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橫河評論】歐美疫情爆發,復工能解決北京難題嗎?(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27 / 491

【橫河評論】歐美疫情爆發,復工能解決北京難題嗎?(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7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義大利和西班牙之後美國疫情大爆發,紐約又是疫情中心,而中國全面復工後卻發現有的無工可復。成敗都因全球化。駐美大使和外交部發言人懟上說明什麼?從任志強到陳平轉發文章凸顯中共敗相。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繼義大利和西班牙之後,現在美國的疫情是像過山車一樣的大爆發,到我們錄音爲止,感染武漢肺炎的人數已經超過了義大利,成爲全球第二,其中又以紐約州最爲嚴重,紐約市則是紐約州的重中之重,它佔了美國確診人數的三分之一。大家都在關心紐約會不會重蹈武漢的覆轍呢?

相比之下,中國則進入了一個全面復工的時期,大家都知道再不復工,可能大批人都會失業、餓死。但是面臨全球淪陷各國封關,普遍消費降低的局面,這個時候復工能有實際的效果嗎?我們今天就來談一談這幾個問題。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關心一下紐約的情況。你看現在美國感染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的人數是一路飆漲,特別是紐約市,到我們現在錄音爲止,已經上了2萬了,大家都在擔心紐約會不會成爲美國的武漢?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紐約州整個,今天是37,797人,死亡是385人,這一天就增長確診了4,760人,死亡率現在是1%,估計是累積的病例,就是說紐約正式開始檢驗了,也就是這幾天,所以很難說是這幾天的病例爆發,還是這幾天檢測出來的病例。現在設了很多檢測點,我看紐約街邊上都有搭一個帳篷的那種檢測點,很多人排隊。我是因爲開車經過,所以我也沒有問他們是不是要收費,我估計可能不要收費。

現在他採取一些措施了,我們可以跟中國武漢比較一下。如果你離開紐約,到美國其他地方去,比如要到佛羅里達去,你到了佛羅里達以後,你就需要自我隔離14天。紐約街上現在確實沒有人,從來沒有見過紐約這麼清靜的街道,一般的店都關門了,商業要求都不開門,除非是必需的。什麼是必需的呢?像食品、雜貨、藥店、快餐,還有餐館外賣,還有媒體,媒體是必需的,這是在紐約。但是我還看到一個現象,建築施工和街道上施工的,可能是埋管子或者修路面,反而多了,大概就是想利用人流和車流比較少的機會多做一些。

我不知道武漢當時的情況是怎麼樣,因爲畢竟本人沒有親身經歷過,看報導和武漢傳出來的消息,和紐約比還是相差很大的。紐約和美國其他地方一樣,基本上是靠自覺,走在街上不會有人來問你爲什麼要在街上走,一般管的是商業,就是business。開始幾天大家都比較緊張,街上的人很少,這幾天反而人和車好像都多起來了,好像人們也在適應。雖然現在病例在爆增,但是我覺得最嚴重的心理衝擊好像已經過了頂峯了,現在疫情還在爆發期。

另外一個就是信息透明,紐約市政府每天開新聞發佈會,美國政府就是聯邦政府也每天開新聞發佈會,在紐約紐約市長出面,聯邦政府是川普總統出面,這個和中國的差別就太大了。整體來說,我覺得美國人對政府還是比較信任的,大多數美國人對川普總統這次對疫情的應對是持肯定態度的。

紐約目前是醫院病牀隔離等等都勉強還能應對,但是估計很快就不夠了;聯邦政府也開始支援幾個重災區,紐約現在是排第一位的,有醫療船還有軍隊也進入了,海軍也進入了,建了很多類似於可能像方艙那種戰地醫院和病房。

一般人的生活當然就不方便了很多了,這也有個適應過程,我看紐約紐約周邊地區的公共交通還在正常運行,戴口罩的人也不多,據說在皇后區那邊,法拉盛,就是亞裔比較多的地方戴口罩的多,但是曼哈頓還是不多;對一般民衆的要求是保持社交距離,在公共場合人與人之間保持6英呎的距離,包括排隊。我想美國大多數地區人煙比較稀少,這不是一個大問題,紐約現在街上人也很少,也不難做到。

