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44)

shsys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44)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6日】(【长篇连播】主持人:岢岚)因此,尽管报纸给人造成一种印象,似乎全国人民都痛恨刘少奇,但是我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因为很久以前我已经和许多同胞一样,学会怎样阅读共产党的报纸了。自共产党执政以来,我一直生活在中国,我很清楚,全国绝大多数不是党员的民众,对这件事也许并不关心,因为他们无论对毛泽东还是刘少奇都没什么特殊的感情。而党内人士,除了极少数毛派分子,多半对这一事件感到难堪,因为它暴露了共产党政治的丑恶本质。

寒风又一次从北方吹来,夜里结在铁窗栏杆上的霜到了早晨变成了发亮的露水。这时一支“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了第一看守所,协助军管会搞文化大革命。但他们与军队接管这里时不一样,这次,广播喇叭没有公开宣布。不过当犯人们出来放风时,我看到监狱的院墙上贴着一条条欢迎宣传队的彩色标语:“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这是一句马克思主义的口号,用来欢呼这支“工农宣传队”开进任何一个单位。

 几星期之后,犯人们又开始被叫出来审讯了。听着熟悉的铁栓开关牢门的声音,我心里充满着希望和期待。我请求看守允许我写一封信给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本来我估计她会拒绝我的要求,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给了我一张纸、一支笔还有一瓶墨水。我写了一封措词十分谦恭的信,要求他们调查我的案子,信里还抄录了毛泽东的语录,引用毛的语录是当时的一种惯例,目的是为了表示,写文章的人正确的政治立场。我把信交给看守以后,就一心等待着中断了好久的对我的审讯。

……

责任编辑: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