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共病毒
中共甩锅招致全球加速为武汉肺炎正名:中共病毒。(正见网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李正宽:中共掩盖、甩锅与造假加速世界的觉醒

【希望之声2020年4月5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自2019年年底在武汉爆发后,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肆虐全球。截至2020年4月2日,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受中共病毒侵袭,各国通报出来的感染中共病毒的确诊人数超过100万,死亡人数超5万(以上数字不包括独裁政权瞒报的,也不包括民主国家漏测的)。全球居家隔离人数超过30亿。感染人群包括多个国家的政要、各界名人,此次浩劫堪称史无前例。

一、 掩盖与隐瞒

中共武汉市政府公开表示,早在2019年12月初,就发现了首例武汉肺炎的确诊病例。到2019年12月25日,武汉有4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因感染病毒性肺炎被隔离。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李文亮医生通过微信,与一百多名医学院的同学透露了“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相似病例”。很快,这条信息就被中共删除。

2020年1月1日,为阻止瘟疫信息的传播,中共武汉市公安局对包括李医生在内的八名在微信爆料的人进行传唤。中共官媒对这次传唤进行了广泛报导。

从此,知情的医务人员被中共集体噤声。

2020年1月2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确定并绘制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基因组图谱,但是图谱被掩盖。

中共官方喉舌《求是》杂志披露,中共党魁至少早在2020年1月7号就知悉武汉肺炎疫情。

2020年1月8号到16号,中共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再次赴武汉考察,作出的结论是,“传染性低,可控可治,人不传人。”

期间,2020年1月12日, 北大砖家王广发上电视宣称疫情可控,没有出现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感染情况(王广发16号返京后发热,几天后被确诊为武汉肺炎)。

一直到疫情实在盖不住了,突然间风向改变。

2020年1月20日,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首度证实人际传染和医务人员感染,提到了14个医务人员被感染。当日,习近平、李克强分别对新冠肺炎做出批示。

2020年1月23日,中共仓促宣布武汉封城。

二、国内国外甩锅

中共掩盖和隐瞒酿成了滔天大祸,全球各国陆续被武汉肺炎肆虐,这个罪谁能担得起?国际社会声讨声一片。身陷绝境的中共垂死挣扎,狗急跳墙,开始了困兽之斗:甩锅

最初,中共先是把锅甩给野生动物,并一口咬定武汉肺炎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蝙蝠、穿山甲等。果真如此的话,至少可以让外界相信这次瘟疫是天灾。

然而,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海鲜市场并不是病毒的源头。比如,1月24日,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显示,一些病人跟海鲜市场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国内国际上种种质疑都指向了人祸: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病毒泄漏。

做贼心虚的中共,开始把锅甩向国外。

首先, 2月中旬,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将“武汉肺炎”中的地名抹去,改名为“COVID-19”,大有为中共洗地之嫌,企图使世人淡忘疫情的首发地是中国武汉。

随后,2月底,中共放出御用专家钟南山,开始做舆论造势,放出疫情最先发生在中国,但是源头不一定在中国。

紧接着, 3月12日,中共放出外交部战狼发言人赵立坚,发中英文双推攻击美国:“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然而,中共甩锅美国很快受挫,并招致了美国总统川普和美国朝野的强硬还击。

3月16日,美国总统川普开始用“中国病毒”来称呼武汉肺炎。

3月1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今(Josh Rogin)发表文章称:“让我们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CCP virus)’。这样更准确,只会冒犯到那些该拥有这一称号的人。”

甩锅美国碰钉子后,中共又将锅甩向了疫情严重的意大利。

3月21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又利用了意大利专家雷穆齐的一段话,并篡改其原意,发表了题为“意大利知名专家:中国疫情爆发前,病毒或已在意大利传播了”的报导,中共央视紧跟着报导,其后新浪网、京报网等传媒纷纷转载或报导,且中共驻法国大使馆亦加入宣传。这些扭曲的言论经网络水军疯传,引部分网民误认为出现病毒源于意大利的新证据。

不难想象,意大利方面也很快还击了中共的甩锅

3月24日,意大利《罗马日报》(il Foglio)头版刊登了专访雷穆齐的文章,题为“病毒文宣”,文中雷穆齐指中共官媒“断章取义”,三次强调病毒来自中国,“毫无疑问,这病毒是中国的”。

三、 纵火犯欲扮演救火员:尴尬的“中国制造”

中共在甩锅的同时,又利用医疗物资来大搞疫情外交,企图扭转中共在这场瘟疫中的负面形象,妄图由“灾星”变成“救星”。

然而,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制造”,质量太低劣,却正好让世界进一步认清了中共政权的毒害。

