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武漢封城後,年輕的打工仔們無法打工又回不了家,只好流浪街頭(視頻截圖)
武漢封城後,年輕的打工仔們無法打工又回不了家,只好流浪街頭(視頻截圖)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全球抗疫 中國“抄作業”之說爲何喧囂後消失?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隨着“中共肺炎”疫情在全世界快速蔓延、中共宣稱疫情在中國得到控制,大陸網絡上一度大量出現了嘲笑歐美不會“抄作業”的聲音,意指歐美國家不懂得效仿中共控制疫情的手段。然而中共官方鼓勵的這種言論,也引發了民衆對於疫情出現之初,中共隱瞞消息以致爲禍全球的討論。等到西方國家紛紛出臺針對本國民衆和企業的紓困計劃後,中國網民呼籲中共當局向西方“抄作業”時,大陸網絡上“抄作業”的言論卻突然間偃旗息鼓、消失殆盡了。

美國之音報道說,2月下旬左右,嘲笑西方國家在控制疫情方面不會照搬中國的做法,即“抄作業”的帖子在大陸網絡上大量出現。與此同時,中共官媒也在大肆宣傳其領導人如何“英明偉大”,這種“抄作業”的言論恰好與官方宣傳的論調相契合,於是得以在官方嚴密控制的大陸互聯網上大行其道。

但是,相關言論也不可避免的引發了民衆對於官方不希望人們關注的話題的討論,例如中共隱瞞疫情,打壓泄露疫情信息的醫生,以及各地暴力封城所引發的人道危機等等。

知乎網站上署名陳敏的網友質問說:“疫情前期是什麼情況?爲什麼會越來越嚴重?難道心裏沒數嗎?”“把十幾年前犯的錯再犯一次,導致如此嚴重的後果,這難道不更應該引起我們反思?”

還有大陸網友披露,他的三個武漢朋友都在封城期間去世,但都不是死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而是死於封城期間他們原有的疾病得不到應得的治療。

此外,美國之音引述中國律師祝聖武和中國法律學者騰彪指出,武漢和湖北的封城,以及中國其他地方的封城都沒有經過正當和正常的法律程序,是無法無天的操作。

報道說,所謂的外國不會“抄作業”的說法富有中國特色,其鼓吹者缺乏起碼的國際知識、法治觀念和人道精神。

許多大陸網民也對鼓吹“抄作業”的說法十分反感,一個署名爲“地下室的漢娜”的博主說,“在暴漲的優越感之下,任何事件中都能挖掘出自豪和驕傲。被優越感衝昏的頭腦,自然可以一邊批評其他國家的停航政策和‘過度防疫’,一邊吼着其他國家來抄大規模隔離的作業,而無法察覺到這裏顯而易見的矛盾。”

報道也指出了一個怪現象,在西方國家紛紛推出大手筆的經濟措施給企業和個人紓困(如英國政府保障因疫情失業的人80%的工資,美國每個家庭將得到數千美元的現金資助)之後,“抄作業”的說法在中共控制的中國互聯網上突然銷聲匿跡。

報道說,儘管有無數網民強烈呼籲中共當局效仿西方國家,抄西方政府的作業,救助本國民衆,而不是隻顧向其他國家“大撒幣”,但當局對此卻充耳不聞,官媒對此也不做任何報道。

報道引用網友的調侃說:“我問鐘點工:爲啥抄作業的聲音不見了?鐘點工說:(人家西方國家的政府)都開始給老百姓發錢了,(你讓中共政府)咋抄?”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