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SOH资料照)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SOH资料照)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汉森教授:战胜瘟疫并拯救经济 川普需展现战略远见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7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古典学和军事历史学家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周四(3月26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撰文说,就像历史上杰出的战时领袖一样,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机中,川普总统需要具有战略远见,掌握正确信息,还必须凭直觉做出正确判断,这样才能取得战胜中共病毒和拯救经济的双胜利。 

汉森教授的文章说,古希腊人认为,在危机中真正的领导才能是“战略远见”。 

危机中的“有远见”意味着明了一个国家的优势和劣势,能够最充分地利用优势,并尽可能避免劣势。有远见的领导者,尤其是在非理性的绝望时期,能够描绘出一条取得胜利的理性之道。 

当媒体大喊“灾难!”时,这样的领袖不会陷入恐慌和沮丧;他们也不会在成功时因齐声的赞美而飘飘然。 

一些美国将领,如巴顿将军(George Patton)、谢尔曼将军(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和勒梅将军(Curtis LeMay)在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都同样威震四方。在和平时期和动荡时期,对领导人素质的要求不尽相同。 

在南北战争期间,林肯总统知道北方军的压倒性优势最终能够击败南方军,但前提是他必须在诸如布尔朗(Bull Run)和切斯劳维尔(Chancellorsville)这样的战役失败后能使美国团结在一起,并还必须有诸如谢尔曼和格兰特(Ulysses S. Grant)这样伟大的将军。 

英国的丘吉尔首相也许是历史上最杰出的战时领袖。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德国不间断地轰炸伦敦这个英国最黑暗的时期,丘吉尔知道英国不断丧失的优势仍然大于德国的优势。最终,这个极小的优势将确保胜利。   

丘吉尔确信英国拥有强大的海军,而德国没有。英国很快将有美国和俄罗斯这样的盟友,两者都比德国的盟友意大利和日本强大得多。 

丘吉尔预见到,这些未来盟友的经济将远远强于轴心国。虽然离失败越来越近,丘吉尔所属党内的一些人也呼吁与希特勒进行谈判,但丘吉尔成竹在胸。 

罗斯福总统也同样有远见。在珍珠港事件后噩梦般的日子里,罗斯福冷静地开放了私营企业以重新武装美国,他知道速度将是惊人的。 

罗斯福承诺将取得胜利,不是因为他知道很快就能实现,而是因为他预见到只要他做出正确的选择,美国的优势必将确保世界的胜利。 

即使在战争初期的惨淡日子里,罗斯福仍不断提醒美国人为何能够以及如何获胜。这种自信不是基于幻想,而是基于理性的思考和合理的乐观。 

在当前中共病毒危机之际,衡量川普总统领导能力的不是今天媒体的尖叫或明天的民调。支持者的称赞或敌人对他可预见的诅咒都无关紧要。 

相反,川普总统的成功与失败在于他是否有战略远见。如果他惊慌失措,并让这个国家长期停罢,我们将陷入萧条,这将比病毒导致更多的生命损失。但是,如果川普总统过早宣布胜利,并敦促美国人仓促恢复正常生活,他可能会让病毒卷土重来,并引发新一轮恐慌。 

正确的方法是,川普总统必须充满信心,思考如何整合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最伟大的医疗人才、最伟大的军事力量,以及最伟大的能源和粮食生产能力。正确的政策可以抵御潜在的巨大灾难,而又不损害这个历史上最大的经济体。 

如果川普总统能够表现出如此的聪明智慧,他就可以在医学专家的共识和经济顾问的警告之间达成平衡。前者强调中共病毒存在生命危险;后者警告停罢万亿美元的经济可能给美国人造成更大的破坏性和致命性灾难。 

就像丘吉尔一样,川普总统必须掌握正确的信息,而且还必须凭直觉来判断哪些专家的建议值得怀疑,哪些受到启发,哪种正统建议是错误的,以及哪种非正统选择是正确的。 

如能这样,川普总统就能打败中共病毒,挽救经济,并将灾难变成美国在应对瘟疫经济方面的双胜利。 

这样的远见也可以提醒美国人,永远不要再将关键行业外包到中国;也不要听从那些在萧条时期总是悲观的人的话,这些人只会从别人的胜利中邀功。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