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名刊話壇】病毒與中共同在 亂象與反思並存(一)(音頻/視頻)

CCPVirusCoExistswithCCP_StayAwayfromCCP
名刊話壇 - 24 / 550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名刊話壇】病毒與中共同在 亂象與反思並存(一)(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8日】(看中國週報735期)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35期看論壇版由宋紫鳳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共病毒」之由來(上)《病毒中共同在 亂象與反思並存》。

 

2019年年末,一場奪命肺炎出現在中國武漢,並在數月內迅速蔓延全國,傳播世界。人們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一無所知,如盲人摸象般賦予其各種稱謂,在諸多稱謂中,如果說「冠狀病毒」、「新冠肺炎」是基於病毒外觀上的一種描述;「武漢肺炎」是對疫情初發地的描述;「中國病毒」是基於一種分不清中共與中國的區別的描述,那麼「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則是人們在大疫之下,親歷災難後,直指本質道出真相的最爲精準之描述。

中共病毒製造者

人們將這場病毒稱爲「中共病毒」,首先是因爲此病毒並非天然形成,需由人工製造而成。而中共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則被指爲病毒的製造地點。

疫情爆發之初,中共病毒來源解釋爲華南海鮮市場,是蝙蝠身上所攜帶的一種病毒

但是,國際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124日刊登的一篇題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臨牀特點》的論文顯示,2019121日的首例發病患者並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並且,在20191210日出現的3個病例中,也有2例患者並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

接下來,全球一批頂尖的病毒學專家陸續公佈了他們對「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的研究結果,驚人的結論是「中共病毒」不可能是自然形成。

如,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匹茲堡大學生物信息學分析核心總監詹姆斯·里昂斯·韋勒(James Lyons-Weiler)在接受權威雜誌《自然》採訪時提出「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他將這種病毒和其它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進行對比,發現這種病毒有一個只能是人爲置入的元素,並指出置入該元素的技術被稱爲矢量技術,是一種將新的基因插入病毒或細菌中的技術。

此外,曾任美國Walter Reed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的肖恩‧林(Sean Lin)、印度科學家、希臘專家團隊等一批專家都認爲 中共病毒」不可能是自然發生。

就在此時,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進入人們的視線。該研究所擁有中國病毒研究領域最高等級的P4實驗室。該實驗室被指與中共祕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而中共病毒」則被指是中共製造的生物武器。

雖然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站出來以生命擔保中共肺炎病毒與她的實驗室無關,但接下來的一則曝料,則讓人看到其中的疑點重重。215日,推特賬號爲「財經冷眼」的推友曝出:零號病人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黃燕玲。隨後《新京報》記者就此事向石正麗、及另一位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求證。兩人都表示對研究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黃燕玲的女研究生並不瞭解。

但是,人們卻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網站上查到了黃燕玲的信息。該網站2011114日發佈的《2012年度推薦免試碩士研究生擬錄取名單公示》上顯示,黃燕玲來自西南交通大學,是微生物學專業。

而在網站發佈的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的科研團隊名單中,黃燕玲的名字也赫然在列。網頁上還顯示着多位該組研究生的照片,點擊照片下方的名字,就可以看到對這位研究生的中英文介紹。奇怪的是,只有黃燕玲的名字之上沒有照片,而點進名字後,也沒有黃燕玲的簡介。不禁令人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爲什麼要隱去黃彥玲的信息,他們要掩蓋什麼樣的真相?

中共病毒中共生化武器的結論令中共大爲驚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的迴應是「荒謬無知」,「居心不良」。而習近平的一番講話則遠比外交部潑婦罵街式的外交辭令要信息含量巨大。214日的中共深改委會上,習近平針對疫情突然提出要出臺生物安全法。所謂生物安全的概念並非針對自然界,而是針對現代生物技術開發和應用領域而言。習近平在應對「中共病毒」「中共肺炎」時,卻談到了生物安全法,已然公告天下,導致這場疫情的病毒,其產生與傳播,非是純自然的,而是與生物技術開發有關。

就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被人們聚焦時,又傳出消息: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院士全面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具有生化武器專家,及中共軍方雙重背景的陳薇在此敏感時刻接管武漢P4實驗室,其任務被普遍認爲是奉中共之命親赴P4實驗室銷燬證據。

所以,雖然中共對「中共病毒」是其人工製造矢口否認,並一度將「中共病毒」的來源解釋爲蝙蝠、蛇、穿山甲、甚至火星,但正如伊朗前總統阿賀馬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在推特中所說:全世界都清楚這種病毒是在實驗室製造的!

中共病毒保駕護航

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名稱之由來,還因疫情之下,中共不僅防疫無功,反倒助疫爲虐,爲「中共病毒」保駕護航,爲「中共肺炎」放行開路。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曝出從13日起就在向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疫情,也就是說,北京早於13日之前就已知疫情的出現及其嚴重性。然而,在疫情尚未大面積擴散的最初階段,人們並未看到中共採取過任何防疫措施,相反,從13日到23日封城令突然下達的二十天中,武漢市迎來了爲期五天的武漢市兩會,爲期七天的湖北省兩會,浩浩蕩蕩的返鄉人在九省通衢的大武漢隨春運的人潮涌向全國各地,直至封城令下達的前四天,中共還在組織由四萬戶家庭參加的百步亭社區萬家宴,好一場末日狂歡打造出的盛世新年!一場場花團錦簇人頭攢動的政治走秀中,沒有人意識到一場致命的「中共病毒」正在從空氣中,從接觸中,從人類已知的各種病毒傳播途徑中全方位瘋狂擴散,它們潛伏在人體內,潛伏在年關中,潛伏在盛世兲朝的大夢裏,直至23日,封城令下,北京依舊歌舞昇平,武漢一夜淚海屍山。

有人曾分析「中共病毒」流出實驗室,是意外泄露還是人爲釋放,其實到此爲止,針對這個環節的糾結已無太大意義。因爲不論病毒最初是如何流出實驗室,而它流出實驗室後,全賴中共之助力從而風暴式擴散,井噴式爆發,則是世界有目共睹。

有人譴責中共在疫情初發時,未能引起足夠重視,此類譴責顯然是將中共對疫情的放任歸爲無心之過。然而,需要看到的是,中共之助疫,並不僅在封城前的疫情初發階段,而是貫穿始終的。其中最見行動力的助疫大招正是封口。

從最初只在朋友圈這一極小范圍內提及疫情的李文亮及另外7名醫生被訓誡,到後來的武漢義士方斌、公民記者陳秋實、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異議人士陳思明……越來越多的人因講出疫情真相及抨擊中共不作爲而被綁架、軟禁、拘留、入獄、以及等同於謀殺的被強行送入醫院暴露在「中共病毒」中。而126號,中共明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卻祭出新一輪更爲嚴厲的封口行動,發佈了關於「中共病毒」的所謂《相關謠言專項治理公告》。據此公告,「傳謠者」將受到最高被判7年的懲罰。

大到封城封省,小到封口封門,中共步步爲封,而「中共病毒」卻在城與城之間恣意遊蕩,在中共的保護傘下,不僅席捲全國,更悄然向世界蔓延。

中共用虛假的疫情數據麻痹了全世界,再輔以經濟要挾與政治施壓,使得與中共走得越近的國家越先受其禍,罹禍尤深。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在下一期的節目中,我們將繼續談論今天的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責任編輯:李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