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格蕾塔·桑伯格
曾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发言的瑞典少女格蕾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从中欧旅游回国,感觉疲惫、浑身发抖、嗓子疼和咳嗽。她没做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或萨斯新型冠状病毒-2 【Novel-Coronavirus-SARS-CoV-2】)检测,根据症状,她推测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她进行自我隔离两周,现在她的中共病毒症状已基本消失。图为2019年9月照片(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5日】(本台记者张玉文综合编译)曾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带着憎恨的表情咆哮式演讲发言的瑞典女学生格蕾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日前宣称自己也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了,只是症状轻微。但也有不少民众不以为然,认为她的所谓症状和她那些激进环保举动一样是种表演,为了博眼球,刷存在感,因为在重大疫情面前没人关注她了。

桑伯格声称从中欧旅游回国,感觉疲惫、浑身发抖、嗓子疼和咳嗽。她没做病毒检测,根据症状,她推测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她离开妹妹和母亲,进行自我隔离两周,现在她的“中共病毒”症状已经消失。

桑伯格24日在社交平台Instagram发帖称,两周以来远离她的妹妹和母亲独自进行自我隔离。她强调大约10天前,她与和她一起到布鲁塞尔旅游的父亲同时出现几乎同样的症状。她感觉疲惫、浑身发抖、嗓子疼和咳嗽。她父亲的症状更厉害,而且还发烧。

她在贴文中说。在瑞典,除非需要紧急治疗,否则不给进行检测,人们被告知,当感觉不舒服时,就呆在家里自我隔离。因此,她没有去做检测。但是根据综合症状和状况,“我极有可能感染了武汉肺炎(中共病毒)。”

桑伯格是瑞典人,父亲是瑞典舞台剧演员,母亲是歌剧次女高音。桑伯格被诊断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自闭症的一种)、强迫症和选择性缄默症。

桑伯格2019年9月23日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的环保问题发言的视频流传在很多社交媒体。她在演讲时一边歇斯底里地念着稿子,一边摆出一副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极端憎恨的扭曲表情,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惊愕和不安,不少人怀疑其真实性,质疑她的所谓环保主张和她的观点都是别人灌输给她的。网民评论说,这女孩面相不善,戾气很重,有股政治作秀的臭味;用力过猛了,演技还是不太行。

桑伯格甚至以极低的票数取代了呼声极高的香港反送中民众成为2019年《时代周刊》封面人物,更让人们不得不思量背后的操作。

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10月谈到桑伯格时说,没有人向通贝里(桑伯格)解释,现在这个世界是复杂而多样的,非洲和其他国家的人们也想和瑞典人一样富有,使用清洁能源,但实现起来很难。普京还说:“但如果有人为了个人利益而利用儿童和青少年,就应受到谴责。成年人必须竭尽所能,不要让青少年和儿童陷入极端的境地。”

有人直接表示,桑伯格背后的推手是实力雄厚的环境保护政治说客。

责任编辑:闻笛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