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他出巡之處要保持肅靜,要關閉鄉里之門。(示意圖片:〔清〕《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
他出巡之處要保持肅靜,要關閉鄉里之門。(示意圖片:〔清〕《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

烏鴉三度挽鈴報案 他斷案神速 可爲何皇上說他死有餘辜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編輯:吳永健)

有人說人類不是上帝所造的,他們怎樣解釋呢?

人從哪裏來的?“媽媽生的。”那麼媽媽從哪裏來的呢?“媽媽的媽媽。”媽媽的媽媽的……又是從哪裏來的呢?這就麻煩了。有人說是從猴子來的,請問猴子又從從哪裏來的?猴子的媽媽來的,問到最後,第一隻猴子從哪裏來的?他說我不知道,你去問達爾文吧,達爾文的一本轟動全世界的書在1859年出版了,叫《物種起源》。

但是這本書(譯林出版社2013年版本)的最後一段這樣說:“生命及其蘊含之力能,最初由造物主注入到寥寥幾個或單個類型之中;當這一行星按照固定的引力法則持續運行之時,無數最美麗與最奇異的類型,即是從如此簡單的開端演化而來、並依然在演化之中;生命如是之觀,何等壯麗恢弘!”所以他告訴我們物種的最初還是從造物主那裏來的。

幸運的是中國古人普遍要比達爾文有遠見,信神。他們祖祖輩輩一代一代傳下來,基本上就沒有門檻可言。甭管好人壞人,信神的人,相信萬物有靈,也會相信有鬼,自然也就相信靈界的事情。最有趣的莫過於這樣一件事情:烏鴉挽鈴報案

挽鈴報案

唐代一名官吏溫璋,一向嚴刑峻法。他做京兆尹(首都地區的行政首長)時,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他聽見衙門口的懸鈴響了,差人去看,沒見誰來告狀。又聽見響,差人出去看,還是沒人。第三次鈴響,差人終於發現是一隻烏鴉撞響的。三次挽鈴報案,於是溫璋判斷一定是有人掏它窩裏的雛鳥,它纔來訴冤,就派人跟隨烏鴉出城,果然在樹下捕獲到抓雛鳥的人。

溫璋認爲禽鳥訴冤,非同尋常,於是就下令處死了捕雛烏鴉的人,爲烏鴉伸冤報仇。

晚唐女詩人魚玄機因爲打死婢女綠翹,被溫璋處死,她終逝前留下的名言詩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千古傳唱,廣爲世人所知。

魚玄機像(圖片:〔清〕改琦繪/《元機詩意圖》,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魚玄機像(圖片:〔清〕改琦繪《元機詩意圖》)

由此可見,溫璋殺人是絕不手軟的,他曾說:“罪無輕重,惡無大小。除惡務盡,犯意方絕,此謂之能治者。”

溫璋爲何有如此大的權勢呢?原來溫璋的父親溫造曾經在唐德宗時期平定“興元兵亂”。溫璋早期因爲父親的蔭庇得以進入仕途,累佐使府,歷三郡刺史。鹹通初年,接任徐泗節度使。

擔任正天府府尹的他貪污財物,敢殺人。人們因畏懼溫璋的嚴酷、殘暴而不敢犯罪,於是他獲得了治理有方的名聲。舊的制度規定,京兆尹外出,其出巡之處要保持肅靜,要關閉鄉里的門。如果有人在他前進的道路上喧譁大笑,立即用棍棒打死。

這回終於讓他碰上一位非同尋常的人物。

仙官暴吏

在鹹通壬辰年的秋天,溫璋從天街出來,去南五門,一路上衙役大聲呵斥,猶如行雨生風。有一戴黃色帽子的老者,駝背,拖着一根柺杖,正橫穿過街,騎馬的侍從大聲喝斥,也不能阻止。溫璋命令手下人把他揪來,在背上打了二十竹板。黃冠老人甩甩袖子就走了,好像沒有一點苦楚。溫璋感到很奇怪,就叫個老年街吏偷偷地觀察,看黃冠老人說了些什麼。又命街吏扣上黃帽子,跟蹤着老者,到日落時,過蘭陵裏,向南進入小衚衕,中間有衡門,街吏緊跟着老者進了門。

這時有幾個戴黃帽子的人出來,很恭謹地拜見黃冠老人,並且說:“真君怎麼晚了呢?”

