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基因(pixabay)
中共病毒可能是基因武器?(pixabay)

中共病毒可能是基因武器?

【希望之声2020年4月4日】(编辑:田喆)2018年12月,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在香港一场大型学术会议上公布一对艾滋病(又称“爱滋病”)病毒带毒者的双胞胎女婴“露露”和“娜娜”已经出生,并称这对婴儿在胚胎阶段经过他和研究团队编辑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属全球首例。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网第一时间报导这个消息,称这个“创举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AP)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AP)

然而基因修改具有能阻止疾病遗传的潜力,但此类手段在伦理上极具争议性。再者,这样的方法尚过于粗糙,也可能引致"健康"基因变异,对未来数代人带来不良后果。

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伦理学教授穆苏努鲁(Kiran Musunuru)曾对法新社表示,这一事件有一系列重大问题,"一切现有伦理基本原则都被破坏;然后,还有科学方面的问题:对这一方法的后果不存在监控,而这导致产生了一系列无法预见的后果。"

另外有网友扒出2018年的新闻,视频中说:“很多大规模的疫情,像什么SARS,禽流感,甚至包括埃博拉,寨卡病毒,如果用基因编辑技术,对这些病毒细菌进行改造的话,那么就可以生产出传播性更广的,而且致命性更强的超级病毒或者超级细菌......”

简单来说,基因编辑技术就相当于一把基因“剪刀”,可以按照主观意愿将一种生物的基因片段“剪接”到另一种生物上,从而改变其生理特征。基因武器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修改基因获得新的致病微生物,从而使对方的疫苗库失效。

由于基因武器是“剪”出来的新病毒、新细菌,遗传密码只有设计者才知道,对方很难及时破译并研制出新的疫苗与之对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库,仍有源源不断的新的基因武器“整装待发”。研制疫苗的速度必定赶不上“投毒”的速度,这样一明一暗的“较量”,显然对防守的一方极为不利。

基因武器的“屠杀”不分军民,会带来严重的政治和道义上的风险,后果不可估量。而且,如果操作不当或者运气不佳,实验或运输过程中一旦发生泄漏,伤到自己人,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肆意滥用基因武器必将给全人类带来不可预测的灾难。

石正丽的同事们称她为“蝙蝠女侠”,因为她花了16年时间在蝙蝠洞内搜寻病毒。今年3月,她告诉美国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在去年12月底得知武汉爆发中共病毒疫情后,她疯狂地寻找她的实验室记录被错误处理的证据。

美国分子生物学家理乍得•埃布赖特(Richard H. Ebright)周四(4月2日)表示,导致当前这场全球大流行病的中共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