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評論】百年大瘟疫中 迄今爲止日本令人不解的神奇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百年大瘟疫中 迄今爲止日本令人不解的神奇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我們現在跟大家分享的,這是梵蒂岡的網站,我們看到了這組照片,這是聖彼得大教堂,整個梵蒂岡全都關閉了。它那組照片是在推特上,相當震撼。只有教宗一個人在爲整個人類祈禱,按照他的宗教的角度。很多人說,曾經有過一些電影裏頭有過這種類似的故事,就是爭奪教宗的位置的時候,有。但這個照片是相當震撼的,這是在梵蒂岡大教堂的外面,在聖彼得廣場上,當時下雨了,這是個孤獨的老人的身影。最新的消息是說,他睡覺不是單獨一個人,旁邊應該有人來伺候他,跟他同寢室的一個人被測出來是確診的,他目前會怎麼樣?不知道。但我們這期節目重點不是講意大利,我只是跟大家分享這一份孤獨,這一份感觸啦。

 

這是他做儀式了,外面在下着雨,那是他拿着他的,我不知道叫權杖還是什麼,他宗教裏有很明確的說法了。大家看到的是外面下雨,他同樣是放上了香爐。香呢,在宗教當中,幾乎沒有差距,你可以看到天主教用香,道教用香,佛教也用香,所以香是有另外一種說法了,我們就說這意思了。他在祈禱了,爲世界人類祈禱了。這是其中的一張照片,這地方有許多椅子,全撤掉了。就是這樣,挺悲劇的。他面對着空曠的除了他自己的侍從,一個人都沒有,在發表着他的祈禱詞。這個十字架應該是他的陳設了,你能看到的就是這麼個標誌,我以爲就是相當悲劇了。好像這邊是聖彼得,因爲耶穌在走之後把天堂的鑰匙給了彼得,這是宗教宗的故事。我想講述什麼意思?就是意大利遭遇了應該是在歷史當中,在我的說法中是第三次,組合成的第三次大瘟疫。那現在呢,它今天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一萬。在討論意大利的問題的時候,我們在另外的節目中討論了,我只是想跟大家展示出它的無奈,它面對大瘟疫的無奈。但對比的是另外一個國度,對比的是日本。就是你看到它的無奈,整個全國的淪陷,人力無可戰勝,一點辦法都沒有。

 

《全球死亡人數最多的意大利 能否給歐美敲響警鐘?》這篇文章是在二十號寫的。這是棺柩,在意大利所有死去的人他們有充足的棺柩,他們對使者很尊重。死去的人絕大多數是老人, 六十五歲以上的。二十號死亡人數達到了三千四,超過了中國。然後他提到說,這是BBC報的,綜合專家的說法,防疫不嚴謹,人口老化,醫療資源不足,這三條。你聽明白了啊,人口老化,防疫不嚴謹,醫療資源不足,造成了今天的意大利的悲劇。我們看一下即時的消息,很可怕,全球感染人數已經超過了七十萬人,格林威治時間二十九號晚上七點五十,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三萬三,速度非常快,而且數量非常大。地區分佈,意大利又死了七百五十六人。美國已經將近十四萬確診,再次增加了一萬四千人,但它的死亡人數二百一十,死亡率的增長數不是很高,確診人數再次達到一萬四,它已經連續四天超過一萬四、一萬五。按照川普的說法,就是它的測試的人數測試的量非常高,增長數高而死亡率相對低,它模仿當時南韓的辦法。意大利今天死亡七百五十六人,現在死亡超過了一萬,它的增長數五千,它的增長數依然持續蠻高的,但它是往下走的,我們只是跟大家介紹大致的情況。西班牙跟它差不多,死亡人數差不多,確診總人數八萬,基本上就是跟着它,差了一點點。德國六萬一千,增加三千,死亡人數五十七,所以德國總數遠遠超過了韓國,但它的控制的概念像韓國。法國二百九十,法國的概念就不是很好,百分之十五,它的總體數量沒有那麼高,但是它死亡率相對來講就高,所以法國跟在了西班牙之後,但是它的死亡人數還沒有那麼厲害。UK,死亡總數是一千二,它是超過了百分之二十,而它的確診人數兩萬兩千四百,就是它的死亡數高,所以UK現在感覺上就非常的麻煩,它也不樂觀。另外一個不樂觀的就是荷蘭,荷蘭的死亡也高,其它的就是這麼簡單的增加了,所以完全是在歐洲的發達國家,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UK、荷蘭,加上瑞士,這是我們看到的比較厲害的。

