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四川變臉表演。(圖片:Yongxinge /維基,CC BY-SA 3.0)
四川變臉表演。(圖片:Yongxinge /維基,CC BY-SA 3.0)

變臉始祖? 爲武漢立過功的人都栽了 請保持警惕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9日】(編譯:李昭希)變臉是源自於中國川劇的一種藝術。變臉的最神奇之處,在於短時間內變出多款面譜。川劇的演員運用“變臉”絕活,能不換場就變出五種臉譜,不管喜、怒、哀、樂、或是驚訝、憂傷都可以在一剎那間變化出來,可是沒想到比變臉演員更厲害的是它!

疫情開始,他們不計生死,是疫情一線的“英雄”;疫情被“控制”,他們不算是“一線醫務人員”了,補助金一分都沒有。

所謂3月12號發佈的文件,就是《關於聚焦一線貫徹落實保護關心愛護醫務人員措施的通知》。這份文件明確規定了所謂“一線醫務工作人員”的認定標準,必須是直接參與且與確診或疑似病例直接接觸的這兩條都要符合,纔算是一線醫務工作人員,才能發放補助金

也就是說,你上了戰場,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纔算上了一次火線;你到中越邊境排雷,排除到一個雷纔算你進了雷區一次。

一個月前,他們十天建成了火神山醫院,被全國稱爲“英雄”,現在,他們工作找不到,有家不能回,被堵在武漢和家鄉之間,成了沒有身份的漂泊者。

爲了建火神山、雷神山醫院,趕工期,大批工人被招募,沒人能準確計算一共有多少工人蔘與了醫院建設。據推測,應該至少有8000人。他們開工後基本天天連軸轉,在現場緊張的搶工期,一天只能睡1~2個小時,同時還要承受着的巨大的恐懼和被感染的危險。冒着生死風險的工人,普通的老實人,現在陷入尷尬的身份:既不屬於救援隊,也不算“滯留人員”,屬於來漢務工人員。14天隔離期滿後,補助停止,現在在武漢想找到個臨時工作都僅僅是個奢望,生活超級難。

中共這個變臉高手,利用完了就翻臉不認人,着實令人悲哀。昨天感謝湖北、感謝武漢封城爲全世界做了貢獻,今天還是不讓健康的湖北人順利開工;對外嚴正抗議歧視中國人,對內卻要一刀切隔離湖北人。

再想想那些被中共利用完當替罪羊的人就更悲劇了,卸磨宰驢中共的一貫伎倆。文革中,跳的最歡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其下屬的班子成員,也都被“一鍋端”,其他人員也紛紛被槍決、入獄、懲處,付出慘重的生命代價。

再看看中共的老大哥,斯大林當時培植的打手亞戈達,勢力達到頂峯時,撈到了相當於元帥的頭銜。然而,隨着蘇共罪行被曝光,輿論壓力之下,亞戈達的手下們,主要是各部門的領導,都被逮捕了。斯大林宣稱亞戈達搞“惡毒的暗殺”,把其推上被告席,在當時轟動了世界。

跟着中共走,無異於與虎謀皮,即使機關算盡,最終還是要搭上卿卿性命。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