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一個“糧荒”兩種腔:中共在“中共肺炎”疫情中的媒體導向
“中共肺炎”導致囤糧潮 ,香港某超市貨架空空。(圖片:AP/Kin Cheung)

一個“糧荒”兩種腔:中共在疫情中的媒體導向引關注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本台記者陳默綜合報導)近日,陸媒與外媒就“中共肺炎”是否會引發世界糧荒的問題,都相繼做了報道。但陸媒對此問題,內外報道有別,甚至腔調完全相反,凸顯其在“中共肺炎疫情媒體導向的用意。

3月30日,美國之音以“從口罩搶購到糧食囤積:中國輿情和媒體導向”爲標題,報道了中共媒體疫情中糧食問題的導向

美國之音在報道中說,大陸微信羣裏的網民不斷有人發出“糧荒來了,中國又一個關口來了!”的聲音,暗示大家儲備一些吃的。此類帖子並沒有被當局刪除。

但各家陸媒對越南、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等國宣佈禁止糧食出口均作出雷同反應。

陸媒在糧食問題上對海外的腔調:全球危機一觸即發

3月26日,陸媒環球外匯網說,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高級經濟學家表示,由於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各國民衆和政府恐慌性囤積食品,食品通脹可能即將來臨,一場全球性糧食危機可能一觸即發。

3月27日,陸媒新浪財經社論稱,疫情在全球蔓延之際,糧食問題又浮出水面,一些國家開始收緊糧食出口,一些國家擡高出口價格。再加上非洲與南亞地區面臨蝗災風險,糧食正在成爲國際戰略物資。

新浪財經還說,中國去年糧食總產量位居世界第一,稻穀、小麥、玉米三大主糧自給率一直保持95%以上。但中國也是全球最大的糧食進口國,其中近80%是大豆,高度依賴美國、巴西以及阿根廷等國,暴露了過於依賴進口的風險。

受此影響,北美幾天前發生了華裔民衆搶購囤積食品等物資現象。對此,陸媒援引網友的話譏笑說:搶口罩還可理解,搶糧是欺負人家Costco(開市客)倉儲超市可以無限期免費退貨吧?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尤其是北美糧倉,那裏不存在糧荒,只有糧食價格問題。

陸媒在糧食問題上對大陸民衆的腔調:不影響供給

陸媒東方財富網在糧食問題上對民衆的說法,從其標題上便一目瞭然:“糧荒”來襲?糧食大漲價?這個故事編得太沒技術含量!與環球外匯網和新浪財經的腔調完全相反。

東方財富網表示,“進口大米佔我國大米消費約1%,來自于越南的進口大米則佔我國大米消費量的約0.2%。進口大米主要用於品種餘缺調劑,如泰國香米,即使大米不進口也不會影響國內市場供給。”

最後,東方財富網說,“業內人士分析稱,面對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主要出口國採取限製出口措施,可能會加劇國際市場糧食價格的波動,但對我國國內糧食市場的影響不大,甚至,進口量的下降,還有利於消化不合理糧食庫存,減輕國內部分糧食品種庫存壓力。”

對中國的糧食是否夠吃,陸媒京報網還引用了同濟大學特聘教授程國強說法,稱:中國糧食安全角勢處於歷史上最好時期。從糧食結構上看,“中國不僅糧食生產能力強,而且依賴進口程度較低。”

美國之音就此採訪了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他說:“我個人沒有觀察到搶貨囤貨這種現象,超市裏的各種商品還是充足的。但是微信羣裏有一些人強調會有危機出現,就是各種基本生活品的短缺。這種情況完全有可能出現,建議存一些東西。生活必需品包括一些糧食、一些罐頭食品,以及日常要用的吧,比如,飲用水啊等等,有這種建議。我知道有一些人聽從了這個建議,儲存了一些。”

李大同還表示:“不認爲有這種危險,超市裏特別是米麪,全是小山一樣堆着,沒見誰搶購這些東西。”

