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共主席習近平(AP/美聯社)
川普與習近平(AP/美聯社)

李天笑:習近平到了最危險時刻 川普給他最後機會

【希望之聲2020年4月9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以後,由於北京當局隱瞞“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瘟疫在全中國擴散,然後又蔓延到整個世界。同時,有關病毒來自中共武漢P4實驗室的真相有待揭開。近期在“中共病毒”來源和隱瞞疫情問題上,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追責呼聲不絕,並且多國開始實際行動。習近平作爲中共黨魁,面臨承擔這巨大罪責。

時評家李天笑向本臺分析說,習近平已走到了最後的危險時刻,走出困境只有一條道,而美國總統川普在給習近平最後的機會。以下爲訪談全文:

現在這個“中共病毒”疫情的發展,當然在中國按照中共政府這個說法,已經到了頂峯,它現在往下走,但是實際上是不是這樣,很難說。再有一個,是不是還有二次瘟疫的高潮出現,這也很難說。但是中共政府一貫是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所以它現在給出的一些數字、結論、分析什麼都是打個問號的。但是確實存在的整個世界受到中共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嚴重後果,不但象原來韓國、日本幾個國家,現在整個歐盟的國家,已經有180多個國家受到中共病毒的損害,生命的損失、財產的損失不可估量。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這個高潮,西方這邊的高潮還沒到來,也許這會是下星期,不管怎麼說,中共政府是要對這次大瘟疫負責的。這個負責裏邊有兩個根本的問題,一個問題是病毒的來源在哪裏、另外一個,瘟疫在中國爆發以後,中共政府隱瞞“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瘟疫在全中國擴散,然後又蔓延到整個世界,對整個世界的經濟、人民的生命造成損失,這個罪責也是難逃的。這是兩方面的責任。

實際上在瘟疫剛剛開始的時候,美國川普政府就提出了:要協助習近平一同調查瘟疫的來源,進行防禦工作,但是受到拖延。實際上這個源頭的問題也非常關鍵的,一個是源頭的問題,一個是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問題。因爲源頭的問題,你沒有這個疫情,當然也不存在什麼隱瞞不隱瞞,即使把它全部公開,沒有這個“中共病毒”疫情,根本就沒有什麼隱瞞不隱瞞。所以源頭的問題是極其關鍵的,是第一關鍵的問題。

其實美國早就看到這個問題了,因爲當時幾篇在世界上有名的專業雜誌上發表的病毒報告已經揭示出這個病毒是中共實驗室通過人工合成的。然後通過不知什麼原因建立起來,但是很可能是中共故意釋放出來的,這也是非常可恨的。當時我的分析,這個病毒,p4研究室當時就是在江澤民的主張下,跟法國一起合資建立的。而且整個控制權是在科學院江綿恆的主導下的,它整個規則、運作方式、確定什麼研究題目,都是在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控制的科學院主導的。如果這個病毒是在那產生的,而從那又泄露了,當然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個犯罪集團要負主要責任的。那麼,習近平要不要負責任?當然要負責任,他負的責任就是什麼?就是在他的控制下、主管下,這個病毒蔓延開來,這個事情他進行了隱瞞,沒有向中國民衆報告,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事情。然後,也沒有完全的、徹底的、及時的向美國或者國際組織報告。這個也是他的罪責。另外也沒有向其他國家及時的徹底的通報,這個也是他的罪責。

這兩件事情使習近平現在在世界上受到了強烈的問責。問責當然是兩方面,一方面,他隱瞞“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疫情在全世界氾濫、再有一個,他對世界經濟、對人民生命財產造成了損失。這兩方面的罪責,因爲他現在是中共的黨魁,控制着中國的整個國家政權,所以他對這件事情是要負總責的。所以現在對他指出來,一個是:叫他下臺,謝罪下臺。還有一個要向各國政府進行賠償,比如美國政府議員提出來,要叫中國政府賠償20萬億美元。這是非常巨大的一筆錢,現在中共整個的外匯儲備就是3萬億美元。20萬億遠遠超過了3萬億。

而且習近平作爲一個黨魁、作爲一個國家元首,如果要負這個責任的話,他絕對還不止說下臺、謝罪就能夠表示了,他要承擔整個的法律責任。這麼多人死了,比如現在死的人,美國死人就是幾千,超過了在二次大戰珍珠港死的人。美國是最珍惜生命的,這樣的情況下,這個生命的損失,習近平如何承擔?如何服罪?那就要走上國際法庭,要上絞刑架,這是完全可能的。而且是理所當然的,這麼多人,死一個人就要以命償命了,死這麼多人,你難道不償命嗎?

習近平現在面臨的不單單是經濟賠償,而是要殺人服罪的這麼大一個罪責。那麼這個罪責追究到哪裏?剛纔講過的,一方面是病毒的源頭在哪?人工合成是從哪傳出來的?再有,就是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罪責。

那麼,這兩個罪責實際上都是跟中共政權有直接的關係,所以現在世界上把這個病毒列爲“中共病毒”,是非常合情合理的,而且是非常恰當的。因爲這個病毒的來源是中共合成和泄露,而且隱瞞罪行使病毒形成禍害世界的大瘟疫,這也是中共政權所導致的,所以“中共病毒”是絕對準確的一個概念。

