怕,因为至暗时刻总要有人站出来,斥责黑暗,呼唤光明。相反,极权制度和习近平在迫害任志强的时候已经显示出他们的懦弱,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容忍一个讲真话的人。中共可以消灭任志强,但任志强事件已经和正在唤醒中国人和世界,中共就是人类必须共同对抗和根除的病毒。疫情过后,劫后余生的中国人和世界会为任志强和无数受害者向制造这场人祸的极权中共讨回公道。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