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帝尧的故事】47 帝尧受降恕驩兜 焦侥远来拜唐尧 (音频/视频)

帝尧

【帝尧的故事】47 帝尧受降恕驩兜 焦侥远来拜唐尧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日】(主持人 东方 雪莉)

 。上次讲到帝尧用了西王母赠送的沙棠果,打败了驩兜的乱兵,驩兜要投降,帝尧与群臣商议要不要接受。大家都说要痛打落水狗,不可受降。

帝尧叹道:“汝等之议,确系不错。但是,朕终觉战争是不祥之事。自兴兵以来,已历半年。但看那百姓逃避迁徙,恐慌已极,这种形状,已觉可怜;还有些人家产因之而荡尽;有些人性命因之而不保。百姓有什么罪啊,遭受如此的灾难?朕的主张固然是救民,但是未曾救民先扰民,这又何苦来!况且三苗之地,险阻深远,三苗之兵,强悍能战。前日大战,朕的将士死伤亦不少,朕甚悯之。假使不受他的降,万一他负隅顽抗起来,劳师久顿,扰民更甚,岂不是反失救民的本意吗!古人说:‘叛而伐之,服而赦之,德刑成矣。’朕的意思,还是赦了他吧。”

众臣道:“伐叛赦服,固然是帝宽大之恩,但是臣等观察驩兜、三苗之为人,恐怕不是能改过的。万一将来他休养生息,又乘机蠢动起来,岂不是又要劳师动众,烦扰百姓吗?与其将来第二次烦扰,还不如趁此解决,一劳永逸呢?”

帝尧道:“汝等的话亦不错,但是朕的意思,总主张以德服人,不主张以力服人。古人说:‘信孚豚鱼化及禽兽。’禽兽豚鱼,尚且可以感格,何况苗民等究竟是人。他们虽有不轨之心,想来亦总因朕德薄之故,朕总罪己罢了。”

  众臣见帝尧说到如此,不能再说,于是决定受降。 当下开了几个条件,交来使带去。第一条,须将种种虐政除去。第二条,不得效法玄都九黎氏,以低灵烂鬼愚民。第三条,须尊崇古圣礼教。第四条,从前所兼并各国的土地,一概归还。第五条,此刻驩兜亲来谢罪,以后三年一贡,五年一朝。

  驩兜、三苗接到五项条件之后,大家商量,狐功道:“不如依他吧,且待将来再说。横竖我们的内政他未必能来干涉的,如果能来干涉,现在亦不受降了。”驩兜道:“我现在去见他,没有危险吗?”狐功道:“决无危险。唐尧素以仁义自命,这点信用他一定顾到的。”于是,驩兜就来帝尧行营,朝见谢罪。

  帝尧切实责备了他一番。他将一切行政设施及毒害帝尧之事,并此次作乱之事,统统归咎于其子三苗,愿以后改过。帝尧亦不深究,不过训勉了他一番。驩兜归去之后,帝尧亦班师振旅。走到半路,因为玄元首发奸谋,不避危险,这次又率师从征,其功甚大,遂封玄元为路中侯,仍令居毫州,以守帝挚宗庙。 回到平阳,对大小将士,论功行赏,一切不消细说。

    过了多时,有报说南方焦侥国王要来朝觐。

帝尧便问羲叔道:“焦侥国在何处?”

羲叔道:“在三首国之东,在中国南方之西,相去约四十万里,其人极短小,最长者不过三尺,短者只二尺左右,他的国王姓几,亦叫周饶国。”

大司徒在旁问道:“世界竟有如此短小的人吗?”

和仲道:“据某所知,比他短小的还有。有一个庆延国,其人长不过二尺,岂不是还要短小吗?”

赤将子舆笑道:“中国西北,雍州边外深山之中,有一种小娃,高仅尺许,面貌明秀端正,色泽肤理,无一处不像人。每每折了红柳,做成一圈,戴在头上,群作跳舞之状。其声呦呦,不知所唱是什么。偶尔到居人家中偷食,被人捉住之后,则涕泣拜跪求饶。假使不放他,他就不食而死。假使放了他,他一路走,一路频频回顾,到得距离既远,料想人追他不上,才放胆疾行,倏忽不见,所以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巢穴所在,亦没有人能蓄养他。野人从前曾见一个腊人,面目手足无不悉备,但其长不过一尺,岂不是更短小吗?”

