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人民幣,美聯社圖片。
中國學者建議直接發錢救助低收入人羣。(美聯社圖片)

學者:中共消費券五大缺陷 不如給民衆直接發錢

【希望之聲2020年4月8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爲應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和民生造成的衝擊,中共地方政府爲刺激消費向民衆發放了各種消費券。對此,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的甘犁認爲,中共發放的消費券有五大缺陷,不如學習美國等西方國家,向民衆發放現金補貼

中共地方性消費券五大缺陷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的學者甘犁和王軍輝4月7日撰文表示,截止4月5日,中國已有18個省市自治區的大約50個地區(省級、市級、區縣級不同級別並列)宣佈發放消費券,然而,這些消費券有五大缺陷:

第一,限定了使用範圍。多數消費券都用於幫扶本地服務業,包括本地餐飲、本地文旅和本地購物。其中22個地區的消費券僅用於或者可用於購物;13個地區明確提出消費券主要用於健身和旅遊;4個地區發放汽車消費券;部分地區還對購物場所進行了限定。

第二,低收入羣體受益不夠。多數消費券沒有依據家庭經濟條件劃分受益羣體,發放對象爲全體市民,如杭州、深圳等;部分地區的旅遊消費券主要針對遊客,杭州建德市甚至規定只有外地遊客才能使用。目前,只有銀川、青島、南京、杭州、鄭州五地明確提出針對貧困羣體發放消費券,其中鄭州每名困難羣衆可領取500元消費券

第三,發放渠道以網絡平臺爲主。支付寶、微信是目前主要的發放渠道,另有部分地區使用美團、攜程等電商平臺。還有極少數地區發放購物卡,如湖南省工會建議各分工會提前發放2100元工會福利,其中部分分工會以超市購物卡形式發放。

第四,設立消費門檻。杭州4月3日發放了“滿300元減45元”“滿200元減35元”“滿100元減20元”等不同抵扣額度消費券,實爲現金消費的滿額抵扣券,如現金消費滿300元可用消費券抵扣45元。深圳福田區4月2日發放的“80元”“50元”“30元”三種面值消費券,設有“單次消費金額高於消費券面值纔可使用,不設找零”的使用條件。

第五,日常消費類消費券額度偏低。據各地已發放的消費券來看,除旅遊和汽車類有大額消費券,日常消費類消費券的人均發放額度普遍不高於100元,有的甚至僅爲10元。只有部分地區針對貧困羣體發放的額度相對較高,如銀川市西夏區和鄭州市針對貧困羣體發放的消費券均達500元/人。

向全國發放現金補貼效果更好

甘犁、王軍輝認爲,應該直接給全國低收入和生活困難羣體發放一次性大額現金補貼

面對經濟危機和其他災害,西方國家有向民衆發放現金補貼的先例。例如,美國在2001年和2008年分別進行了兩次大規模現金補貼,補貼額度分別佔GDP的0.4%和1.3%。2001年和2008年現金補貼的總消費邊際消費傾向分別爲0.34-0.372和0.30-0.35(Shapiro and Slemrod2003),2008年,居民在領到補貼後的3個月內,家庭花掉了現金補貼50-90%,其中12-30%花在了非耐用品和服務消費上,耐用品和汽車消費也顯著增加(Parker et al. 2013),使得2008年第二和第三個季度的總消費分別提高1.3%和0.6%(Broda and Parker 2014)。

爲應對本次疫情,美國、加拿大、新加坡等國都在全國層面推出了大規模家庭現金轉移支付政策,美國對家庭和個人的現金補貼達到了上一年度GDP的2.9%,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的現金補貼佔GDP比重也分別達到2.3%、1.3%、2.7%和1.3%,且美國的補貼力度遠大於2001年和2008年。

美國更是將疫情視爲一種突發的公共衛生災難,而不僅僅是經濟危機,因而不惜一切代價救助企業和民生。加拿大和英國則以兜底的方式,直接給民衆發“大紅包”,以保障失業者及低收入者的生活。加拿大隻要中小企業不關門、不裁員,75%的工資政府來發;英國是80%。

趙曉:放棄幻想 讓企業和民衆活下去

中共爲重啓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打擊而停擺和熄火的經濟,再度啓動了貨幣寬鬆措施。中共央行利用降準、定向降準和下調超額準備金等工具釋放流動性,並設專項再貸款、再貼現,預計向市場釋放長期資金近4萬億。

北京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趙曉認爲,在此大疫流行之際,很多人還在大談老基建、新基建,以及寬鬆的貨幣政策。但目前最緊迫的是必須將大國、強國夢等放在一邊,唯一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保障中小企業以及中低收入人羣活下去,一天都不可耽延,一點僥倖心都不能有。因爲,基建也罷,貸款也罷,受益最大的永遠是國企和大企業, 並且每一次都會毫無例外地引發國進民退、國富民窮。因此,眼下最重要的其實不是保增長,而是讓中小企業和底層人羣先活下去。

中國家庭的整體財富底蘊不如美國,中國儲蓄率雖然更高,但是儲蓄率不均衡。大疫當前,中國市場一度中斷,經濟復甦緩慢,加上幾億人沒有任何儲蓄,中國家庭更需要政府的現金支持。

弱勢的中小民企以及弱勢的底層人羣必須在經濟衰退背景下,需要由政府來保障, 否則不排除出現大面積崩坍的現象,如果出現,這將是中國特色的“雷曼兄弟”。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