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共主席习近平(AP/美联社)
川普与习近平(AP/美联社)

李天笑:习近平到了最危险时刻 川普给他最后机会

【希望之声2020年4月9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以后,由于北京当局隐瞒“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瘟疫在全中国扩散,然后又蔓延到整个世界。同时,有关病毒来自中共武汉P4实验室的真相有待揭开。近期在“中共病毒”来源和隐瞒疫情问题上,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追责呼声不绝,并且多国开始实际行动。习近平作为中共党魁,面临承担这巨大罪责。

时评家李天笑向本台分析说,习近平已走到了最后的危险时刻,走出困境只有一条道,而美国总统川普在给习近平最后的机会。以下为访谈全文:

现在这个“中共病毒”疫情的发展,当然在中国按照中共政府这个说法,已经到了顶峰,它现在往下走,但是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很难说。再有一个,是不是还有二次瘟疫的高潮出现,这也很难说。但是中共政府一贯是隐瞒“中共病毒”疫情的,所以它现在给出的一些数字、结论、分析什么都是打个问号的。但是确实存在的整个世界受到中共隐瞒“中共病毒”疫情的严重后果,不但象原来韩国、日本几个国家,现在整个欧盟的国家,已经有180多个国家受到中共病毒的损害,生命的损失、财产的损失不可估量。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个高潮,西方这边的高潮还没到来,也许这会是下星期,不管怎么说,中共政府是要对这次大瘟疫负责的。这个负责里边有两个根本的问题,一个问题是病毒的来源在哪里、另外一个,瘟疫在中国爆发以后,中共政府隐瞒“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瘟疫在全中国扩散,然后又蔓延到整个世界,对整个世界的经济、人民的生命造成损失,这个罪责也是难逃的。这是两方面的责任。

实际上在瘟疫刚刚开始的时候,美国川普政府就提出了:要协助习近平一同调查瘟疫的来源,进行防御工作,但是受到拖延。实际上这个源头的问题也非常关键的,一个是源头的问题,一个是隐瞒“中共病毒”疫情的问题。因为源头的问题,你没有这个疫情,当然也不存在什么隐瞒不隐瞒,即使把它全部公开,没有这个“中共病毒”疫情,根本就没有什么隐瞒不隐瞒。所以源头的问题是极其关键的,是第一关键的问题。

其实美国早就看到这个问题了,因为当时几篇在世界上有名的专业杂志上发表的病毒报告已经揭示出这个病毒是中共实验室通过人工合成的。然后通过不知什么原因建立起来,但是很可能是中共故意释放出来的,这也是非常可恨的。当时我的分析,这个病毒,p4研究室当时就是在江泽民的主张下,跟法国一起合资建立的。而且整个控制权是在科学院江绵恒的主导下的,它整个规则、运作方式、确定什么研究题目,都是在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控制的科学院主导的。如果这个病毒是在那产生的,而从那又泄露了,当然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这个犯罪集团要负主要责任的。那么,习近平要不要负责任?当然要负责任,他负的责任就是什么?就是在他的控制下、主管下,这个病毒蔓延开来,这个事情他进行了隐瞒,没有向中国民众报告,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事情。然后,也没有完全的、彻底的、及时的向美国或者国际组织报告。这个也是他的罪责。另外也没有向其他国家及时的彻底的通报,这个也是他的罪责。

这两件事情使习近平现在在世界上受到了强烈的问责。问责当然是两方面,一方面,他隐瞒“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疫情在全世界泛滥、再有一个,他对世界经济、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损失。这两方面的罪责,因为他现在是中共的党魁,控制着中国的整个国家政权,所以他对这件事情是要负总责的。所以现在对他指出来,一个是:叫他下台,谢罪下台。还有一个要向各国政府进行赔偿,比如美国政府议员提出来,要叫中国政府赔偿20万亿美元。这是非常巨大的一笔钱,现在中共整个的外汇储备就是3万亿美元。20万亿远远超过了3万亿。

而且习近平作为一个党魁、作为一个国家元首,如果要负这个责任的话,他绝对还不止说下台、谢罪就能够表示了,他要承担整个的法律责任。这么多人死了,比如现在死的人,美国死人就是几千,超过了在二次大战珍珠港死的人。美国是最珍惜生命的,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生命的损失,习近平如何承担?如何服罪?那就要走上国际法庭,要上绞刑架,这是完全可能的。而且是理所当然的,这么多人,死一个人就要以命偿命了,死这么多人,你难道不偿命吗?