香港人如是說:大陸人沒有這個防範意識

廖劍豪原是廣州居民,後移民到香港。就糧荒的問題,他對美國之音說:“我移民去了香港,家裏存了一年的糧食,國內囤糧食的不多,因爲他們沒有這個信息。跟他們講,他們都以爲我們瘋了,以爲我們傻,所以他們都沒有存糧。現在越南禁止向大陸糧食出口,大陸知道的人也不多,所以他們沒有這個防範意識,沒有,完全沒有。香港就有,很多家庭都存了糧食,大陸存糧的不多,可能跟他們受的教育有點關係。”

廖劍豪還說,他儲備的中長期物資是壓縮包裝類糧食,現吃則現買。他說:“香港的糧食採購很厲害,‘百家超市’已經限購了,每次每人限購兩盒雞蛋,兩袋大米。”

專家:中共式教育致民衆對糧荒理性判斷不足

早在2019年5月,自由亞洲就報道,中共自5月起,各地方部門進行糧食庫存清查的自查工作,全面清查糧食庫存,引發民衆擔憂貿戰釀成糧荒。報道說,清查自2月底前至10月底,將清查分成準備、自查、普查、抽查和整改5個階段進行。這次清查的糧食種類範圍包括中央儲備糧、最低收購價糧,以及地方儲備糧等。

家住湖北的作家熊先生在接受境外媒體訪問時表示,中國不少糧食進口自美國,庫存糧食有限,假如中美貿易戰持續,將對糧食進口造成影響,未來中國可能面臨糧荒的危險。

另居於武漢的彭女士稱,現在很多農民都放棄了種糧食,改爲購買商品糧,並舉例說,向從農村來的鄰居買米,但對方表示種植的糧食僅夠自己吃,所以形成現在米價暴漲。

自由亞洲援引陸媒報道說,根據海關資料顯示,中國2018年進口糧食達到1085億噸,爲全球最大糧食進口國,而美國則是全球最大的糧食出口國。

美國之音指出,顯然,對可能出現的糧食供應緊張的預測,民衆的認知不同,部分原因在於理性判斷依據不足,或者還有官方宣傳的因素,即所謂的教育。

網友本傑明・鮑(Benjamin Bao)在他的網文中表示:“瘟疫、饑荒和戰亂總是不期而遇,中國曆史上也有多次發生,尤其是改朝換代的時候。聖經中耶利米書也多次提到“看呢,我必使刀劍、饑荒、瘟疫臨到他們”,發生在猶大國滅亡之前。這些是驚人巧合呢?還是這一次就像當年的SARS一樣。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引人注目之時,我就擔心糧荒的問題,現在已經有一些不好的徵兆出現,慢慢的正印證着我的判斷。”

他還引用了詳實的陸媒數據來顯示,中國2018年糧食進口1.08億噸,2018年糧食生產6.58億噸,糧食生產的缺口大概是1.08/(1.08+6.58)=14%,這裏排除出口,是因爲出口是進口的零頭,估計近幾年300萬噸不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他認爲,進口飼料少了,豬的產量就少了,可能其它糧食就消費多了,這會引起糧食消費結構的改變。他指出:“實際的缺口可能無法評估,我認爲進口減少很大的可能是糧食的緊缺問題會惡化。但是至少我們會有一個大概的認知中國的糧食的缺口是14%。”

他還分析道:“開工不足的問題,會帶來外匯的短缺,外匯的短缺意味着無法購買足夠的糧食。沒有足夠的糧食意味着糧價會快速上升,很多人就會買不起食物。這個問題本來就是個隱患,中共(新冠)肺炎很大的概率上會惡化這個問題。”

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普通民衆無法判斷這個形勢,你不掌握任何數據信息,你怎麼能夠判定全球糧食短缺的信息,這是不可能的。最近看到的消息是不少國家嚴禁糧食出口,越南、印度等這些國家,也不知道是爲什麼。對老百姓來說總是信息短缺,無法判定。“

倫敦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蒂姆・本頓說:“我們已經開始看到這種情況在發生,我們所能預見的是,各國的(糧食)封鎖將進一步惡化。”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