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每日邮报4月1日报导, 中共掩盖了其“中共病毒”疫情,并数字造假
每日邮报4月1日报导, 中共掩盖了其“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并数字造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中共病毒】疫情狂扫全球 自由世界口罩短缺谁之过?(三)

隐瞒欺骗 乘人之危 全球向中共索赔风暴即将来临

【希望之声2020年4月5日】(本台记者张玉文综合报导)深受中共病毒残害的大陆民众无意间将病毒散播世界,评论认为,中共集纵火犯和消防员于一身垄断口罩等应对疫情医疗卫生物资乘人之危赚取政治资本,以便向他国施压。所交付的应对疫情物资质量低劣,招致退货。中共隐瞒本国疫情,大肆渲染他国疫情。世界在苏醒,向中共索赔的风暴即将来临 。

深受中共病毒残害的大陆民众无意中将病毒散播世界

由于世卫组织(WHO)迟迟未发布全球大流行警告,大陆武汉武汉肺炎(中共病毒)蔓延极其严重,世界各国对武汉疫情未予以重视,更未做防疫准备。武汉封城前就有6万左右人流向世界40多个国家,这些国家不但对到访本国的大陆游客不加检测,本国居民也是不加思考的到访中共国各地,包括武汉。

意大利1月31日确诊的首例病患是武汉的一对老夫妻——中共党员,现任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胡亚敏及其丈夫;

泰国1月13日首例确诊病患是从武汉飞抵曼谷的一位妇女;以后陆续出现的确诊病例几乎都是中(共)国赴泰的旅客或从中(共)国返泰的泰国居民;

法国1月24日确诊的首例病患也是一对到访过中共国大陆的夫妻,丈夫是48岁的法裔华人,他还到过武汉;

德国1月27日确诊的首例病患为33岁男性,他1月21日在参加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韦巴斯托(Webasto)培训的过程中,接触过曾去武汉拜访父母的中国女同事,该女子1月23日在回国的飞机上出现症状,回国后就被确诊。

乘人之危发出威胁

中共病毒疫情全球爆发,口罩成为紧缺的防护用品,中共不仅将本国口罩工厂的产出全部据为己有,还发起总额惊人的全球采购、几乎买空世界各国疫情防控物资。中共还不允许外资医药企业的中(共)国生产商出口疫情防控物资,授意他们 “出口转内销” ;许多国家不约而同地断货。据中共海关总署发布的消息,1月24日至2月29日,中国海关共验放疫情防控物资24.6亿件,价值人民币82.1亿元。其中防护用品共24亿件,主要包括口罩20.2亿只,防护衣2538万件。

但在全球化进程中,欧美等国药物原料生产及医疗设备生产链大举进入大陆,产业供应链过分依赖中国。针对他国质疑中共产品质量,中共在疫情蔓延,而防控物资不足的危急时刻恐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份的一次发布会上发出威胁称,如果有人说‘中国制造有毒’,那么请说这种话的人,不要戴中国制造的口罩,不要穿中国生产的防护服,不要用中国出口的呼吸机,以免染上病毒“。

美印度-太平洋项目研究员:中共集纵火犯和消防员于一身 赚取政治资本施压他国

美印度-太平洋项目研究员迈克尔·索博利克(Michael Sobolik)近日在美国半月刊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 )撰文指出,中共隐瞒疫情、打压医务人员传递有关疫情真实消息,百般阻拦世卫组织专家,尤其是美国专家前往武汉调研,当由于其偏执的专制政治和无能把局部爆发的病毒演变成一场全球危机大火时,中(共)国的宣传机器又超速运转,高调自我吹嘘称什么,中(共)国为世界应对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大流行争取了时间,还有什么中共在领导全球应对疫情等等。中共还高调宣传向欧洲等国支援医疗卫生物资,展现大国担当的风范以及被援助的国家如何如何感谢中共。但是,中共却没有报导完整消息。

索博利克写道,中共声称向日本捐赠了100万个口罩,但是却只字未提,此前在大陆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之初,日本向大陆捐赠近300万个口罩。