但是習近平現在面臨的是什麼?如果說他已經是有罪之人了,他怎麼樣將功贖罪?他現在面臨的是兩條路,一條路是什麼?就是繼續下去,最後走上不但是下臺、謝罪,而且他要服罪、他要受到法律的審判。這是沒有疑意的。再有一個,他可以把這個罪責該是誰的,就給誰。當然他自己要承擔一部分責任。如果武漢這個科學院以下的病毒實驗室說,這是合成出來的。當時這個病毒所又是在江家江綿恆的主宰下發展起來的,而且整個的確定題目、整個的運作、管理都是在江綿恆的控制下操作。而且現在習近平手下管宣傳的也都是江派人馬,孫春蘭主管衛健委的,實際上也是江派人物。習近平可以通過把這個罪責是誰的歸於誰,抓捕江澤民、曾慶紅,把罪責合情合理的給他們,然後解體中共。

因爲中共在歷史上犯下了滔天罪行,人民不可能饒恕中共,中共已經是被人民拋棄的。再有一個,中共整個的殺人罪行,只要習近平還在主宰中共,那麼整個這個責任,歷史上的滔天罪行,包括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都是要你習近平來承擔,爲什麼?因爲最後你是黨魁,另外你現在掌握政權,你現在做事情還是從共產黨的利益出發的,所以你就要承擔這個罪責。如果你現在要把這個罪責減輕的話,只有一件件說,比如歷史上,“文革”之前到文革期間的罪行,那個時候是毛澤東干的、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乾的,你只有把一件件罪責是誰的給予誰,把江澤民抓起來、把中共這個政權解體掉,中共解體掉,這樣的話你就不是它的成員了,你就不是它的黨員了,不是它的黨魁了,那麼可能這個罪責在某種程度上給以抵消,還是怎麼樣,但是關鍵在於你做了一件順應民意的事情。這個,我想對習近平的罪行是有幫助的,所以現在習近平就面臨這樣一個非常關鍵,而且也是最後很危險的時刻。

如果他現在仍然繼續下去的話,那麼他現在面臨的就不單單是一個下臺、謝罪這麼一個問題,而且是要承擔罪責、要上審判臺、很可能就是要被治罪、被法辦,然後處以死刑,完全有可能。因爲一個人你把他弄死了,你就要犯殺人罪、那麼多人死了,那你不負責任嗎?而且這個事情,包括江澤民時代的罪行你都承擔下來,那所有罪責都得你來負。

所以在這麼一個情況下,習近平第一,他是面臨着非常危險的、而且非常關鍵的這麼一個時刻。如果走錯這步棋,以後就無法挽回了。以前的話,還要說,我現在還有時間、機會,現在就沒有機會了。現在馬上追責聲音就上來了,不但是中國,全世界追責聲音現在已經開始上來了。但是這個事情如果上來對習近平本身有沒有一點好處呢?我覺得也是有好處的,爲什麼有好處?當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習近平他不得不考慮。你要死、還是要活,如果你要生,那你就必須要做出一些能夠贖罪的這些事情、這些行動。否則的話,你憑什麼能夠減輕你的罪責呢?這不可能的嘛,所以你就必須把該是誰的罪,歸於誰,然後解體中共。因爲中共是全中國人民早就拋棄的,而且大家更希望中共早點垮臺,從歷史上消失,人民可以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中國。如果習近平把這件事情做了,那麼你就可以在整個過程中減輕你的罪行,至於怎麼說,人民自己會說。但是從你自己的角度上,你可以說,你做了一件順應民意的事情,這是應該的。

在目前情況下,這個時刻不但對整箇中國的命運、而且對整個世界的命運,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而習近平正是在歷史的關鍵時刻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或者一個觀察點,所以我們現在拭目以待,習近平他到底走出哪一步,現在大家都在看。其實他現在這一步,對這個瘟疫、對全世界人民、對他個人、對中國人民都是非常關鍵的一步,非常關鍵。不單單對這個瘟疫在這個時候是不是個拐點,能夠轉向、對他本人是不是能夠罪行有所減輕,以及整個國家命運將來怎麼走,這都是非常關鍵的。

所以習近平如果他腦子能夠清醒一點的話,他應該意識到,他父親也講過:人民是江山、江山是人民。現在這個情況下,人民對共產黨已經是深惡痛絕,整個世界的形勢也擺在這了。川普其實一直在幫助習近平,給他機會,

川普到現在爲止,一直說話比較委婉,他犯了這麼多錯、做了這麼多錯事,實際上川普一直對他挽救,有的時候甚至還感謝他。實際上不是對他做的錯事感謝他,而是將來還給他一個機會。這個,習近平要看清楚,現在川普還沒有完全斷絕給他機會這麼一個關係。等到川普徹底對他失望了,我想習近平就沒有機會了。而且這個機會不是永遠的,不是說你上了審判臺,被人民審判的時候,你再怎麼樣就沒用了,但是現在還有機會,這個最後的機會還是在,習近平還是可以象當時蘇聯的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斷絕與蘇共的關係,放棄了蘇共和蘇維埃政權,使得蘇聯出現了一個轉折。這個情況實際上也不是偶然的,歷史上所有的事情都是爲今天準備的。

所以,雖然習近平原來說過對蘇聯的轉型不屑一顧的話,都是現在面臨到他自己頭上的時候,他應該重新再仔細的考慮一下,不要錯過這個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歷史的命運最後的決斷就是一次了。所以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希望習近平仔細的思考一下、鄭重的思考一下,不單爲自己選擇好前途、爲中國選擇好前途,也不要辜負美國總統川普最大的期待和希望。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