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胡果泉便随他登车而去。(示意图片:〔唐〕明皇幸蜀图,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局部)
胡果泉便随他登车而去。(示意图片:唐代画作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他一个盹醒来,谈起去阴曹地府的见闻  值得当今的官员们借鉴

【希望之声2020年4月7日】(编辑:吴永健)据说,人在去世之后,魂魄首先要到阴曹地府去报到,将在那里接受阴间的大法官——阎罗王的审判。

是非公理有一个判决,人的所作所为在神的眼中可谓历历在目,天理绝对公正的。可想而知,那些以私害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助纣为虐、残害善良好人的官吏,他们面对阴间的律法将如何解释?如何能逃脱天理公正的审判呢?什么样的人又是有幸预先得知的呢?

胡果泉是清朝鄱阳人,他在刑部任职时,执法断案总是以仁恕为主,从来没有一点私心,于是被升为观察使。

在准备上朝谢恩的当天,胡果泉起床早了,正坐在那里打盹,忽然眼前出现一位青衣使者,说请他到官署去一趟,胡果泉说:“我马上就要去上朝了,不能随你去。”

青衣使者说:“很快就回来,耽误不了你。”胡果泉便随他登车而去。

车跑的飞快,过了一大门后,漆黑一片中前方似有光亮,又走了一会儿,到了一座光明的绿瓦大殿中。

胡果泉进去后,发现大殿上面正中坐着三位神官,见他来了后都起身拱手致意。胡果泉上前作揖施礼后,发现阶下跪着一人,两臀溃烂,上面坐的神官问:“这人应当暂缓实施杖刑,他控告说并没有暂缓就对他判决施刑了,因此导致他受伤而死,是不是这样?”

阎王向胡果泉发问。
阎王向胡果泉发问。(示意图片:维基)

胡果泉回答说:“他应受杖刑是我按照惯例判决的,但是决定对他施刑时我已请了病假,我并不知情。”

神官于是翻阅一小册子,发现胡果泉当时果然是请假在家中。

阶下还有一人捧着头在控诉,神官说这人的罪行应当暂缓处决,现在却处决了。

胡果泉说:“他的斩缓是我判的,但决定处决是堂官后来改的。”

神官于是命人给胡果泉设座位,并好言勉励安慰他,而后便让他回去。

胡果泉走出大殿后,还是登上那辆车往回走。在路上遇到一个旧吏,是几天前刚死的,这个旧吏上前磕头对胡果泉说,自己的老母亲家中贫困,自己生前曾在书房字纸篓的乱纸堆中藏了三十两银子,希望胡果泉能够帮忙找出来送给他的家人,还说有个官吏借了自己三百两银子,因为两人交好所以没立凭据,现在那个官吏不想还了,求胡果泉让他快点归还。这时,胡果泉突然想起来误了递折子了,使吏说:“已经有人为你奏请病假了,不用担心。”于是胡果泉醒了过来。

第二天,他亲自来到那个旧吏的家中,果然在旧纸篓中找出来三十两银子,又找来那个曾借过钱的官吏,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他,这个官吏大吃一惊,没几天就将自己欠的钱凑足还上了。

胡果泉在职期间,经常对人谈起这件事。

参考资料:《北东园笔录三编》

责任编辑:文思敏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