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SOH资料照)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SOH资料照)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汉森教授:美国引领世界抗役和反制中共 是全球经济复苏关键

【希望之声2020年4月2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军事历史高级研究员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周四(4月2日)在《福克斯》网站发表评论文章说,美国正从最初的震惊和准备不足之后开始付诸行动,带领世界抗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机,也是世界上反制中共虚假宣传和霸凌的唯一堡垒。美国强健的经济基础将很快成为重启全球生产和贸易的关键。 

汉森教授的文章说,现在国际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川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没有像以前战后那样,以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带领世界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做斗争。 

然而,美国在主要国家中第一个限制从中国来的航班。川普总统于1月31日宣布了这一禁令。这是一项大胆的举动,有可能拯救了成千上万被中共谎言所危害的人,并很快成为全球的榜样。当初大声批评该禁令的人今天没有一个要求取消它。 

从珍珠港事件到9/11恐袭的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通常的反应是,在最初的震惊和准备不足之后,美国的经济和科技开始付诸行动。 

美国已经开始从对中共医疗用品和药品长期灾难性的依赖转向。美国公司正以临时方式大规模地加快口罩、呼吸机和关键的抗病毒用品的生产。 

已知的因中共病毒而死亡的数据显示,美国的致死率约为每百万人中有7至8人,这类似于德国的比例,在世界大国中是最低的之一。 

美国2019年的经济是世界上最强劲的,失业率、通货膨胀率和利率均接近历史最低水平。这将很快成为重启全球生产和贸易的关键。 

抗衡中共盗窃专利、版权和技术、倾销和汇率操纵,不仅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全球的利益。 

恣意妄为和卑鄙的中共对世界各国构成了生存威胁。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成了世界上反制中共虚假宣传和霸凌的唯一堡垒。 

尽管有人指责美国奉行的孤立主义在瘟疫全球大流行期间日盛,但美国仍在海外派驻有20万到25万人的军队。这确保了在当前危机中敌对势力不能趁机威胁欧洲和亚洲民主国家。 

美国创纪录的天然气和石油产量帮助降低了全球家庭的取暖和运输成本。欧洲和日本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是难以信赖的俄罗斯和中东产油国的最大客户。 

美国在减少碳排放方面比《巴黎气候协议》的签署国取得了更大进展,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美国天然气产量的急剧增加。这个无约束性的协议对全球最大碳排放国的遏制收效甚微。即使美国实现了近2.5%的强劲经济增长,其在2017年(有数据的最近一年)的碳排放量仍减少了0.5%,这是世界上减少最大的。 

事实是,如果欧洲(并不是美国)采取更负责任的行动,那么自由世界将更安全。欧盟国家已经抛弃了他们乌托邦式的欧盟兄弟情谊,正在回归为自身利益的民族主义。 

使用页岩天然气,减少对煤发电的依赖,可能让欧洲国家得以实现其对《巴黎气候协议》的承诺。 

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尤其容易屈服于中共的商业压力,并将其经济的未来抵押给了北京,酿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如果欧盟自己生产更多的天然气和石油,就无须海量进口能源,也就不会壮大莫斯科和中东国家的实力。 

如果北约国家只是履行其义务,将国防预算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那么西方在这次危机中就不会如此脆弱。北约国家就可以更有效地利用其军事和卫生资源来对抗中共病毒。 

联合国也是无所助益。在中共病毒最初爆发的关键几周里,世界卫生组织只是跟着中共的宣传在鹦鹉学舌。世卫组织在今年1月中旬声称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在几周后又建议说,对中国的航班实行旅行禁令对抑制中共病毒的传播毫无价值。这两者都是谎言,但受到中共政府的欢迎。 

西方目前欠缺的是没有考虑到他们最神圣的机构。美国和欧洲的大学现在都停课。他们有成千上万的空宿舍。为什么不把它们作为弱势的无家可归者和穷人的临时避难所呢? 

考虑到假信息泛滥,成千上万的人需要准确的数据。但是,昂贵的防火墙将可怜的读者拒于主要新闻网站之外。例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可以暂时放弃付费订阅,至少对与中共病毒信息有关的任何文章应该如此。 

在整个疫情爆发期间,媒体都在煽动情绪,助长了人们的歇斯底里。假媒体记者应该自我监督。 

在与中共病毒的抗争中,懈怠的不是美国,而是那些叫得最响亮、最擅长投机的批评家。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