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汉作家方方(资料图片)
武汉作家方方(资料图片)

方方:疫情这样的事不追责 怎么向天下人交待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3日】(本台记者凌杉综合报导)湖北女作家方方自武汉封城以来就开始撰写疫期日记,在3月23日的日记中,方方写到,“这几天,追责的声音,非常微弱......记者们的深度调查,似乎也变得很少很少,几近没有”,她就此评论说,关于疫情相关的追责,“这是必须进行的一件事”。

3月23日,方方在她的第59篇日记,也是原定的倒数第二篇封城日记“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中指出,目前,仍然没有任何相关官员有为疫情担责的举动。

“那些与之相关的人,按理,多少也该有几个主动辞职的,记得SARS时都有。可是一直看到今天,湖北居然一个没有,真是服了他们”。

这名65岁的武汉作家指出,现在看来,“以前甩锅,是官员甩专家,专家甩官员。现在好,全都可以一齐甩到美国去了”。

“我也会一直追踪(追责的)进展”,方方写到,“如果这样天大的事不进行追责,我不知道官方怎么向天下人交待”。

方方在日记的后半段写到,“在朋友转给我的一些微信文章中,我看到南京大学杜骏飞教授的一篇。杜教授是社会学博士,他的文章经常会拎出一些紧要问题。在他的这篇文章中,曾提出七个问题:

1、一线医院发现疫情后,真的不能使用网络直报系统吗?

2、专家组抵达武汉后,真的无法掌握人传人的疫情实况吗?

3、疫情信息泄露后,有关部门真的要优先解决泄露信息的人吗?

4、人人都不肯承担责任,真的只有钟南山才有资格向公众报告实情吗?

5、武汉疫情日烈,管理者真的不能提前预判医疗资源的大匮乏吗?

6、当疫情与恐慌同步蔓延时,真的只有封城才是最佳选择吗?

7、封城之后,真的不能将确诊的病人向其他医疗资源闲置省份妥善分流吗?

其实杜教授应有更多疑问,第七问之后,他留下一排省略号。也就是说,他并没有问完。实际上,我们在武汉的人,还可以提出更多疑问。可惜,几乎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全国一级作家,原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长篇《是无等等》等。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