曼哈頓旁邊的新澤西,還有一些公園是開放的,有些關閉的,就是看這個公園座落在哪個城鎮,各個市鎮、城市或者是鎮,自己可以決定公園是關閉還是開放的。

遛狗和鍛鍊身體被認爲是必需的活動,這個是必需的活動,比如你去買東西怎麼樣啊,他沒有規定說你一天只能出去買一次東西,沒有這個規定,但是儘量減少出去購物,一次儘量買多一點保存在家裏。遛狗和鍛鍊身體被認爲是每天必須的活動,所以就很多人出來遛狗。室外鍛鍊有一些奇怪的規定,比如一個人一天只能外出一次做一種類型的鍛鍊,我不知道他怎麼來執行這種規定,不過反正室外鍛鍊多數人只有一種,就是跑步。

我覺得從病例數,紐約可能可以跟武漢比一比,但是武漢的數據就沒有人知道是多少,所以實際上也沒有辦法比較,但是採取的措施是完全不同的,這還是我們上次講的,對個體權利的尊重,在紐約實際上是體現的比較好的。

我想在武漢的話很難做到這一點,基本上就是一刀切的這種封城,導致了很多,我們以前講過人道災難,這個至少在紐約和周邊地區沒有看到,可能會出現人道災難這種情況,沒有。

主持人:我還注意到紐約死亡率是比較低的,雖然感染人數非常的大,但是死亡率相對來說在美國也是算比較低的。

橫河:對,這裏的醫療條件是比較好的,當然還有一個問題,可能是因爲現在爆發出來的病例還沒有到,可能要過一段時間以後才能看出比較準確的死亡率,美國整體的死亡率都不太高,除了華盛頓州以外。

主持人:現在世界各國,除了美國之外,世界各國也都進入了防疫的緊張時期,病毒最早發源的中國則進入了復工時期。我們之前也分析過,全國停工2個月,其實對任何國家都很難承受的;川普總統現在也說計畫在復活節就讓美國復工,所以這個復工也是大勢所趨。但是您覺得目前中國整體復工的情況怎麼樣呢?

橫河:整體復工的情況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覺得出口製造業的情況不太好,根據自由亞洲電臺的報導,珠三角和長江三角的復工率已經達到了90%以上,但是他說實際開工的企業少之又少,以出口爲主的製造業幾乎沒有訂單可做。

這裏我覺得可能有幾種情況,一個是它存在一個疫情復發的問題,當局目前輿論控制的非常緊,所以很難知道實際情況,但是有些可以證實的,很多地方包括武漢在內,停止了對疑似病人的診斷;還有看到有個通告,就說是治癒病人復發以後的治療費40萬元,病人自己承擔。也就是說以不承認爲主,並不是真的就沒有了,這說明瞞報病例的情況是相當普遍的。這是第一。

第二,對於來自湖北地區的勞工有相當多的歧視性的規定,不是說湖北地區的人出來到別的地方去打工,就馬上就能打工了,還有隔離的各種規定,所以可能用工的企業和工人,就是來找工作的工人之間,互相之間能夠接觸到,找工的人能夠找到這些用工企業,用工企業能用上人,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更嚴重的問題,由於現在歐美國家目前處於疫情的爆發期,所以大批的訂單就取消了,很多出口導向的企業忽然發現已經沒有工可復了,工人剛到崗位就被告知說停工了,或者解僱了,好一點的就是說休假。這個實際上是一個全球化的結果。全球化的副作用我們以前講的很多的是對歐美髮達國家有副作用,就是這些國家對中共這樣的極權獨裁政權的過度依賴以至於到了被勒索的地步。

但是反過來其實也是一樣的。因爲中國畢竟是一個製造大國,它高度依賴西方的市場。這一點中共領導人顯然是沒有注意到,或者沒有把它當回事,他以爲成爲世界第二經濟體就可以爲所欲爲了,而且他確信由於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使得西方國家政府不敢對中共強硬。投鼠忌器嘛,甚至都沒有勇氣去試一試。