 

回過頭來再回到意大利,意大利的疫情歸咎了這三點,我們可以看一下他的老齡化的問題,它原因歸因在老齡化, 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百分之二十三,但我們要談的不是它,我們要談的是日本。我們現在跟大家分享日本的老齡化,它是非常麻煩的,我們就找一個統計數據,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號,日本有一億三千多萬人口,有三千五百八十八萬人,六十五歲以上的,創造了歷史新高,百分之二十八點四,意大利是百分之二十三。那要對比什麼?就是日本它沒事兒,對比的是這意思。

 

日本的疫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二月一號,日本新型肺炎增加十七例,禁止湖北人入境。一月三十號當天宣佈增加六人, 二十九號乘坐日方僑胞飛機返回日本的三名日本人以外,這是從武漢撤僑,在東京都三重縣和京都,發現了三名中國籍病患者。東京都的三十歲的中國籍的女導遊,一月十九號武漢,二十號帶着團來到了日本。二十號習近平發出了重要指示,對不對?三重縣的五十多歲的男人確診,去年的十月二十四號到今年的一月十三號在武漢逗留。另外一個是京都的二十歲的中國籍的女留學生,當天被確診,一月十六號到二十二號在武漢居住。這是三十號宣佈的增加的六個人。

 

二十七號李克強去的武漢, 二十八號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二十九號日本撤僑, 三十一號日本確認在千葉縣一個女導游出現這個狀況,後來發現那個司機出現狀況,然後就開始了禁令。我想跟大家講什麼意思呢,在一月三十號,六個人當中有三個從武漢回來的,一個在三重,還有一個在東京都,另外一個在京都,不在一個地方,這個時候那條船還沒出來呢,那個公主號還沒提上。我跟大家講述的,是往前推日本出現狀況的最早的時間。而這個女導遊是帶着團到日本,而她自己住在千葉縣。然後緊接着大概第三天,二月二號、三號,給這個二十五人團的司機,當地的那個男人他也被感染了,在當時一月底武漢剛剛起來的時候,就是李克強到武漢去,然後他們在建火神山的時候,你看到的日本就這一個那一個,然後當這個司機出現狀況之後,日本就宣佈出現了社區感染,我想說的是這意思。意大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意大利最早的記述,二月二十一號,比它的時間晚了起碼二十天。

 

這是二十七號《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他在探討這是一個無法解釋的現象,在日本。現在大家看日本有多少感染數?韓國九千五,死了一百五十二人,它增加人數是一百多。大家要知道韓國的概念不太一樣,就是韓國已經爆發了,韓國是二月二十一號爆發的,跟意大利是一樣的,它爆發之後加以控制了。而德國類似,德國的感染人數極高,現在已經到六萬一了,它只不過死的人很少,就是說在德國它同樣爆發了。但日本不是,日本現在一千八百六十六 ,最近它增加的多了,主要集中在東京,一共死亡人數五十四個,它的總數根本沒上來,它的疫情是最早出現的,它的疫情出現的時間遠遠早過韓國。

 

