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1858年画作,白宫历史协会)
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1858年画作,白宫历史协会)
美國史話

门罗卸任后不再岁月静好 小亚当斯时期政治对抗加剧

美国史话(五十)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3日】(编辑:文长)1824年的总统大选异常激烈,在经过戏剧性的角逐之后,得票最多的安德鲁·杰克逊并没有当选,而是前总统约翰·亚当斯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进入了白宫。回想起四年前,门罗总统的连任没有任何悬念,当时只有新罕布什尔州的Plumer一个人没把票投给门罗;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门罗,而是他觉得历史上只有乔治·华盛顿一个人有资格全票当选,后人不能分享这一殊荣。

詹姆斯•门罗(图片:美国画家Samuel Morse1819年画作)
詹姆斯·门罗(图片:美国画家Samuel Morse1819年画作)

的确,门罗时期的美国空前统一,政党纷争销声匿迹,社会分歧似乎不复存在。然而,这被后人称作“感觉良好的时代”却昙花一现,歌舞升平背后难免浮现新的社会议题。

随着美国疆域向西延拓,人们对充满未知、神秘的广袤西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时西部土地的价格非常便宜,每英亩才2美元。但就这种白菜价还有人嫌贵,在大家的抱怨下,国会又将价格降为每亩1.25美元。人们争先恐后地“炒地皮”,一段被称作“西进运动”的历史悄然开始。虽然同样以农业为主,但西部土地和美国南方相比,却显得十分原始。南方是棉花、稻米和烟草的集中地,主要劳动力是黑奴,而西部几乎是白手起家,买来的土地完全未经过开垦,交通也不方便,更别说把农作物出口到海外了。虽然名义上都是联邦的成员,可地域上的巨大差异,带来了人们对政府职能的不同期待。

这是因为美国东北部工业化已经相对成熟,这里的人主张对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来保护美国本土的工业产品在竞争中不受威胁。他们还认为,联邦政府应当拨款修路,为他们把商品运往市场提供方便。可是南方人反对征收关税,因为关税不仅会提高进口商品的价格,还会导致别的国家征收对等关税,这对南方出口棉花和烟草就十分不利。南方各州也反对动用联邦资金修建道路和运河,因为南方很多地方是山区,地形不适合修建公路,更别说运河了。所以联邦政府改善交通的投资,很难让那里的人直接受益。

那新出现的西部各州怎么想的呢?他们当然支持政府修路,因为没有公路和运河,他们就几乎与世隔绝,和原来的印第安部落相比也好不到哪儿去。同时,他们还天真地认为,征收进口商品关税,会连带着提高他们自己的农产品价格。这样一来,西部地区就站在了东北工业区的一边,和南方人分庭抗礼。从那时开始,政治圈里两种不同的声音此起彼伏,逐渐打破了门罗时期形成的和谐局面。后人常说门罗是“最后的国父”,除了因为他是美国总统里最后一位参加过独立战争的建国先贤,也是因为建国之初头50年充满理想主义的光辉岁月,时常引来人们无限的怀念。

的确,从《独立宣言》开始,这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探索中,美国人向世界证明了,法国人做不到的我们可以做到。法国人从原点出发,又回到了原点,对自由憧憬演变为暴政的横行。而美国人却走了另一条路,他们对自由的努力成功了,权力的交接采用了和平的方式。就在约翰·亚当斯和托马斯·杰佛逊得票旗鼓相当时,根据规定他们要互相查验对方的票数,而亚当斯却非常绅士地说,这不必了!虽然我不觉得杰佛逊会得到更多的票,但是我不想让几张写著名字的纸毁掉来之不易的共和国。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图片:美国画家 John Trumbull1806年画作)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图片:美国画家 John Trumbull1806年画作)

汉密尔顿在所有的问题上都和杰佛逊相反,只要杰佛逊说一,他一定说二。然而,在面对最有可能支持自己击败对手、但人品不端的伯尔时,他却毅然决然地支持了杰佛逊。因为在他看来,坚持道德的政敌永远比两面三刀的“朋友”高贵得多。虽然汉密尔顿很看不起没有原则的伯尔,但是后来面对伯尔提出的决斗,汉密尔顿却说:作为基督的信徒,我不会伤害他的性命。决斗那天早上,汉密尔顿恪守了自己对神的承诺,他朝天放了空枪,却被伯尔射来的子弹打中。在这50年的探索中,建国先贤们的道德垂范和身体力行,为子孙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国家。