結果沒想到病毒它沒有這麼多的顧忌,它也沒有這麼多什麼政治正確,它也沒這麼多顧慮,所以它直接就打到了就是過去二三十年世界經濟結構的一個要害上面,就這個疫情啊。所以這一下中共高層肯定就是有一個算盤打錯了。他本來是爲了復工而冒了這個疫情再次爆發的風險,結果很可能是疫情難以控制了,而復工也難以得到效果。

而這個復工難以得到效果,恰恰是起源於中共開始的時候隱瞞疫情導致疫情爆發。當這個疫情轉到世界性的爆發的時候呢,中共開始的時候其實有點幸災樂禍,就是嘲笑西方國家應對疫情不力。誰知道呢,西方國家一旦疫情爆發以後呢,對中國這個生產的需求馬上降低了,所以很多訂單直接就沒有了。這樣就反彈回來又打到了中共自己。而這是全球化可能誰都沒有預料到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這個疫情對很多行業的衝擊是難以預料的,比如您剛纔講到的是出口行業。那有一些衝擊是我們直接用直觀、用常識就可以判斷出來的,比如旅遊觀光、餐飲、航空等等。但是從我關注中國的情況,我發現有很多看似不相關的行業也陷入了危機,比如說有做新聞類的App就關閉了,那它的底下的員工也都裁員了;那做電商的居然也倒閉了,按理說這個時候是做電商的最好的時機。他做電商爲什麼倒閉呢?說因爲亞馬遜的北美、歐洲的倉庫停止收那個非醫護的用品,所以他們的貨賣不動了。

橫河:各個行業的情況有所不同,所以都會受到衝擊,但是衝擊的原因不一樣。你像新聞類的這個App關閉,App關閉,我倒覺得不一定是市場的問題,而很可能是中共的管控加緊的原因。疫情爆發以後,中共對這個信息的管控非常嚴格,導致很多非官方的新聞類平臺不得不關閉,就是說它是強制性的。這個實際上它不是這個市場的原因。

而北美的消費它有幾種不同的原因,一個就是消費的直接影響其實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隨着越來越多的州進入居家防疫和宵禁、封城等等措施的話,商家關門、消費品的需求減少,這些就會反應到中國去。現在反映出來的就是到中國去的訂貨減少了,這個會越來越嚴重。因爲即使情況好轉的話,美國的商家只要有可能的話,它會有一部分的需求會直接轉到其他國家,替代國家,而避免再到中國去訂。所以這個情況會越來越嚴重。

妳剛纔講的實際上是一個短期的,就電商啊,美國現在醫護用品奇缺,儘管他還沒有實行這個國防生產法,但是已經有很多私企和大公司開始轉向生產醫療用品和設備。這個幾乎是屬於戰爭動員性質的,美國一旦動員起來以後,他的生產能力是驚人的,儘管他已經很多年在美國沒有大規模的製造業生產了。

這一些物資的生產、流通、銷售、分配都是優先的,就是醫療有關的和疫情有關的,它會佔用很多資源,以至於這種非抗疫急需的消費品他們的物流會明顯的延後,所以說這就會影響到中國的電商。你像我現在網購很多東西都延遲了,以前比如說兩三天到的,那現在可能都一個星期都到不了;當然還有封城的影響,就使得這個物流會受到影響。這種影響會直接就傳遞到,就是一層一層的傳遞到中國的電商了。

世界經濟全球化以後的互相聯繫實在太緊密了,這實際上不是一件好事情。本來就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你像各種天災啊,還沒有考慮過中共的人禍因素,更不要說中共會把這個供應鏈、生產鏈,甚至原料的自己的那部分作爲武器來使用,武器化,那這些在這次疫情當中都非常明顯的全都暴露出來了。

你比如說武器化,中共在這一開始的時候曾經收羅了世界很多很多的口罩啊什麼東西,幾乎被收購一空,當然是誰買的,我們現在不能肯定,包括一些其他國家的政府也運去了。現在中共把這些作爲它的武器,就是說誰跟它好它就給誰,就是作爲一種恩賜一樣的給別人,而禁止正規的出口。你像對美國,它就禁止美國的幾家醫療用品公司在中國生產的這些貨物出口到美國來,它就禁了,所以美國就被迫自己生產。這是武器化。

這些不確定因素會使世界各國重新考慮,就在這次疫情過去以後會重新考慮產業鏈、供應鏈,和國家安全有直接關係的這種戰略物資的生產線應該放在哪裏的問題,這個在以後會重新考慮的。