我們回到這篇文章,這是《紐約時報》三個人寫的一篇文章,他無法解釋在日本爲什麼發生這種事情。在東京一名喉嚨痛的三十多歲的護士前往第三個城市大阪,去參加了一個情人節的週末表演,二月十四號情人節。確診的病例當時只有幾十例。兩週之後二月底,她的病毒測試陽性。這是又出現在大阪了,在大阪另外三個場所都出現了感染病毒,去過音樂會的觀衆都進行測試,一共有一百零六個。不到一個月後,大阪府通知說,大阪府疫情結束了。一月中旬出現首例病例以來,官員們向公衆保證,他們已迅速採取了措施,不過日本也一直令流行病學家們不解的是,他們沒有任何嚴格的限制人員流動,他們也沒有采取給經濟造成毀滅性打擊的封鎖措施,他們沒有做廣泛的病毒測試,但他們卻不是意大利和紐約今天的樣子。沒有限制人員流動,就是武漢封城,整個封鎖措施,這是中國。廣泛的病毒測試,這是韓國跟德國,他們都沒做,你記住,日本什麼都沒做。不解之謎部分得到解說,說勞動大臣講,告知了安倍晉三,有證據表明目前有很高的感染失控風險,目前啊,就是上個星期四。星期三東京都的知事小池百合子警告市民, 一千四百萬的人口,是爆發的關鍵時刻,這是指現在。前一天奧運會推遲了一年,是。而東京的本週增加四十七例,一些是海外歸來的。有限的病毒檢測,他們沒有大規模的病毒檢測啊,他的意思就是他沒有做任何應該做的事情,他什麼都沒做。小池百合子是東京市長了,這麼講吧,要求東京人在家工作,別外出,跟現在北美說的概念一樣。如果我們現在什麼都不做的話,會更糟。到目前爲止,日本公衆沒有認真對待這些警告,學校停課一個月,要求取消大型活動,但其它東西都正常,人們正常的坐地鐵,人們正常的去賞櫻花,櫻花開了,購物、去酒吧、餐館,而確診的病例和死亡卻很低,讓人很寬慰,他在講述這個現象。星期三在大阪俱樂部觀看演出,這傢俱樂部,他講,一個月前曾經被污染過的,他們在一個狹小的不透風的空間跳舞,持續兩個小時,什麼事都沒有。這是日本,他不明白爲什麼,在世界其它地方如何如何如何。

 

日本有一點二七億人口,卻只有一千三百例感染和四十五例死亡。老齡化極其嚴重,卻是這次死亡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解釋不了。我們剛纔跟大家解釋了,它的狀況跟意大利極其類似,它的老齡化狀況,它的不準備的狀況,所有的意大利的三項最主要的問題,日本遠遠嚴重過意大利,但日本沒事兒,而日本的疫情早過意大利幾乎二十天。要麼是他們做對了什麼,要麼就是沒有,我們只是沒不知道而已,華盛頓大學流行病專家中心的主任彼得作出這樣的評價。什麼意思?今天日本的現象超越了今天所有病毒學家的認識,是個不解的現象,非人力而爲的現象。

 

日本成功控制感染,這句話是錯的,它沒控制,它的出現就變成了極其好奇的現象。它沒像中國那樣封鎖城市,它沒有像新加坡那樣使用監控技術,它沒有像韓國那樣進行大規模的檢測。韓國的人口不到日本的一半,但檢測了三十六點五萬人,日本只檢測了二點五萬人,它的檢測能力是七千五一天,只有七千五。你看現在美國是多少?它的人口數是美國的百分之四十,但它地域極其狹小,對不對?那如果按照這個說法,美國左派去打擊川普的概念,就是他檢測量太少。日本國立保健醫學院的主任博士說,有限的檢測是有意義的,因爲被檢測的人都是送來的,有症狀的才檢測,沒症狀的全都不檢測。你看,這個跟現在美國的說法,歐洲的說話完全不同。因爲官員不想讓非重症者住院,浪費醫療資源。

 

日本對感染有抵抗力,他說,可能源自於日本文化中常見的做法,勤洗手,鞠躬,不握手。不是這麼回事兒,但跟文化是有關係的。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家說,它是一種賭博。報告以來根據推算的話如何如何,這是專家的。風險在於表現之下,你會意識太遲。它不遲啊,它的問題就是說它的最早的病例在一月中就已經發現了,而且在那個時候,同時在大阪、東京都、千葉縣和京都都已經有感染者了,他是散居的。而那二十五個武漢人是到東京、京都去旅遊,奈良去旅遊,那個病毒一定是從那二十幾個人身上感染到那位中國籍的導遊,那個司機那是個老頭,七十三歲是七十二歲,其實我們看到報導,最早發現是那個老頭,開車的,然後才談到那個女導遊。那什麼叫事情正在表象之下,醞釀多長時間?這是事情已經過去了纔是這樣,但它是不是完全過去,不好說。但是再看看今天的美國,今天的西班牙、意大利、荷蘭、德國,你再對比它,可就不是這位專家的說法了。就像他剛纔說的,它一定做對了什麼事情。

 