国父们纷纷离去,新一代的美国人会把这个国家领向何方呢?此时的政坛里,亨利·克雷代表了西部力量,约翰·昆西·亚当斯代表了北方人,而约翰·卡洪(Calhoun,又译作卡尔霍恩)则坚持为南方人说话。他们在国会和政府里也都有自己的人脉。亚当斯非常清楚,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地域分歧,共和国将有分裂的危险。和他的父亲老亚当斯一样,昆西是个出色的政治家。他曾经被派往荷兰、德国、俄罗斯和英国做美国的大使,并主导了根特和谈,结束了1812战争。在随后的国务卿生涯中,他帮助门罗总统拟定了美国的基本外交政策,也就是我们前边讲过的“门罗主义”。他还成功地与西班牙达成协议,把佛罗里达纳入美国的版图,并让西班牙人承认了美国西部的边界线。昆西不喜欢党派之争,这一点很像他那少言寡语的父亲。他觉得只有坚持父辈的理念,用道德品行而不是现实利益来划分人,才是一个优秀政治家真正需要的。他想模仿门罗总统的做法,选择不同地区的人组建内阁,甚至是启用自己的政敌,来平衡地域间的矛盾。可是,他的政敌却不太领情,拒绝加入他组建的政府。这导致昆西在任期内始终没有得到南方人的全力支持。不过,在亚当斯的努力下,新内阁成员还是具有非常好的多样性。国务卿亨利·克雷来自西部,财政部长来自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战争部长来自东部沿海的弗吉尼亚,司法部长来自马里兰。

亚当斯拿出了一系列改善民生的举措,其中包括一项修建道路和桥梁的计划。他还建议兴建一所国立大学和一个国立科技中心。他的提案没有得到美国西部和南方的支持,那里的人认为宪法并没赋予联邦政府这么大的权力。他们认为,这些权力属于各个州。除了基础建设,亚当斯还按照东北部工业区的意愿,准备征收进口关税。这又一次触动了南方人的敏感神经,南方各州在国会的代表们再次以逾越宪法授权为由拒绝了。

南方人一向不喜欢亚当斯,他们喜欢安德鲁·杰克逊,就是那位具有张飞一般性格的大将军,人称“老山核桃”。就在亚当斯任期内,安德鲁·杰克逊和他的支持者们控制了国会,他们自称民主党人,Democrats,它正是今天美国民主党的前身。民主党为了阻止亚当斯征收关税,想出了很多招数,其中之一的,就是提出一种根本不可能被国会通过的保护性关税。这么做的目的是拉拢西部人,让他们觉得民主党好像在为他们说话,但其实他们很清楚,这项议案不会被通过的,所以实际上南方人没有损失。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议案竟然在国会通过了。现在难题落到了亚当斯身上,如果他批准议案,就会更加得罪南方人;如果他否决议案,就会得罪西部人。亚当斯没办法,最后还是签了字。但同时他明确表示,国会必须对一切可能的后果负责。民主党一看这招不太奏效,又想出其他办法,比如指责亚当斯滥用政府资金啊,任用亲信啊等等。可是,最后所有的指控都不属实。亚当斯在任期间,好多人都对他甜言蜜语,想某个一官半职,但全被他严词拒绝。他认为,根据政治原因任命官员是错误的。可是亚当斯的正直,也引来许多他当初的支持者的不理解,这一点和当年的杰佛逊的确有些类似。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图片:Thomas Sully1824年画作)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图片:Thomas Sully1824年画作)

面对安德鲁·杰克逊领导的民主党咄咄逼人的攻势,亚当斯有点招架不住。双方都有自己的报纸,Daily National Journal支持亚当斯,United States Telegraph支持杰克逊。起初,两方媒体只是表达观点。后来就有点走味了,出现了一些人身攻击,并为自己支持的人犯下的错误辩护。这一场跨越政府、媒体和地域的对抗,已经不是简单的两个政敌之间较量,它演变出美国历史上一个崭新的政治版图。下次我们有必要放缓步伐,来了解一下对抗双方的主角,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之间的争夺到底折射出了怎样的社会思想?了解一下约翰·昆西·亚当斯的身世和他的成长经历。

音频:

美国史话(五十一)  父子都是总统 儿子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外交家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