中共央视宣称,3月18日,捷克军机专程从深圳运回15万快速检测试剂盒,这种试剂盒可在20至25分钟内得出结果。

然而,3月23日,捷克卫生学专家卫生学家帕夫拉·斯维奇诺瓦(Pavla Svrčinova)表示,来自中国的这些试剂盒的出错率达到了80%。

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却辩称,高错误率是由于捷方人员使用不当造成的,同时形容相关报导是“媒体炒作”。

无独有偶,3月27日,《中东之眼》(Middle Eyes)新闻网站报导,一名土耳其官员表示,他们从中国订购的一批病毒检测试剂盒不可靠,错误率相当高。

此外,3月底,据福克斯新闻报道,西班牙政府斥资购入的64万套检测工具,首批5.5万支试剂,检测准确率仅30%,当地卫生部已下令停用。西班牙政府宣布计划向中国退货。

3月28日,荷兰卫生部下令召回从中国进口的60万个口罩,原因是口罩不能正确覆盖脸部,或是阻挡病毒粒子的过滤膜状物不能正确运作。然而,这批口罩却具有中国质量检验合格证书。荷兰卡沙利那医院(Catharina Hospital)发言人直呼这种口罩是“垃圾”。

同样尴尬的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捐赠50万个口罩给丹麦,但遭拒绝接收,原因是该批口罩不符合欧盟的安全标准。

劣质的“中国制造”在中共的仇恨宣传中,有可能变得更劣质。原因是,很多被中共仇恨宣传后的企业和工人,会把制造假货卖给外国人当成“爱国”的行为。

据网友@财经冷眼在推特上爆料,有大陆口罩厂的工人用口罩擦脚,然后出口,让海外的用户用污染的口罩,闻脚臭。

3月29日,网络上广泛流传一则微信截图,内容是广东东莞市颢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张悬东在群组中,建议其他厂家生产假的测温枪卖给美国,并直言“让他们39度测出36.5度,让他们越搞越多,看他们美国还有多少人去别国伤人”。

四、在中共病毒和中共的双重毒害下 世界加速觉醒

中共隐瞒疫情真相、散布虚假信息,导致病毒蔓延世界;中共不但没有歉意,还变本加厉,通过甩锅来栽赃已经深受中共病毒残害的他国政府,用战狼外交往他国猛泼脏水;更甚的是,中共还在毫无底线的生产劣质产品输出海外,并且还用医疗物资胁迫他国,搞疫情外交。整个过程中,中共“假、恶、斗”的邪恶本质在世人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中共病毒和中共的双重毒害下,世界醒了!

三月下旬,在英文推特上,CCP Virus(中共病毒)、CCP is terrorist(中共是恐怖分子)、Make China Pay(让中共赔偿)等成了热词。

美国:

3月19日,犹他州众议员和国会第四区候选人金・科尔曼(Kim Coleman)在博客中写道:“没有CCP,就没有危机。”

3月22日,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做客福克斯电视台。在访谈中,班弄直接使用了“中共病毒”一词,这是继《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3月19日发文直言把当前的瘟疫称为“中共病毒”更准确后,“中共病毒”这一称呼再次出现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上。

3月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广播节目采访时说:“中共专制政权对瘟疫大流行负有最终责任”。

蓬佩奥强调,“中共知道瘟疫发生,但没有做正确的事,反而惩罚那些试图向世界通报武汉发生了中共病毒的医生。这让更多的人暴露在危险中,从而使全世界的所有人,以及中国人民,面临不必要的风险。”“中共继续散布谎言,造谣说病毒来自美军,就是想逃避责任”。

英国:

3月9日,英国《太阳报》前编辑Kelvin MacKenzie在《早安英国》节目中呼吁:“如果您的亲人中有任何人因新冠病毒死亡,我敦促所有观众这样做,您应该起诉中国(共)政府。”“它(指“中共病毒”)始于中国,正在杀死我们的人民,我们应该追究中共政府。”

3月29日,前就业与退休保障大臣、前保守党领袖伊恩·邓肯·史密斯爵士(Iain Duncan Smith)在《星期日邮报》上发表文章“我们必须停止向这些霸主叩头”、“这个国家无视人权,只顾推行无情的对内及对外战略目标。然而,当我们急于和中国做生意时,这些事实都被推到一旁。”、“在很长时间里,各国纷纷软弱地向中国(中共)叩头,迫切地希望做成交易。可是,一旦我们看清这场可怕的大流行病,我们应当重新思考这种关系,使之获得更平衡和诚实的根基。”

同一天,英国《每日邮报》刊登了《唐宁街说:中国(中共)因疫情处理面临清算 鲍里斯·约翰逊面对废弃华为的压力》,该报导称,英国官员对中共传播错误信息、试图通过疫情牟利等做法感到愤怒。

