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國經濟,美聯社圖片。
2020年3月10日,兩名保安在北京王府井巡邏。(美聯社圖片)

中國經濟岌岌可危 但中共已拿不出好辦法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重創下,中國經濟三駕馬車中的出口和消費幾乎熄火,投資也難有起色,在外界觀察家看來,如不及時採取措施,失去動能的中國經濟將有跌落懸崖的風險。然而,面對危機,中共似乎已經耗盡彈藥,拿不出像樣的措施。

中共超3萬億刺激計劃:一場毛毛細雨

中國經濟處境岌岌可危,在外界觀察家看來,正在向懸崖邊滑落,如不採取有效措施,將直線下跌。然而,對於這樣的局勢,中共似乎已經耗盡彈藥,拿不出什麼好的方法了。

中共國務院3月31日的常務會議,確定再提前下達2900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加上2019年四季度提前下達的專項債務1萬億元,合計下達1.29萬億元。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表示,今年專項債務限額有可能達到3.5萬億元。

對於中共此次國常會拿出的刺激措施,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指出,專項債是一個空洞的概念,需要地方上報項目給中共發改委,項目批准後纔可能申請財政撥款,這對於提振目前停擺的經濟起不到作用。

中國經濟目前的體量達到大約98萬億,一個區區不到4萬億的刺激計劃,對於中國經濟只能算是下了一場毛毛細雨。

受制於債務通脹因素 中共刺激措施束手束腳

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表現疲弱,但中共政府卻拿不出像樣的支持措施,投資者爲此感到失望。

彭博4月1日報道,中國金融市場的表現開始落後於全球其它國家,人民幣兌一籃子24種貿易伙伴國貨幣已經連續7天下跌,上週滬深300指數落後於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SCI Inc.)的全球基準股指,跌幅爲2015年以來最大。

中共央行本週出臺的一系列新政策未能扭轉中國金融市場的頹勢,在其下調短期利率至201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後,股市和債市週一雙雙下跌。人民幣週三走軟。

與此相反,美國正在討論第四輪經濟刺激計劃,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決定將利率降至零,並向金融體系注入數萬億美元。歐洲各國政府已經擱置了財政赤字目標,以增加支出,日本執政黨本週也提出了該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經濟刺激方案。

在積極的救市措施的提振下,過去一週,各國資本市場企穩,中國股市人民幣匯率卻繼續喪失動能。中國本地股市日均成交量先前四周左右已經在1萬億元人民幣(1410億美元)上下浮動,目前卻只有一半的水平。滬深300指數上週走高1.6%,而MSCI全球指數的漲幅卻達近10%。

深圳前海聯合財富管理基金(Shenzhen Qianhai United Fortune fund Management Co. )基金經理於英波表示,“病毒爆發期間的政策立場讓許多投資者認清了現實。對於那些仍在等待北京方面出臺重大舉措的人來說,他們的等待將是徒勞的。”

中國經濟的現實與美國不同。自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美國以最痛苦的方式處置了危機,經濟由此持續上行,美國家庭和美國企業槓桿率趨於合理,對危機有較大的應對能力;中國正好相反,在那次危機之中,中共以無痛的方式向市場注入鉅額資金進行刺激,保留了許多本應倒閉的殭屍企業,從個人、家庭、企業到中共政府,均揹負了鉅額債務,槓桿率居高不下,在刺激效果減弱並出現後遺症後,經濟也由快速增長跌入下行通道,今年的經濟增速預計將是197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在經濟下行的同時,消費通脹卻達到5%以上,中國經濟不可避免的進入滯漲。

彭博報道稱,中共相對謹慎的貨幣寬鬆政策反映了中共政府對物價通脹和國家鉅額債務的擔憂,其債務已經不可持續增加,中國從個人、企業到中共政府,應對危機的能力已經非常脆弱。

深圳天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Shenzhen Valley Asset Management Co.)董事總經理陳同輝表示,目前中共出臺的政策只是保障性措施,“在政策支持方面,這似乎是我們所能預期的最大限度。”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