主持人:您剛纔是覺得這個疫情會對中國的經濟有一個致命性的打擊;但是也有一種說法認爲說這個疫情對中國的經濟帶來的這個衝擊是短期性的。比如說他們舉的例子就是說2003年的SARS之後,中國其實迎來了這個報復性的瘋狂消費潮,所以那個時候各行業也都大火了一把,帶動了房市也大火了一把。所以在這次疫情之初就有專家出來預測說這一次疫情之後,房市也會大漲,其它行業也會有很大的發展。

當然啦,現在雖然是復工了,我們並沒有看到這樣的現象出現。解封之後,大家期待的那個消費狂潮並沒有來。我看到的是說大家瘋狂消費的只是奶茶而已,不光是數量增加了,而且很多人原來喝小杯的可能現在都換成大杯了。

橫河:SARS和這一次是完全不同的,SARS的時間短,全球也就是幾個國家受影響。而受影響最嚴重的中國,其實經濟整個沒有受這麼大的影響,全球經濟也沒有受太大影響。而且SARS說結束就結束了。除了這個患者後來倖存下來以後有治療的後遺症以外,病毒並沒有在人羣當中遺留。

而這次全球經濟都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大陸現在你說各行各業發展的基礎在哪裏?你要知道疫情它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在這之前還有一個貿易戰,這個貿易戰到現在還在繼續,昨天不是又加關稅了嗎?而貿易戰之前呢,中國的經濟已經開始遇到麻煩了,其實麻煩一直都有。中共的這個所謂「中國模式」它是不可持續的。

而這次疫情過程當中,全世界都認清了中共,就至少不會像SARS那樣的時候那麼容易受騙了。SARS而且是另外一個不同的情況。那個時候中共剛剛加入世貿,經濟上剛剛搭上全球化的順風車,正是在走上坡路的時候。現在呢,在貿易戰之前就在走下坡路了,它的發展點在哪裏?肯定不會是房地產。當然作爲消費的話可能會,就是一般的這個消費可能會有一個強烈的反彈,但是它不足以帶動整個經濟的長遠發展。

主持人:除了經濟問題呢,我們也注意到中國的外交政策也有一些微妙的變化。您剛纔也提到,就是說在世界各國疫情爆發之初,中共是有一點點幸災樂禍的味道。那我們上星期做節目的時候還評論過這個外交部發言人甩鍋美國的言論;那麼這個星期我們就看到這個有一些變化,比如說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他直接就出來打臉發言人的這個論調。那大家其實是有一點看呆了的,就是說難道外交部它有兩個指揮官嗎?

橫河: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出來呢,就是讓他來搞「戰狼外交」的,甩鍋也不是他突發奇想,而是有計畫進行的。你像從鍾南山開始,到網絡的鋪天蓋地,根本就不是外交部發言人這個級別的人能夠控制的。只是說沒有想到美國會這麼強硬,等於是一腳踢到鐵板上了,而且還四面樹了敵。於是就來了個急轉彎,讓崔天凱出面,緩和和美國的關係,因爲畢竟中共還沒有到閉關鎖國那一步嘛。

我覺得這應該是中共整體決策進退失據的現象。因爲中共從來沒有面臨過這樣的危機,從表面上看是它的管制危機,但實際上是中共整個系統、整個制度的失敗。上面的決策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就在這次疫情當中,它有前後矛盾。你像趙立堅崔天凱就前後矛盾,還有上面和下面又矛盾,同樣的命令之間互相矛盾,各個部門開始各行其事,這些實際上都是失控的,就是中共的整體失控的外在表現。

當然,內部肯定會有不同的觀點,但是不同的觀點或者不同的派系不足以會讓外交部同一個部門兩個人,一個發言人、一個駐美大使,他都是政府的官方的正式的對外的代表,讓他們互相對着幹,就是說內部不同觀點不至於這樣子,這隻能說他們高層完全失控了。