中共外交网站称颂自己如何克服困难,加大力度向意大利出口急需的口罩等医疗物资援助。而自由亚洲报导表示,意大利媒体和政府前部长加斯帕里(Maurizio Gasparri)指出,除了口罩,消毒液等用品之外,其馀都是意大利购买的物资,并非赠送……事实上这只是中意政府间的贸易。加斯帕里还指出,中(共)国是地球上最糟糕的一个国家,他们以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让其他国家陷入经济危机。”

中共外交网还声称,收到了中国一百万只口罩等医疗援助物资的法国和欧盟如何如何表示感谢,但是中共未提,法国和欧盟都强调这是礼尚往来,因为今年2月欧盟向中共国发送了56吨应对中共疫情物资。

索博利克还指出,中共实际上是把从欧洲免费获得的医疗卫生设备,又运送回欧洲,它不过是把欧洲无偿援助它的应对疫情物资返还给了欧洲,但它的运送则是有偿的。还吹嘘自己什么大国担当风范,在抬高自己的同时,中共对美国及世界各国不遗余力的批评什么抗疫不力等等。

芬兰《晚报》:中共的援助动机最不纯

中共利用疫情赚取政治资本的企图立即遭到欧洲等国家的反驳。如法国欧洲事务国务秘书艾米丽·德·蒙夏兰(Amélie de Montchalin ) 最近对媒体表示,他们做了他们需要做的,我们很感激。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也帮助了中国。在“中(共)国一度需要我们的帮助时,我们向中(共)国运送了56吨(应对疫情)物资。” 她还表示,援助他国非常好,但不应该算计,不应该把提供帮助作为利用的工具,否则就是龌龊肮脏的。

芬兰《晚报》(Ilta-Sanomat)近期刊文评论指出,中(共)国、俄罗斯和古巴这些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对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提供援助的动机很不纯。其中中共的动机最不纯。文章表示,东欧国家及意大利等国在中共“一带一路”(新丝绸之路的扩张中具有重要作用。当中共病毒危机结束时,意大利经济将一蹶不振,那时中共的令许多国家陷入债务危机而不得不出让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的投资就将发挥作用。

捷克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ek Hrib)更是明确指出,中(共)国提供的所谓援助,不是人道主义的礼物或援助。中(共)国不过是把这种所谓援助视为生意。

隐瞒本国疫情 大肆渲染他国疫情 一些国家如梦初醒发出要求索赔的怒吼

饱受中共病毒之害的国家在备受煎熬的过程中,终于认识到中共病毒的传染强度和规模如此惨烈。中共在隐瞒本国疫情的同时,大肆渲染他国疫情。对中共就处理疫情所采取的手法如梦初醒,纷纷发出要向中共索赔的信号。

疫情在欧洲国家名列前茅的英国,王子、首相及卫生大臣等先后中招。英国官员表示,约翰逊政府对中共的愤怒已经“达到顶点”,疫情过将重新定义该国的外交政策,其中包括“必须要有一个清算”。英国智库就中共病毒给该国造成的损失提出索赔6.5万亿美元。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斯托克顿国际法中心主席兼国际海事法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日前在美国专业军事网站「War on the Rocks」撰文归纳中共的所作所为,并根据国际法律逐条解释中共的罪责所在。他指出,中共对武汉肺炎造成的损害负有法律责任,对其索赔可达上万亿。他表示,中共很可能企图逃避责任,但各国的自助对策将使中共罪责的清单无限加长。

位于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市(Boca Raton)专注人身伤害诉讼的伯曼法律集团(Berman Law Group或 BLG)律师事务所,代表“美国和佛罗里达州的个人及企业主”,就中共病毒大流行造成的损失已于3月13日提起一项集体诉讼,指控 “中(中共)国及其各级政府机构五大罪状。

澳大利亚南澳自由党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也提出,澳洲政府应该向中共当局索赔中共病毒给澳大利亚造成的经济损失。印度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控告要求索赔20万亿美元。有评论表示,提出索赔的国家将继续增加。

中共自己也意识到其罪孽深重,世界各国必将要求其索赔,所以不顾一切的甩锅给美国等国家。

相关链接:

疫情狂扫全球 自由世界口罩短缺谁之过?(二)

【中共病毒】疫情狂扫全球 自由世界口罩短缺谁之过?(一)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