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悲鸣的四月四 (图片: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悲鸣的四月四 (图片: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没有无耻的404,就没有悲鸣的四月四

【希望之声2020年4月8日】(编辑:吴永健)清明,是汉字文化圈的传统节日,中国黄历二十四节气之一,也是汉族四大传统节日。另外,就祭祖而言,除夕、清明、盂兰盆节、重阳节这四节也是中华传统节日里的「祭祖四大节」,每年黄历4月4日或5日太阳到达黄经15°时开始,《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三月节……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因此,清明节总是落在黄历4月4日或4月5日其中一天。

由于中国广大地区有在清明节附近进行扫墓祭祖、郊游的习俗,逐渐演变为华人以扫墓、祭拜等形式纪念祖先的一个中华传统节日。

清明上河图(图片:北宋张择端/北京故宫博物院)(局部)
中国广大地区有在清明节附近进行扫墓、祭祖、郊游的习俗。(示意图片:北宋张择端画作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

今年4月4日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中共要求全国举行哀悼活动,悼念在中共肺炎疫情中死亡的医护和民众,但民间认为,这是中共掩盖自己罪恶的做秀,纷纷要求追究中共的罪责。有网友发贴说:「下毒的是你,哭丧的也是你」。

4号当天,中共在天安门降半旗,七常委在中南海怀仁堂前戴白花默哀三分钟,并要求汽车、火车、轮船鸣笛,停止全部娱乐活动。中共还将门户网、政府网、外交部网页等都变成黑白色。

在疫情中心的武汉市,湖北省和武汉书记去慰问了之前因「吹哨」警告疫情被训诫,最后染疫死亡,之后又被评为烈士的李文亮等人的家属。

大陆网友简女士:「他们属于无赖吧,我觉得是这样。而且他们对自己的过错没有什么自责的,没有对民众、对那么多受害人认罪。他们这个是一种作秀,而且他们把医务人员,死亡了的被定为什么烈士,简直是笑话,我认为。」

大陆网友简女士向新唐人电视台表示,本来是因为政府隐瞒疫情害死了那么多人,就应该谢罪。医务人员本来也是受害者,人家不需要你的烈士不烈士的。尊重死者最好的做法是政府出来谢罪。现在却用这种方式去隐瞒自己的罪恶。

也有很多民众在网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不少人制作了「404」的图片,讽刺中共禁言,隐瞒疫情。「404」在中国指网页被屏蔽,同时也是清明节的日期。

一位网友发贴说:「事后所有的汽笛长鸣,都比不上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无耻404,就没有悲鸣四月四。」

另一位网友说:「没有昨天的404,就没有今天的404。有了今天的404,明天还会有404,与其404哀悼,不如404追责。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不仅天会塌下来,还会翻天覆地。」

近期在瘟疫横行的武汉,出现三个有代表性的民间英雄人物:李文亮、陈秋实、方斌。(图片:网络图片)
近期在瘟疫横行的武汉,出现三个有代表性的民间英雄人物:李文亮、陈秋实、方斌。(网络图片)

还有网友用《水浒传中武大郎之死》来讥讽中共当局说:「武大郎死后,潘金莲哭天抢地,周围乡亲们都被感动了,纷纷赞叹道:『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媳妇,多好的媳妇!』可是,下毒的是你,哭丧的也是你,最后作秀的,还是你!」

大陆公民记者张展表示,正是对这场瘟疫的瞒报造成了这么多死亡和现在这样大规模的停工、停产。

她认为,从刚开始的瞒报,到现在疫情还在向全世界扩展,让中共官员们压力很大。

张展说:「因为现实的问题不解决,这种感情上的安抚,让人怀疑这是一种作秀式的哀悼,还是一种真实的去帮助对方解决问题之后的、对对方的一种关心和同情。没有前者的话民众没有办法接受。」

专门去武汉了解疫情的张展说,武汉居民的生存问题现在已经没办法解决,很多人都是在煎熬中过一天算一天,还有很多人绝望,甚至有人找她要钱买农药喝。一些参加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的工人也没拿到工资。而官员根本不管人们的死活,只是一味的强调防疫、防疫。

张展:「(官员只管)他们职业生涯的晋升所满足上级对他们提的要求,跟民众实际上的需要相去太远,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他们听不见底下民众痛苦的哀嚎,听不见,或者说他们也没有心思听。」

张展批评政府,在武汉物资匮乏,民众生活难以维持的情况下,还每天花一千元雇4个人跟踪她。甚至雇佣1000多万五毛在网络上传播维护中共形象的假新闻。

张展表示,市民的绝望凸显了制度性缺陷。如果政府逃避制度性问题,不仅问题不会得到解决,矛盾还会越来越激化。但正是民众的这种只想活下去而不去关心制度的状态才造成了今天的困境。

张展认为,中国的问题必须从政治上解决,放弃社会主义制度是唯一出路。

视频:中共搞举国哀悼 被批下毒者哭丧做秀【中国禁闻】

责任编辑:文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