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基因(pixabay)
中共病毒可能是基因武器?(pixabay)

中共病毒可能是基因武器?

【希望之聲2020年4月4日】(編輯:田喆)2018年12月,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在香港一場大型學術會議上公佈一對艾滋病(又稱“愛滋病”)病毒帶毒者的雙胞胎女嬰“露露”和“娜娜”已經出生,並稱這對嬰兒在胚胎階段經過他和研究團隊編輯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屬全球首例。

中國官方媒體人民網第一時間報導這個消息,稱這個“創舉意味着中國在基因編輯技術用於疾病預防領域實現歷史性突破。”

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AP)
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AP)

然而基因修改具有能阻止疾病遺傳的潛力,但此類手段在倫理上極具爭議性。再者,這樣的方法尚過於粗糙,也可能引致"健康"基因變異,對未來數代人帶來不良後果。

賓夕法尼亞大學基因倫理學教授穆蘇努魯(Kiran Musunuru)曾對法新社表示,這一事件有一系列重大問題,"一切現有倫理基本原則都被破壞;然後,還有科學方面的問題:對這一方法的後果不存在監控,而這導致產生了一系列無法預見的後果。"

另外有網友扒出2018年的新聞,視頻中說:“很多大規模的疫情,像什麼SARS,禽流感,甚至包括埃博拉,寨卡病毒,如果用基因編輯技術,對這些病毒細菌進行改造的話,那麼就可以生產出傳播性更廣的,而且致命性更強的超級病毒或者超級細菌......”

簡單來說,基因編輯技術就相當於一把基因“剪刀”,可以按照主觀意願將一種生物的基因片段“剪接”到另一種生物上,從而改變其生理特徵。基因武器正是通過這種方式修改基因獲得新的致病微生物,從而使對方的疫苗庫失效。

由於基因武器是“剪”出來的新病毒、新細菌,遺傳密碼只有設計者才知道,對方很難及時破譯並研製出新的疫苗與之對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庫,仍有源源不斷的新的基因武器“整裝待發”。研製疫苗的速度必定趕不上“投毒”的速度,這樣一明一暗的“較量”,顯然對防守的一方極爲不利。

基因武器的“屠殺”不分軍民,會帶來嚴重的政治和道義上的風險,後果不可估量。而且,如果操作不當或者運氣不佳,實驗或運輸過程中一旦發生泄漏,傷到自己人,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肆意濫用基因武器必將給全人類帶來不可預測的災難。

石正麗的同事們稱她爲“蝙蝠女俠”,因爲她花了16年時間在蝙蝠洞內搜尋病毒。今年3月,她告訴美國科普雜誌《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在去年12月底得知武漢爆發中共病毒疫情後,她瘋狂地尋找她的實驗室記錄被錯誤處理的證據。

美國分子生物學家理乍得•埃布賴特(Richard H. Ebright)週四(4月2日)表示,導致當前這場全球大流行病的中共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泄露出來的。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