主持人:您剛纔提到的互相矛盾這個事情,我們就是再岔出一個小話題,就是說你看今天是武漢殯儀館開始發放武漢肺炎死者的骨灰了,那官方報導說是每天發500個,爭取12天在清明節之前發完。那麼我們想這裏,他說每天500個,應該是指每家殯儀館每天發的數量,不可能是說10家一共發500個,因爲我們看到那照片是排非常長的隊。我查了一下中共官方正式報導的武漢肺炎的死亡人數其實只有2,531個,這個和骨灰的數字就明顯對不上。

橫河:發放骨灰應該是比較真實的數據,這隻是一個殯儀館,如果說是每天500個,爭取12天發完的話,那就有五六千。武漢有7個殯儀館,那這樣算起來的話,就有3萬多,可能會有差異。就是說這一批應該不是正常死亡的,就是殯儀館正常的時候應該會有一些骨灰,但是不至於到現在突然之間就排隊發放。

還有一個消息,就是說一個司機好像開車送了2,500個,他說昨天也送了2,500個。那就是說一個殯儀館2天就送了5千,就準備發放的。但是我覺得在武漢市,幾萬這個數量級應該不會是高估的。這個情況就是說中共封鎖消息,而且給出來的消息現在全世界都沒有人相信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今天還在講,說是中共的數據沒辦法相信!就從這點來看也確實是這樣的。

所以說世界上各地只能用各種其它的方式來設法得到中國疫情的實際情況,這點世界各國可能都沒有這種現象,除了伊朗以外。其他的國家可能就是統計落後,或者是其它的原因,都能夠查清楚的;只有中國的數據是沒有辦法查清楚,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猜測。

主持人:您以前一直是認爲中共它是把經濟發展當作執政合法性的一個依據;現在經濟出現了這麼大的一個問題,出現了大幅度的滑坡,面臨這樣的困境,所以各種質疑的聲音也就出來了。這個星期有一篇非常火爆的文章在微信上流傳,它的題目是建議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那您怎麼看待這個事情呢?

橫河:國內現在質疑的聲音很多,代表性的有幾個事件,我覺得第一個就是任志強,任志強現在被抓了,誰都不準說情。再一個就是這篇文章,這篇文章開始的時候傳說是香港陽光衛視的董事長陳平寫的,後來他本人證實了,他只是轉發。但他說他看它寫得好,所以他就轉發了,所以說他肯定是同意這裏的觀點。那也有人說是王岐山的。當然陳平轉發的話,多半他是知道誰寫的。

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在黨內高層的不同意見很強烈,已經形成氣候了。不過我本人對這個內容並不是非常看好,因爲這個顯然它是在肯定中共的這個前提下,對中共現在主要是習近平的政策提出異議。

首先你比如說它提到,說是對外的話,現在四面樹敵,應該回到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政策。這個就行不通,韜光養晦並不是說改變中共,就是共產主義要破壞現存的世界的秩序,要取而代之,要征服全世界,要統治全世界。它不是的,韜光養晦只是說把他的野心藏起來,所以是一個騙人的政策。所以我肯定就不支持這種政策的,韜光養晦只是說藏起來騙人而已。

實際上這個已經回不去了,因爲你已經露了爪子了,然後你現在說我現在不露了,再把它收回去。人家已經看清你了,怎麼可能你再收回去?甚至回到鄧小平的經濟政策都行不通的,因爲經濟政策主要靠的是騙西方人,就是搭美國和全球化的順風車。現在是人家不願意繼續被騙了,並不是說中共的政策有多大的變化,而是說鄧小平的經濟政策已經行不通了,走不下去了,纔會有美國的貿易反擊戰。因爲你騙了世貿組織15年、17年、20年,別人不願意讓你再騙下去了,所以說這個回到鄧小平的經濟政策是回不去的。

現在據說有50多位著名的企業家聯名,就通過李克強致信習近平,要求釋放任志強,要求政治改革。這種呼籲無論是真是假,那和前面任志強被抓,陳平轉發的這個信件,就是建議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黨內的要求,在現有的體制下進行改變,就是回去。但是我認爲是回不去的,只要不拋棄中共,這種呼籲是沒有用的,在黨內以保持中共的統治爲基礎的任何呼籲,都沒有用的!所以說這種事情無論是真是假,我覺得應該大家看到的是中共的分崩離析開始了。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些話題我們就暫時先討論到這裏,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