习近平现在面临的不单单是经济赔偿,而是要杀人服罪的这么大一个罪责。那么这个罪责追究到哪里?刚才讲过的,一方面是病毒的源头在哪?人工合成是从哪传出来的?再有,就是隐瞒“中共病毒”疫情的罪责。

那么,这两个罪责实际上都是跟中共政权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现在世界上把这个病毒列为“中共病毒”,是非常合情合理的,而且是非常恰当的。因为这个病毒的来源是中共合成和泄露,而且隐瞒罪行使病毒形成祸害世界的大瘟疫,这也是中共政权所导致的,所以“中共病毒”是绝对准确的一个概念。

但是习近平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如果说他已经是有罪之人了,他怎么样将功赎罪?他现在面临的是两条路,一条路是什么?就是继续下去,最后走上不但是下台、谢罪,而且他要服罪、他要受到法律的审判。这是没有疑意的。再有一个,他可以把这个罪责该是谁的,就给谁。当然他自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如果武汉这个科学院以下的病毒实验室说,这是合成出来的。当时这个病毒所又是在江家江绵恒的主宰下发展起来的,而且整个的确定题目、整个的运作、管理都是在江绵恒的控制下操作。而且现在习近平手下管宣传的也都是江派人马,孙春兰主管卫健委的,实际上也是江派人物。习近平可以通过把这个罪责是谁的归于谁,抓捕江泽民、曾庆红,把罪责合情合理的给他们,然后解体中共。

因为中共在历史上犯下了滔天罪行,人民不可能饶恕中共,中共已经是被人民抛弃的。再有一个,中共整个的杀人罪行,只要习近平还在主宰中共,那么整个这个责任,历史上的滔天罪行,包括迫害法轮功的罪行,都是要你习近平来承担,为什么?因为最后你是党魁,另外你现在掌握政权,你现在做事情还是从共产党的利益出发的,所以你就要承担这个罪责。如果你现在要把这个罪责减轻的话,只有一件件说,比如历史上,“文革”之前到文革期间的罪行,那个时候是毛泽东干的、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干的,你只有把一件件罪责是谁的给予谁,把江泽民抓起来、把中共这个政权解体掉,中共解体掉,这样的话你就不是它的成员了,你就不是它的党员了,不是它的党魁了,那么可能这个罪责在某种程度上给以抵消,还是怎么样,但是关键在于你做了一件顺应民意的事情。这个,我想对习近平的罪行是有帮助的,所以现在习近平就面临这样一个非常关键,而且也是最后很危险的时刻。

如果他现在仍然继续下去的话,那么他现在面临的就不单单是一个下台、谢罪这么一个问题,而且是要承担罪责、要上审判台、很可能就是要被治罪、被法办,然后处以死刑,完全有可能。因为一个人你把他弄死了,你就要犯杀人罪、那么多人死了,那你不负责任吗?而且这个事情,包括江泽民时代的罪行你都承担下来,那所有罪责都得你来负。

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习近平第一,他是面临着非常危险的、而且非常关键的这么一个时刻。如果走错这步棋,以后就无法挽回了。以前的话,还要说,我现在还有时间、机会,现在就没有机会了。现在马上追责声音就上来了,不但是中国,全世界追责声音现在已经开始上来了。但是这个事情如果上来对习近平本身有没有一点好处呢?我觉得也是有好处的,为什么有好处?当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习近平他不得不考虑。你要死、还是要活,如果你要生,那你就必须要做出一些能够赎罪的这些事情、这些行动。否则的话,你凭什么能够减轻你的罪责呢?这不可能的嘛,所以你就必须把该是谁的罪,归于谁,然后解体中共。因为中共是全中国人民早就抛弃的,而且大家更希望中共早点垮台,从历史上消失,人民可以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中国。如果习近平把这件事情做了,那么你就可以在整个过程中减轻你的罪行,至于怎么说,人民自己会说。但是从你自己的角度上,你可以说,你做了一件顺应民意的事情,这是应该的。

在目前情况下,这个时刻不但对整个中国的命运、而且对整个世界的命运,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而习近平正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或者一个观察点,所以我们现在拭目以待,习近平他到底走出哪一步,现在大家都在看。其实他现在这一步,对这个瘟疫、对全世界人民、对他个人、对中国人民都是非常关键的一步,非常关键。不单单对这个瘟疫在这个时候是不是个拐点,能够转向、对他本人是不是能够罪行有所减轻,以及整个国家命运将来怎么走,这都是非常关键的。

所以习近平如果他脑子能够清醒一点的话,他应该意识到,他父亲也讲过:人民是江山、江山是人民。现在这个情况下,人民对共产党已经是深恶痛绝,整个世界的形势也摆在这了。川普其实一直在帮助习近平,给他机会,

川普到现在为止,一直说话比较委婉,他犯了这么多错、做了这么多错事,实际上川普一直对他挽救,有的时候甚至还感谢他。实际上不是对他做的错事感谢他,而是将来还给他一个机会。这个,习近平要看清楚,现在川普还没有完全断绝给他机会这么一个关系。等到川普彻底对他失望了,我想习近平就没有机会了。而且这个机会不是永远的,不是说你上了审判台,被人民审判的时候,你再怎么样就没用了,但是现在还有机会,这个最后的机会还是在,习近平还是可以象当时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断绝与苏共的关系,放弃了苏共和苏维埃政权,使得苏联出现了一个转折。这个情况实际上也不是偶然的,历史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今天准备的。

所以,虽然习近平原来说过对苏联的转型不屑一顾的话,都是现在面临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他应该重新再仔细的考虑一下,不要错过这个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历史的命运最后的决断就是一次了。所以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希望习近平仔细的思考一下、郑重的思考一下,不单为自己选择好前途、为中国选择好前途,也不要辜负美国总统川普最大的期待和希望。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