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为孩子治病倾家荡产求医问药的故事

【希望之声2020年4月8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他是中国大陆河南人,出生于农村,但是他勤奋好学,接受过高等教育,毕业后曾安排到机关工作。作为年轻干部,还去过党校学习。那时他满脑子都是马列主义,只相信现代科学,很看重现实,从来不相信有神佛存在,对宗教信仰常常嗤之以鼻。

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人人都想在经济大潮中拼搏一番,走致富之路,他也不例外,所以他辞职下海,想在商海中大展宏图。那时候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信心,因为他有一双儿女,有一位相爱的妻子,四口之家过得很幸福,没有遇到过太多的愁事儿,可能就是古人说的“年少不知愁滋味”吧。

然而正应着那句老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努力拼搏、刚刚看到曙光的时候,不料想家中出现一件事情彻底打乱了他的人生计划。

儿子七岁那年,有一天突然出现异常状况:半身瘫痪,还伴有失语症。一个聪明、漂亮、可爱的孩子转眼间就成了重症患者,不得已他只好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带着儿子辗转于各地的大医院求治。几年下来,已经记不清去了多少医院,看了多少名医,用了多少药物和方剂。

他说:“不论我怎样努力,病魔就是死死的纠缠在孩子身上,也像锁链一样紧紧的套在我们全家的脖子上,让我们无法安生。我每天的主要精力就是看报纸、电视上的治病广告,只要发现了新的治疗信息,就会不惜血本、不计代价带着孩子去看。家中的钱很快就花完了,只能找亲朋好友借贷。尽管做出了如此巨大的付出,治疗效果却不尽人意。不仅如此,频繁的治疗还给孩子带来了后遗症。每当看到孩子可怜的状况,我就心如刀绞。”

沉重的经济负担,逼着他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挣钱。他干过烧砖瓦的窑厂,搞过建筑,去过广州,下过煤窑,搞过装卸,再苦再累都不想放弃。因为操劳过度,夫妻俩不到四十岁就出现了花白头发,身体越来越憔悴。

求医问药无果后,他们也曾将目光转向宗教,到处求神拜佛,祈求神佛保佑儿子病好。还找过算命先生预测儿子的未来,但都没有任何效果,也看不到有任何希望。本来他是一个性格刚强的人,却被孩子的病折腾的死去活来,最后灰心丧气,心想“我已经尽力了,只能认命了,就这样吧”。在艰难中一家人苦熬了八年,孩子也已经十几岁了。

在放下给孩子治病期间,他又把精力投入到挣钱上,全家人干了手工业,喂猪、羊、牛加种植,很快就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家庭经济状况得到缓解。本以为继续下去就可以翻身了,没想到厄运依然没有完结。有一天儿子突然全身痉挛,倒地抽搐,口吐白沫,如死人一般,这一下又把他们吓坏了。赶紧送去医院,医生检查后明确说是癫痫病,他心中又像塞进个大石头。

有一天,他在一本有公安背景的杂志上看到了一个广告,说是治疗癫痫病的克星,每月需要费用450元,就赶紧联系。半年期间花了几千元,刚开始有点儿效果,以后就不行了。医生说只能在发病初期有一些抑制作用,治不了根,可是广告上却说得神乎其神。后来又看到一家红十字会医院的广告,又去治了半年,医生说有效果,可一回到家病情就复发了。再去找医生,医生才说了实话,也是只能抑制,不能根除。

这一晃儿时间已经过去十年了,挣的钱都花在给孩子治病上,精神上的压力,经济上的负担,以及病情对孩子和全家的折磨,使他恨天怨命,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看不到任何希望,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就在此时,一位邻居来家串门,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听说炼法轮功能治很多病,有很多疑难杂症都能治好,还不用花钱。他一听就有些反感,认为对方是给自己添堵,说:“十多年来,我不知去了多少家医院,看了多少名医,都没有效果,啥路都走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已经倾家荡产了,都没把孩子的病治好。你说炼法轮功就能把病治好,还不花钱,天底下能有这样的好事?”

没过几天,孩子又犯病了,思前想后,无路可走,就对妻子说:“孩子她妈,没路可走了,要不我们就试试吧,如若真好了,那才算神哩!”于是带着孩子去了邻居家学功,还从邻居那里借了一本《转法轮》带回家。

开始时虽然在看书,可是对“修炼”二字根本不懂,心里一直想着给儿子治病的事,根本就看不进去。在与邻居交流时,才知道问题所在,就调整心态,认真看书,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首先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然后吃苦还业,实修心性,把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看待。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首先是他们夫妇有了明显变化,两口子以前有多种慢性病,没多久症状就逐渐缓解,最后都消失了。由于身心得到了高度净化,从此后能吃能干,身体强健,干什么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最可喜的是,儿子通过炼功也有了明显变化。他们先是发现儿子头骨两侧原来高低不一样,后来就变得对称了,看不出差别了;原来脸色蜡黄、消瘦,后来脸色正常,也开始变胖了。最大的收获是不再犯病了。身体康复之后,儿子也走上了工作岗位,开始是到一家烧砖瓦的窑厂干活,后来学会了维修家电,干技术工了。

再后来家里盖起了大瓦房,娶了一个漂亮的儿媳妇,生了个白胖孙子,家里还有了存款,原来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全都变成了现实,摆在了眼前。儿子不仅身体好了,还非常孝顺,不吸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远亲近邻和亲朋好友无不说他们家走了鸿运了,他说:“说句良心话,是法轮大法的李老师救了俺一家,给了俺孩子第二次生命。我这是天赐洪福。”

可是这么好的事情,远亲近邻无不称赞的事情,中共却不允许。当地派出所听说他们炼法轮功后,一起出动,日夜轮流着到家里进行威逼利诱,让他们骂大法、骂师父,还要写什么不炼功保证书,并扬言不写就抄家罚款,抓人判刑,逼得他们只好背井离乡,有家不能回。

这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现实。中共的倒行逆施,必将遭到上天的惩罚,如今的武汉疫情在中国的肆虐不就是报应开始了吗!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