真君回答說:“被惡人所侮辱,請備些湯水。”

 

戴黃帽子的人在前引路,雙鬟青衣童子也跟隨在黃冠老人後面,街吏也跟了進去。過了幾道門,裏面屋宇華麗,修長的青竹夾路,彷彿王公大臣的住宅。還沒走到庭院,真君回過頭來說:“怎麼會有俗物的氣味?”

戴黃帽子的人出來搜索,街吏無處可藏,就被逮住了。見到真君街吏叩拜,一五一十地述說了溫璋的意思。

真君大怒說:“這個殘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禍將要使他的家族覆滅,他的死期馬上就到了,還敢放肆地加害於人,罪無赦!”真君呵斥街吏,讓他離開。

真君大怒說:“這個殘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禍患將要使他的家族覆滅。”(示意圖片:《羣仙讌集圖冊.尊者持經卷》/維基)
真君大怒說:“這個殘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禍患將要使他的家族覆滅。”(示意圖片:《羣仙讌集圖冊.尊者持經卷》/維基)

街吏快步回去求見溫璋。當時已是深夜了,溫璋聽說街吏到來了,急忙起牀在便室召見了他,街吏詳盡地敘述了他所見到的一切,溫璋大聲嗟嘆惋惜。

第二天天快黑的時候,溫璋招來街吏引路,他穿着平民的衣服,和街吏一起到黃冠老人居住的地方去。到時,已是燈亮,街吏叩門。應門的人問明是誰後,打開門,打開內室後,街吏先進去拜見真君說:“京兆君溫璋求見。”溫璋跟進去拜見。真君傲慢地坐在大堂上,戴着遠遊冠,穿着九霞衣,臉色容貌很嚴肅。

溫璋伏在地上敘述說:“我的責任是統領衆多的人口,使用權力只是震懾地方嚴肅綱紀,如果稍有恐懼懦弱,就會損害聲威。昨天沒想到凌辱迫害了大仙,自己留下罪過,所以來自首承當罪責,希望賜予憐憫。”

真君斥責說:“你憑殘忍殺戮樹立名聲,獨佔利益不滿足,大禍將到,還逞兇威。”溫公再三再四地叩頭哀求,然而真君始終滿含怒氣不答應。

一會兒,有一個戴黃帽子的人從東屋來,拱手立在真君的旁邊,又跪下啓奏說:“府尹雖然獲罪,也是天子的高級官員,何況真君洞府還是在他的職務所管轄之內,應當稍微降低身分,給予禮遇。”說完,真君讓戴黃帽子的人揖請溫璋上大堂,另設一個小榻讓他坐下,命令斟酒幾巡。

但是真君怒氣不散。戴黃帽子的人又對真君說:“府尹的忤逆冒犯之罪很大,實在難以寬恕,然而,真君變化服裝在塵世中行走,凡俗士人怎麼能認識?從前白龍化爲魚,尚且被漁人豫且網住遭困。請慎重思考。”

真君靜默良久後說:“饒恕你的家族。這裏也不是你長久停留的地方。”於是溫璋起身,在庭院中拜謝真君後就離開了,他和街吏趕回府衙時,報天亮的鐘聲響了。雖然此事告訴了親近之人,也讓他們保守祕密不要說。

第二年,也就是鹹通十一年(870年)八月,同昌公主去世。唐懿宗傷念不已,怨恨藥石不起作用,沒有醫好同昌公主。詔令正天府追究醫師韓宗紹等四家,並要殺他們。但是溫璋接受韓宗紹等人的金帶和其它賄賂,總計有幾千萬,而將他們緩刑。

後來此事被髮覺,溫璋喝毒酒而死。他死前嘆曰:“生不逢時,死何足惜?”

唐懿宗得知溫璋死訊,還氣着說:“惡貫滿盈,死有餘辜!”

參考資料:

《北夢瑣言》

《太平廣記》

 

責任編輯:文思敏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