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老翁讲述了让罗仰山忧患的原因。(示意图:【明】 沈周“名贤雅集图”局部)
老翁讲述了让罗仰山忧患的原因。(示意图:【明】 沈周“名贤雅集图”局部)

五代十国时期两个名画家结下的恩怨 七百年后来了

【希望之声2020年4月8日】(编辑:吴永健)徐熙(886年-975年),中国五代时期著名花鸟画家

徐熙出生于江宁(今南京),也有的记载认为他出生于锺陵(今江西南昌进贤县),他一生从没有担任官职,只是专心绘画,绘画风格质朴简练,他创作了水墨淡彩的绘画方法,运用墨的浓淡变化,勾点兼施,画出花卉的枝叶萼蕊,略施淡彩,使色不碍墨不掩笔迹而生气动人。善于描绘汀花野竹、水鸟渊鱼、凫雁、鹭鸶、蒲藻、虾鱼、丛艳、折枝、园蔬药苗等。知名作品有 《玉堂富贵图》。

当时的花鸟画共分为两派,一派以黄筌为代表,“钩勒重彩,浓艳富丽”,“细笔勾勒、填彩晕染”;另一派则以徐熙为代表,“没骨渍染,轻淡野逸”“下笔成珍,挥毫可范”,风格“清新洒脱”。因此当时被评价为“黄家富贵,徐家野逸”。

黄荃(903年-965年),字要叔,四川成都人,也是五代十国西蜀的画家。主要创作活动在后蜀时期。擅画花、竹、翎毛、佛道、人物和山水,是一位技艺全面的画家。知名作品有 《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图片:【五代十国】 黄荃/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写生珍禽图》(图片:【五代十国】 黄荃/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黄荃在中国古代花鸟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集众家之长,鸟雀师刁光胤,山水师李升,龙水、松石、墨竹师孙位,他能自出新意,不重蹈抄袭他人的陈迹,创出一种新体并使工笔花鸟画达到成熟期。黄荃《写生珍禽图》其表现翎毛、昆虫等自然物态的精确性及其作为艺术形象的审美趣味性,确已达到妙造自然、形神兼备的地步。黄荃还继承和发展了边鸾描写活禽生卉的传统,以优美的笔致和赋色技巧表现动植物的生动情态。黄荃也能画山水、人物。与徐熙并称“徐家野逸,黄家富贵。”

但其时黄筌主持画院,贬斥徐熙为“粗恶不入格”,不允许徐熙入画院。

有谁知道,人生前所种的因,均由灵魂转世后的又一个身体来收其应得之果。只不过,这一世就不一定是以画家的身份出现罢了。倘若有人在你生命中遇到困境时,给你一些点拨也是非常难得的:

通政(官名)罗仰山在礼曹做官时,受到同僚的排挤倾轧,每个举动都被掣肘,每迈一步都像走在荆棘丛中一样。他的性格本来就拘泥固执,呆板又不会变通,便渐渐积愤成疾。

一天,罗仰山正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地坐着,忽然入梦来到一座山中。山中水流花开,风清日丽,风光宜人。罗仰山顿时觉得神思开朗,郁闷全消。他沿着溪边散步,路过一座茅舍,有位老翁请他入内小坐。二人谈得很投机。老翁问他怎么看着像生病的样子,罗仰山便向老翁详细陈述了自己的苦境。

这一次幸遇老翁解前因!(示意图片:【宋】马兴祖画作局部)
这一次幸遇老翁解前因!(示意图片:【宋】马兴祖画作局部)

老翁长叹说:“这是有过去的原因的,你不了解罢了。你七百年前是宋朝的黄筌,与你不和的同僚对头是南唐的徐熙徐熙的画品,本来高出黄筌之上,但黄筌恐怕他夺走自己的供奉之宠,就巧词排斥压抑,致使徐熙贫困落魄,含恨而死。以后辗转轮回,你们二人没有能够相遇。今生,过去世的业缘凑在一起,徐熙才得以发泄他过去的仇怨。他加在你身上的怨恨,正是你曾经加在他身上的,你又有什么可以憾恨的呢!”

老翁接着又说: “往而必复,这是天道;有恩必报,这是人情。既然已经种下因,最终就要结出果。因果气机的感应,就如同磁石吸针,没有靠近也就罢了,一旦靠近就会吸牢不离。怨毒的纠结,就如同火石含火,不触则已,一触就会马上激发生火。冤结一直不消释,就像隐伏的疾病一样,必然会有骤然发作的那一天。冤家终究要相逢,就像旋转的日月一样,必然会有互相交会的那一刻。如此这般,所以种种害人之术,恰恰是自己害自己罢了!

“我在以往的生世中与你有过旧交,因为你不醒悟,所以给你讲述让你忧患的原因。你和他的冤仇已经了结,从今以后,小心不要再造因就可以了。”

罗仰山听后,了然而悟,争个高下胜负的心思顿时没有了。几天之内,他的旧病也全部消失了。

这是我(纪晓岚)大约十岁时,听霍易书先生讲的。有人说:“这是卫延璞的事,霍易书先生偶然记错了。”不知究竟是谁,一并附上可以知道有这个情况。

参考资料:【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之《滦阳消夏录》卷五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