我們藉助一個表面的病毒示意圖, 這一個很簡單的。這是中國,這是歐洲,這是北美,它是一個點狀圖了。那我們早跟大家解釋過,這一片這是俄羅斯,原來蘇共,就是蘇聯解體的共和國,和原來的東歐,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所有這些國家沒事兒。那另外呢,香港沒事兒,臺灣沒事兒,這是我們跟大家解釋的非常清楚的。然後還有沒事兒的是新西蘭。新西蘭、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加拿大現在五千多,澳大利亞大概四千多。但是它們國家都比較類似,什麼特點?解體了共產主義的全都沒事兒。另外呢,澳大利亞、新西蘭跟加拿大,跟共產黨幹起來了,就是跟中共幹起來了。以各種法律的方式,反正以主動與被迫的原因,出於國家的原因,跟它幹起來了。香港人民,天滅中共,幹起來了。臺灣人民,一月十一號大選,幹起來了。所有沒事兒的都是跟共產黨幹起來了,這是我們跟大家解釋的。

 

而前兩天曾經有另外一篇文章,我節目中跟大家解釋了。神韻演出最後結束的時間,在北美是三月十一號,就是美國了進行全國緊急狀態,三月十三號星期五,而最後一場演出是在紐約市的三月十一號,它的飆升時間是從三月十一號以後出來的。而在全球的其它地區爆發的時間,在歐洲爆發的時間,基本上類似。新西蘭,神韻演出在那兒完全都演過了。澳大利亞演出的最後時間,三月十七號。也就是說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亞,在新西蘭出現了類似的狀況,就是他們的神韻演出基本都完成了他們本該完成了。加拿大沒有,加拿大兩個地方沒有演成,溫哥華和多倫多。但是在多倫多市的四周,包括渥太華,包括蒙特利爾,都演了。就加拿大東部,大概有五個城市演出,只有多倫多沒演出。那多倫多是最大的城市了當然,它本來是三月二十四五號演出,演到四月份,而溫哥華就是十八號那天應該。所以加拿大出現一個狀況,兩個最主要的城市沒有演成,但是卡爾加里、埃德蒙頓都演了。澳大利亞是在悉尼演出,一直在演,大概演了兩個多星期。結果等到了十八號那一天哪,他不讓演了,他管制了,不讓演了。說五十人以上不能聚集了,那就不能演了。而在新西蘭他的整個演出結束了。所有出現了一個,時間上我們有一期節目說,他在時間上出現了一個壓制。神韻在世界各地演出的時候,整個疫情沒有起來,它起不來,而中國之外,真正疫情起來的是三月十幾號之後。我們看到的故事,基本上是這麼個故事。

 

我找到了一份資料,因爲神韻網站已經把相應今年的演出都已經結束了,我只是跟大家描述一個時間表。神韻藝術團在日本的演出時間起始於十二月二十五號,我自己找的資料啊。這是日本的不同的城市,大概有十二個城市。其中有些城市是重複回去演出的,東京跟京都都是重複回去演出的。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號開始演出,一直演到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號,將近兩個月。幾十場的演出,十幾個不同的城市,出現過往返,而且呢涵蓋了整個日本的從上至下的所有地區。剛纔華盛頓大學那個人說什麼,他們做對了什麼事情,我陳述的故事是對比意大利來的。

 

我們看其中一個人他是在東京的,這個人看過演出之後他怎麼評價神韻。這是日本人,他說,神韻層出高不可及,描述了人神之間的關係。這個人是東京的,他是一月十二號看的演出。一月十一號臺灣大選,投票。太幸福,太開心,朋友介紹第一次看這個神韻演出,他說,我完全着迷了,太精彩了,一切美的超凡脫俗,我強烈感受到來自神的力量,層次高不可及。他們做對了什麼事情?千葉的一家運輸公司,十一號晚上他們看神韻演出,在東京,我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壯美,從天而降,源遠流長。中國綿長的歷史、悠久的文化,但是到最後神韻在告訴我們神會回來的,還是由神來拯救人類,這個大結局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個人覺得我都不用什麼解釋,你就聽他說。在災難降臨的時候,神一定會來拯救衆生的,人與神從來沒有分開過,甚至可能正在共處,這是一個久遠的緣。我相信中國人,看我節目的朋友,應該能夠聽得懂他所說的意思,對不對?你看看羅馬,你看看教宗。說教宗還害怕染病,對不對?染了病毒沒染病毒?神的使者怕人間的病,而這個病在天主教的傳說中是神對人的懲罰,那教宗到底是人還是神的使者?這是個挺嚴肅的問題。他的梵蒂岡,他的聖彼得大教堂都要清空了,是不是?既然我們看到了那樣的裝束,烏鴉的裝束,是帶有神的概唸的話,那梵蒂岡應該站滿的人坐滿了人纔對,在那裏得到拯救,但不是。可是呢,在人的概念中,卻知道這是應該有的。