澳洲:

3月24日,澳大利亚维省立法委员会的斐恩议员(Bernie Finn MP)接受专访表示,“如果能使民众叫它‘中共病毒’,如果我们都叫它为‘中共病毒’,那将是非常好的一件事,这个名称能准确的反映谁应该为它负责。”

他说,“中共对疫情撒谎、掩盖并最终让病毒肆虐全世界,它对此负有责任,应该被追责”。他希望澳洲政府警示民众: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险。

意大利:

意大利前通讯部长加斯帕里直批中共是地球的毒瘤,先是隐匿疫情,并用不正当的经济手段牟利,使其它国家陷入经济危机。

3月26日,《寒冬》杂志主任、意大利记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在意大利自由党报“Rete Liberale”上发文称,“不要称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要称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们要区分中国人与中共,该受谴责的对象是中共。

他表示,中国老百姓与病毒起源无关,实际上承受着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双重痛苦。

莱斯宾蒂表示,意大利成了饱受中共病毒折磨的西方国家,其人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而今天,意大利又成为中共政权投放大量宣传的地方。尽管意大利收到了一些口罩,但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在意大利同意购买和支付医疗呼吸机后,才得到这些口罩。

中共甚至还宣称,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国,甚至可能在意大利。 “让我们叫它‘共产主义病毒’,撒谎和杀人的‘中国共产党病毒’。”莱斯宾蒂说。

瑞典

3月30日,瑞典《每日工业报》(Dagens industri)在报纸上全版刊登一篇题为《中共的虚假信息令人焦虑》(kinas desinformation ett bevis pa angslighet)的文章,大版面炮轰中共政府试图推卸其对中共病毒在全球泛滥所应承担的责任。

文章犀利的评论道,“可以理解中共政权当前的恐慌,由于它们掩盖信息、编造谎言,世界将陷入全球性衰退。”文章并指,外界评估这场疫情极有可能导致共产政权的垮台。

“毫无疑问,武汉肺炎病毒是来自中国。但是中共当局将自己降到如此低下的水平,不但不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还把责任推向其它国家,这也表示中共领导层是多么脆弱和焦虑。”

《每日工业报》在发表这篇文章时,还特别配发了一张模拟中共现任党魁的脸孔绘制的“病毒头像”漫画。

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在同一天发表声明,指责该媒体将病毒问题「政治化」,但没敢像以往那样再次炒作“辱华”。

而在此之前,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是典型的战狼外交官,在一些公共事件上不断挑战西方文明和法治底线。

2019年12月13日,瑞典两个在野党在国会辩论中,要求将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并将其驱逐出境。

秘鲁: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和诗人尤萨(Mario Vargas Llosa),也发表题为“回到中世纪”的文章表示,正是因为中共的政治体制,导致全球现在有如活在中世纪瘟疫恐慌中。人类的恐惧不会消失,因为科学无法安抚人的恐惧感。

他说,在中世纪,古人把自己锁在高耸的城墙后头,用护城河与吊桥保护自己,但却挡不了瘟疫,因为瘟疫是魔鬼的杰作,也是来自上帝的惩罚。他认为,面对瘟疫,人们除了祈祷与认罪悔改,别无他法。

中国大陆:

中共隐瞒疫情导致武汉成为瘟疫重灾区,封城后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武汉民众被逼吃价格昂贵、且质量差的菜和肉。

3月5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来武汉作秀视察,官方假装让志愿者给业主送廉价爱心菜,忍无可忍的武汉人愤怒地呐喊出: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走秀刚一半的孙春兰狼狈溜走。

3月12日,孝感某小区居民集体抗议,怒喊:“共产党下课”。

继武汉勇士方斌、公民记者陈秋实、李泽华等人之后,又一位义士在了解真相之后横空出世。

3月30日晚间,山东青年程序员张文斌在推特发布视频称,“曾经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红,是翻墙之后慢慢认清共产党邪恶的嘴脸。中国共产党从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饥荒、计划生育、六四屠杀、对法轮功的迫害、对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经将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还都视而不见,甚至还在歌功颂德,我实在无法忍受。”

“看到香港、台湾人民勇敢地对抗共产党,我也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呼吁大家认清共产党的真面目,团结起来推倒面前的那堵墙,‘习近平下课!共产党下课!’”

他最后说,“或许我不能亲眼看到共产党灭亡的那一天了,也不知道这个视频能不能被大家看到。总之,这个世界,我来过……”

相信,当世人逐渐认清中共和中共病毒的真相后,自然会谴责中共、抛弃中共、清算中共、解体中共。没有了中共,自然也就没有了中共病毒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