  和叔道:“某闻东北方有一个竫人国,其人皆长九寸。西海之外,又有一个鹄Gǔ国,亦叫鹤民国,其人长者七寸,短者三寸,为人自然有礼,好拜跪,寿皆至三百岁。其行如飞,日可千里,百物不敢侵犯他,只怕海鹄。海鹄飞过看见,就将他吞入腹中,那吞了他的海鹄,亦可活到三百岁。但是此人虽被海鹄所吞,依旧不死,永远蛰居于海鹄的腹中,因此这只海鹄亦能远飞,一举千里,岂不是短小人中之短小人吗?”

和仲道:“以某所闻,还有长不到七寸的,就是末多国的人,其长只四寸,织麒麟之毛以为布,取文石以为床。又有勒毕国的人还要小,其长只三寸,有翼能飞,善于言语戏笑,所以亦叫善语国。他的人民时常合了群,飞到太阳光下去,晒他们的身子,晒热之后才归去,饮丹露之浆以解渴。这种人岂不是尤其短小吗?”

  篯铿道:“某从前阅览古书,这种小人甚多。有一国君去打猎,得到一只鸣鹄,杀了一看,只见那膆中有一个小人,长三寸三分,穿的是白圭之袍,身上挂着宝剑,手中持着刀,睁着两眼,口中不住的大骂,也不知道他骂的是什么话。后来有人认识,说这人姓李,名子敖,是常喜欢在鸣鹄膆中游玩的。

篯铿又道, 西北荒中有小人,长一寸,其君朱衣玄冠,乘辂车马,引为威仪。居民遇见他乘车的时候,抓起来吃了,觉其味辛辣,但是有三种益处:一种是可以终年不为猛兽毒物所犯;二种是从此能识万古文字;第三种是能够杀腹中的三尸虫。这岂非亦是奇闻吗?

  还有种小人,形如蝼蛄,用手一撮,满手可以得到二十人,那真是小之极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说所闻,无奇不有,不觉将所议的正事抛荒了。

  帝尧在旁笑着说道:“汝等都可谓博闻之至,朕不胜佩服。但是言归正传,焦侥yao2国王来朝,究竟怎样招待他呢?”

大司徒道:“几十万里以外的远人,向化前来,当然要特别优待的。不过他们的身体既然短小,那么一切物件应该特别制造,适合他们的身材用度才好。其余礼节,亦应该略为减省些,因为他们既然短小,恐怕体力有限,耐不住这种烦重的仪文,到那时叫起苦来,亦非优礼远客之意了。”众人听说,都以为然,于是分头前去预备。

  过了一月,焦侥国王到了,羲叔奉帝尧之命前去迎接招待。出得平阳不数里,只见前面无数五彩的物件,离地约一尺,连续不绝,纷纷滚滚,直冲而来,轧轧之声震动耳鼓。最前的一座物件上面坐着两个大人,一个如孩童一般的老人。羲叔看了,知道必是焦侥国王了。那时轧轧之声忽然停止,五彩的物件就不动了,从那物件上先跳下两个大人,仔细一看,原来就是中国南方的翻译官,一路领着焦侥氏而来。如今看见羲叔,知道是来迎接的,于是就停下来,一面招呼焦侥王下来与羲叔相见。

  羲叔细看那国王,身长不满三尺,而衣冠整肃,气象庄严,心中暗暗纳罕,遂上前相见,代帝尧致慰劳之词。那国王答语,由通译翻译,亦颇井井有条。当下羲叔正要上车,先行领道,那焦侥国王却邀羲叔同坐到他的那个五彩物件上去,羲叔亦想察看那物件,以广见识,便不推辞,一同升上。上去之后,再细看那物件,原来是......

责任编辑: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