 

舞蹈中觀察到很多動作,是劃圓的,這意味在圓中人類羣居的生存最後會迴歸到自然的,這個意義極爲深遠。這個人不得了的,他能看出這個圓,圓是什麼,不就方得始終嗎?不就今天是在結束的時間,這一茬人類文化的大終結。那人類文化的大終結,是人不能夠像神造人時那樣去成爲一個人應該有的樣子,所以出現今天的故事,對不對?所以纔出現這種瘟疫大淘汰,被淨之後,還能夠迴歸圓的人,才能夠有機會。看天幕上的漢字,一點都不難懂。讓他非常吃驚的,他竟然看懂了整個漢字字幕。日本人是可以讀漢字的,但現在的日本人有多少人能讀懂漢字,是個疑問。他是做生意的人,漢字表達的意境相當的深奧,層次極高,令人震驚。這是多麼高層次的歌詞啊,就我個人曾經看過的概念,其實就是人與神同在,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其實就他想的,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以及人應該如何選擇被救度,如何能使得自己被救度。我剛纔講了教宗自己都怕被感染,整個梵蒂岡怕被感染,把聖彼得教堂給清空了,大廣場裏都沒有人。意大利在沿用着人的方法時,死亡的人卻超過了一萬,這是爲什麼?既然是神來拯救,那教宗自己卻怕死。歌詞表述着人與神的關係,喚醒人來自神最後迴歸神的記憶,我們每個人裏面既有人性,更有神性。人性是我們生命本身的道德對生命認知的約束,表現在人這邊的言行的一切。人性是人的神性的延續,而神性是跟我們的靈魂相匹配的。天幕不一般,同樣的信息,一開始天幕的左邊出來,從右邊褪去,象徵着人類的生命由神而產生,最後迴歸到神的腳下。不得了,我跟大家解釋這意思,這個人他是在東京看的,他自己的公司是在千葉。在日本人裏面,神韻演了兩個月,幾十場, 十多個城市和地區。在他演出過程中,這些人的神性被喚醒,病毒對他們沒用的,他沒有封城,他不去檢測,它的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將近百分之三十。他們去吃喝、他們去玩、他們去樂,這病毒就過不去。聽不懂嗎?最後就華盛頓大學的主任醫師說,他們肯定做對了什麼事。做對了什麼事兒?他們不知道?

 

這是今天,在二零二零年神韻演出當中,我看到的演出場次最多的,就是在一個國家裏面,他的涵蓋面最廣的、時間最長的。美國有類似,但美國的情況不一樣。我現在能夠理解到的美國,川普讚譽習近平,對不對?川普讚譽習近平,疫情就在美國一直爆發。可是在美國爆發的具體的地方,又是親中共的那些白左,很有趣吧?也就是說,川普老去讚譽習近平個人,但是去聲討中共,結果這個病毒在美國又出現,而出現又衝着跟中共有關的白左去,支持中共的地區、州、府、縣市,所以它就跟日本不同咧。美國人那地方什麼背景的生命都有,就搞了這麼複雜。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我節目已經列了很多了。

 

然後他就提到說,神韻兩個字很傳神,神韻就是神的音樂和舞蹈,韻字左邊是音,代表着音樂和動作,如果用英文我就看不懂了,但是漢字很傳神的。節目最後有一首歌,上頭漢字我全看懂了。能寫出這樣歌詞的人,絕對不簡單。太棒了,我給他們發了短信,推薦他們來看,不看就太可惜了。新年時間看神韻,我今天是太幸福了,太開心了。這個東京人他在解釋着今天整個日本面對大疫情,幹對了這麼一件事情。我希望朋友們能夠理解,真的,如果還不相信,我個人覺得時間不多了。這個瘟疫,如果在中國再回頭的話,那就賊快,根本不管你了,真的。咱再說一遍,大個的沒來呢,你看現在慘,連我也憋在家裏頭,大個的根本沒露頭呢。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